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番外——Enzo Totti 其一)

虹赤都没出现我标个虹赤总感觉(ry

不过这个番外剧透了很多(自认为)……以及这坑越来越大了(心痛

时隔一年的更新^ ^(好意思说



番外——Enzo Totti 其一



Enzo觉得,在他成为英雄的那一刻,内心其实是后悔的。

 

 

他活到现在,一直在学习如何做一个普通人,然后他熟练地掌握了这之中的技巧,脆弱、好色、贪财——要做到这些再简单不过了。甚至用力过猛,成了一个比普通人还要懦弱的家伙。也许走在街上别人看你不爽就来打你一拳,然后你还会装成几天没吃到馊饭的流浪狗一样顶着痛楚晃悠到家,再对着家里的沙袋好好发泄一番,最后打电话给Fabio预约门诊——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但是Fabio那家伙是坚决不让治疗费的,至今为止一次也没有。

得了吧,就那个庸医。

Enzo不爽地在心里咒骂。

他现在正在等着Fabio做完手术,里面那个可怜的男孩为了家族差点断了自己的命根——结果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给了Fabio,他一定是疯了吧?Enzo讥讽地笑了一声,他想那个男孩可爱的女友大概不过多久就会提出分手了,两个人在一起嘛,就是各取所需,你怎么可以奢望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

噢,该死,又想这些。

果然懦弱装久了也会进入灵魂吗,还是说灵魂深处自己本来就这么不堪。Enzo对着自己骂道:听着,Enzo,别这么没出息,你个废物。

腹部又开始隐隐作痛,他觉得自己应该去大医院好好检查检查,也许就检查出个什么不治之症,那么自己也就不用在这个又脏又差的小诊所里等着那个一点也不靠谱的半吊子医生几句不痛不痒的询问了。

反正最后又会绞尽脑汁找些昂贵的药来吸光他的钱包。

那个男孩的手术就在他胡思乱想中完成了,男孩的头露出来那一刻Enzo便判断出这又是一场令人心碎的交易。

待把男孩安顿好,Enzo才开口讥讽道:“你看起来倒是一点也不遗憾。”

“嘿,伙计,你在开玩笑,”Fabio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为他哀悼,哀悼他的下半生,哀悼他即将失去的女友,总之,我是个医生。”

“别恶心了,吸血鬼。”

“噢,谢谢,我很喜欢这个称呼,”调侃完Fabio示意Enzo坐到他对面,“腹部的伤怎么样?对于你的手术我可是很有信心的,要知道这也许是这半年来我做得最成功的一次手术——在无负重情况下。如果因为你的疏忽大意而复发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

“虽然你把责任推脱得一干二净这一点我很钦佩,”Enzo面无表情地喝了一口自己刚倒的白开水,“很不辛,我想手术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成功。”

Fabio皱着一张刀疤脸,撩开Enzo的衣服难得细心检查起来,然后抬起一脸莫名的神情:“这明明恢复得很好,前几次你来不也没事儿么,怎么,我落在你肚子里的手术刀终于生锈了?”

Enzo一脸的不置可否,他端起水杯只是抿着,思绪好像压根不在这儿。

Fabio见他不说话,最终粗鲁地叹了口气:“不是你的东西就别想了,当初你两肋插刀的时候不也挺看得开的,现在在这装给谁看啊!”

好像给雷霹了一道,Enzo猛地转过头,视线冷冷扫射着Fabio:“你还真知道得挺多的,你这该死的情报贩子。”

和气头上的人说什么都是白搭,Fabio识相地闭上嘴,他是医生,可不是心理咨询师,还是感情问题——饶了他吧,他自己的媳妇还不知在哪个巷口迷路进不来呢。

两人都一声不吭,屋内静得可以听见外面雨滴落地的声响,那不勒斯的冬天并不冷,但现在Fabio却有些打哆嗦。他想起三个月前那个傍晚,也是这样的雨势,那个东方男人带着一身绝望闯进他的诊所,男人怀里的生命虚弱到好像已经无可挽回。他被枪抵着太阳穴,勒令一定要抢救回来不然自己的性命也就跟着一起玩完。他不敢怠慢,终于从死神手中把那孩子抢了回来。

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他抢救回来的是谁,之后又让Kamorra陷入了怎样的动荡,他当时一无所知。

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惊心动魄的,可惜这件光辉事迹大概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

当然了,眼前这个家伙应该是早就知道了。

正在他难得想得入神时,Enzo沉着声打破了沉默:“我只是有点后悔,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后悔,如果我一开始表现得不那么愚蠢,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Fabio自己品味了一下这句话,然后瘪了瘪嘴:“别做梦了,你觉得Paul很聪明?——好吧也许是比你厉害点儿。但我敢打赌,他在小猫咪面前就是头蠢驴。我算是没见过比小猫咪更聪明的家伙,他太可怕了,加上极具欺骗性的外表——也许我该换个称呼不叫小猫咪了?”

“他叫赤司征十郎。”

“好吧好吧,我知道,日本名儿,对了Paul本名叫虹村……什么来着?啧东方人的名字叫起来就是拗口。我还是喜欢叫他们Paul和Elvis,你说Paul那小心思多可笑啊居然给小猫咪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姓——”Fabio还想继续说下去,但他看见Enzo的表情之后便一下失去了兴趣。

天才的世界真难懂。

他真的是这么觉得的。

“我说,你要真的狠起来也是挺硬一人啊,怎么就偏偏喜欢跟着人屁股后头当小弟?别想了,小猫咪手底下的人都个顶个的凶狠,你去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Fabio说这句话的时候绝对是真心的,只是他发现对方在他说完后完全痛苦地捂住了腹部。

脑中突然闪现出一个不好的东西。

“……Enzo,你该不会……”

作为医生,他应该上前询问对方如何不舒服,然后为对方寻找解决的对策。不过现在,他觉得自己完全没用处。

“呵……你该知道我为什么爱往你这跑。”

只是想要寻着他的轨迹走,他吃过的食物、看过的书、翻译过的刊物、甚至是——用过的手术刀。

有一阵子,他真的以为自己疯了,但事实是,他清醒得不得了,清醒到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这样痛苦不堪地活着,不如死了一样活着,他甚至快要记不得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痛苦了,想必是自己的心态从一开始就扭曲了,所以现在根本阻止不了自己的意志。

Fabio觉得现在自己得说点什么,结果张了半天嘴,最后只是干巴巴地一句:“我说,你对女人可没这么上心。”

Enzo斜了他一眼,语气全是讽刺:“爱情?我从来不信那玩意。”

“欸?”

Fabio只愣了一刻便立即明白了这其中的含义,只是明白之后他感到更加莫名。

“你是怎么做到两个月不到就被人驯服成这副德行的?不,我是说——”Fabio一脸痛苦地想着该如何表达,但还不等他组织好更适合的语言,Enzo便起身拿起自己的外套。

“算了,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忘记吧。”

他刚想走到门外,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等等!嘿,让我先点个灯。”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临,Fabio点亮一盏橘色小灯,然后开始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终于,他一脸满意地走回来,手中捏着一张小纸条。

他朝着Enzo晃了晃手中的东西,另一只手伸出五个指头。

“不好意思,我就是这么恶劣的情报贩子。”

他终于觉得自己帅了一把。

Enzo一瞬间明白了他手里拿的是什么,腹部剧烈的疼痛也接踵而至,他甚至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发狠地抓住Fabio的手,点了点头。

Fabio只是叹了口气,摇摇头。

成交。

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理解那些愚蠢的飞蛾,也无法理解离开了驯兽师的幼兽是如何惊惶无措。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Enzo本来也和他一样。但他们的区别就是,他离开任何人都可以活的很好,而Enzo也许就要死了。

话说回来,能驯服人类的人,真的很可怕。

他到底救了怎样一个家伙啊——

Fabio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转头望向手中紧攥着纸条的Enzo,继续顺着手臂看到他揉按着的腹部,刀疤脸下已经一切清明。

“你那是心病,大概你越想那儿就越疼吧,我这没有这种药能给你止痛,我看你还是快快解决吧,不然别说你是我这的病人。”

“不,我已经拿到药了,虽然价钱昂贵。”Enzo虚弱地朝他笑了笑,这回是真的步出了诊所。

Fabio望着他的背影,不知是今天第几次摇了摇头。

 

“一个一个都,无药可救。”

 

 

-Fin-

 

 

  21 8
评论(8)
热度(21)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