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8)

大半夜的……燃烧生命中……

一个字概括这章主题:肉。

以及,下章开始跑剧情了OTL。之前好像说过这个是短篇?现在可否改为中长篇(挥手


- 08



现在两人都该思考的问题是,他们是怎么吻着吻着就到床上的。

虹村修造面对现在的情况有些头疼,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等这一天很久了,但现实总是如此正直地在你唾手可得之际暂停界面跳出提示框:你确定要继续吗?是,否。

是的他现在清醒得可怕。

清醒得告诉自己现在需要停手,掌下的温度却一直诱惑着残存的理智,他知道自己不甘心到此为止,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好吧,自从赤司出现后那玩意就离家出走很久了。

赤司感受到虹村的停顿,睁开迷蒙的双眼。虹村还是压着他的姿势,大拇指指腹轻轻摩挲着他的侧脸,温热了他的脸颊,也热腾到了心里,然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是一脸的敷衍,几乎是在走神。赤司不甚满意地伸出胳膊勾住了虹村的脖子,强迫对方看向自己,发出的声音明明依然清冷,却多了几分道不明的暧昧:“前辈不继续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说出的话却意外地不太坦率。

他习惯于主动和掌控,但在性事方面还保留着一份懵懂,所以下意识地选择保护自己。这太正常不过,即使换作失忆前的赤司征十郎,在这方面也还不曾有实践。

接下去虹村用行动满足了他的别扭,对方倾身而上亲了个满嘴,即便吻了又吻依然不齁不腻,房内的温度不可抑制地上升。

这是一个充溢着侵略性的吻,赤司在对方掌握了口腔内部主导权的时候还有些小不满,但当牙龈被舌尖轻轻挑弄,浑身都升起一种奇特的酥麻感,唾液腺开始大量分泌唾液,在他晃神时从嘴角流了下来。他有一瞬间感觉自己要被唾液呛到了,脑中本该响起的警铃却似乎因为缺氧而失去了作用。

恍惚中搂紧了虹村的脖子,心脏不正常的搏动速率确实让他有种接近失重的感觉,心悸得紧却又压在胸口难以言说。

这种感觉以前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只是这次感受得特别明显。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安全感似乎很匮乏,即使如此相拥还是无法让心跳稳定下来,而另一种渴望也适时地侵入脑内,控制意识,折磨着他让他彻底断了呼吸。

太过危险,却避不开。

感到一只手正撩开他的衣衫,轻抚着一路酥痒直到胸前,他却像是定住了身体一般毫无作为,只能任凭对方挤按轻揉。意识到自己正被侵略却不想反抗,这样的想法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羞耻,而那份羞耻心却让身体更加敏感,明明是胸口的麻痒,却一路延伸到了小腹,继而那个他平时也不甚在意的地方开始吸引他的全部注意,像是终于被激活了一样,从未有过的新鲜感让它得瑟至极,吸收养分到含苞待放,竟然只用了一瞬的时间。

赤司将头死死埋在虹村的脖颈间,自己身体过激的反应让他感到尴尬,他虽然并不清楚自己这个情况到底是平时不注意导致的亢奋饥渴还是本就异于常人,但对方还只是动了动舌头和手指就让他快要失去理智,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于是他伸手想要扯掉对方的衬衣,他一只手依然搂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艰难地解着纽扣,本觉得做些事情可以分散注意力,不至于过早地失守领地——实际上如果可以他会选择做主动的一方。但现在这个情况看来,他在这件事上根本无招架之力,即使理智再顽固,过于敏感的身体也如温水煮青蛙一般,四面八方而来的、仅仅是吹动汗毛的力度都让他生出阵阵快意,他已经只能退而求其次——让他们两个看起来公平点儿。但现实让他失望,虹村像是发现了他的处境,冷不防伸手轻抚了一下那花骨朵。

赤司只感觉由腹部而起突然升腾出灭顶的冲动,迅速窜至全身,让他还没来得及做好准备便剧烈颤抖起来,迎着颤抖的绽放让他慌了神,瞬间失去了所有防线,一直隐忍着却最终什么也没留不住,类似绝望的心情,终于使他吟出最原本的躁动。

“呜……恩……”

明明连语义都没有,却让身上的手僵住了动作。

虹村有些担心地搂着赤司,他停下了动作。直到刚才,赤司的反应都可爱到快要勾了他的魂,没想到平时看似冷淡的爱人,身体竟是这副状态,让他又惊又喜。快被满得要胀破的爱意吞噬的他却在现在清醒了,没错,又一次恢复了神智。

赤司还在他的怀里回不过神,身体依然间歇性地战栗,他手上满满是自己曾经求而不得,现在却泛滥成灾的暗涌。

美好得像梦一样,因为像梦,竟然这么快就开始患得患失。

他轻轻抬起赤司埋在他胸前的脑袋,对方微睁着双眼,眼中全然是情欲,但又不仅是欲望,那是一种,也可以称作是——信任。

霎时,不同于满足和获得、而是一种类似庆幸的感情占得了上风。

自己是多么幸运,能让最心爱的孩子放心枕在他的臂腕里。

满足地拥住对方,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征,等一下我要做很过分的事喔,如果不舒服,别忍着。”

更让他受宠若惊的是,怀里的青年似乎轻轻蹭了蹭脑袋表示回应,简直像在鼓励他继续下去——当然就算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停下了。

灼热的手掌流连着下移,所到之处都立起了汗毛,轻微的震颤也明显到让人血脉膨胀,几乎是用蛮力褪下遮掩着的衣裤,他决定仁慈地直接探入禁区。满手的滑腻刚好充当了润滑的作用,太过顺利和美妙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当中指试图率先开辟时,慌乱的呼吸和不受控制的低吟换回了他的谨慎。

“啊——前、前辈——”

糟糕的是,这之后赤司好像完全放开了,或者是破罐子破摔?支离破碎的音符再也不回避本来的样貌,随着探索的持续,更有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趋势,同时——令人羞赧的绽放第二次毫无预兆地来到,甚至连虹村也未发觉,第二根手指只在里面轻微探动了一下,怀中的小家伙猛地就紧紧贴住他了。

“去——呜恩——不……不要——去、了——啊——”

发出的让人疯狂的词汇成功地斩断了虹村最后的理智。

血气上涌的冲动让虹村探路的速度加快,动作幅度也开始加大,赤司原本应该是疲惫的身躯却再一次因敌不过惹火的触感而饱满起来。

停不下来,冷静不下来。

无论是愈发羞耻的吟唱,还是不受控制为了迎合而颤抖着扭动的身躯。

赤司感觉,他的意识似乎要开始离开自己的身体,像踩在云朵上,温软、没有定数。这样的感觉原来如此可怕。

他想要抓住什么,让自己不要掉下去,空气中无所吸附而游离的因子在为了自己生存的权利而奋斗。

然后,他抓住了,一双肩膀,比他的要宽些许,健壮些许,温暖很多。他死死抓着这双肩膀,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能融进去。

——融入的一刹那,赤司才骤然惊醒,他的无数的想法,竟然都在短短数分钟内实现了。不可思议也无法丈量内心由此生出的情绪,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正被这双肩膀的主人狠狠地爱抚着。

一下一下,共舞的声音。

伴随着美妙旋律的,是绽放的倒计时。

赤司感觉自己被海水包围,甚至有些耳鸣了。虹村伸手包住了花骨朵,成功让原本就快要神志不清的爱人开始胡乱动作。让他无法冷静的扭动随着节奏配合得天衣无缝,而更让他疯狂的天籁般的声音像是被人恶意切换的广播电台一般,因无法找到合适的频率而破碎出了水光。

“啊……不、不那——啊——呜恩——又、又要——”

“前辈、等——恩——要去了——”

“啊……啊!——等、那、那里——不——啊啊啊——前、前辈——”

“……修、修造、啊啊……要到了——呜恩——去了——啊啊——”

最终,那一句“修造”成了永恒的导火索。

虹村最终满足地低吼出积蓄了他全部的爱意和残忍的呼唤。

“征——!”

两人紧紧相拥的身影,似乎被永远定格了一般。

如果那就是永恒。

= = = =

虹村自然是不敢再谈赤司在床上过于热烈的表现,苦了他第二天完全被赤司无视了。

当然,他也知道对方不是真的不理他,而是——真的难受。毕竟一晚上太多次了,对于男性,而且是大病初愈的人来说,怎么看都太胡来。

虹村在事后也有做认真反省——不过他也知道,当时的情况能忍住他就不是虹村修造。

于是他颇为无奈地搬走了对方眼前的笔记本电脑,然后端上十全大补粥——好吧只是普通的海参粥而已,功效补肾。

赤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点头算是道谢,然后一脸平静地开始喝粥。

这样的赤司,和昨天晚上完全判若两人呢。

这么想的虹村内心却警铃大作,开玩笑,难道赤司以前都——?

然而还没来得及他多想,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尖利地割破了平静。

“Ciao——”

赤司看到虹村的脸色骤变,然后便是对方投过来的视线。然而曾经他在那双眼中看到的温柔,却好像是泡沫一般,只在这一刹那,全数爆破了。

然而对此,赤司只是轻轻抬了嘴角。

他一直习惯于掌控全局,即使他失忆了,那份胸有成竹,依然时刻伴随着他。

迄今为止,无一例外。


无、一、例、外。

 



- TBC

  48 4
评论(4)
热度(48)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