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9)

明早5点起 感觉快死了_(:з」∠)_

现充好辛苦 好想归宅(x

更新攒rp


- 09

 

虹村修造已经接连许多天早出晚归了,并且回来了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但赤司只当做没看见,依然只是埋头于自己的事情,不过晚饭姑且还是给对方留着。

那天早上虹村只是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一会儿便说着公司有急事出去了,他吃完那一份海参粥之后躺下休息,谁知竟然一睡睡到了深夜——他感觉自己失忆前也没睡过这么长时间。况且这还不是自然醒,而是感觉被什么东西压着。睁眼发现是睡在边上的虹村,对方睡着了也依然把他搂得死紧,眉头紧皱,像是在梦里搏斗。心中本有的猜测现在更加确信,赤司弯着嘴角将身体往虹村的怀里挪了挪,对方在梦中也没放过他,收紧手臂将他好不容易挪出的缝隙给剥夺了。

哼——?

所以这之后赤司就不再愿意和虹村睡了,理由是影响睡眠质量。

虹村对此没有发表意见,大概也是顾不上了,看上去手头的事情确实很棘手,而且目前看来情况不容乐观——他回来得越来越晚了。赤司猜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干脆不回来了,但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是晚上十二点回来而早上五点就要走,虹村也会回来,轻手轻脚地洗个澡,然后走到赤司床边就一动不动坐很久。实际上赤司每次都是清醒的,他好奇也许虹村会对他说什么,但却没有,一次都没有。有一次他装作刚醒的样子,揉着眼问虹村这么晚有什么事,虹村也只是对他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揉了揉他的头发让他不用管继续睡。

体贴地把他囚禁在这里,体贴地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体贴的虹村修造。

体贴的Paul Merine。

赤司整理好手头最后的译稿,然后看到翻译那栏端正的名字:Elvis Merine。

轻轻念出这个名字,却不管几次都觉得陌生,最后终于不耐烦地用力抖了抖纸张,目光也沉了下来。

——说起来,今天是他的“直属上司”Enzo Totti来拿稿的日子。

那个用懦弱装点自己的伪君子,倒是个挺有趣的人。虹村派他来迷惑赤司,确实是做了一个再愚蠢不过的决定。

就像那晚没有抵制住诱惑而没及时处理掉自己给敌人留下的讯息一样。

 

Enzo赶来已经是下午茶的时间了,他对于自己的迟到不停道歉,更像是要跪着接受赤司递来的译稿和原件。他的额头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好像对面不是有些单薄的赤发青年而是什么组织的头头。这一副点头哈腰的德行倒是在某种程度上取悦了赤司——他是怎样想到要以这种卑躬屈膝的姿态在组织里生存的呢?

明明已经是得到虹村信任这种程度了,那么职位也不会太低吧。

“Totti先生,”赤司佯装出皱眉不悦的样子,对着前面这个紧张到快要跪下的青年说道,“我想我们依然是上下属关系,虽然凭你的洞察力一定明白你们的伪装已经失效了,但我们工作上的关系依然是成立的,所以不需要太拘谨。”

Enzo因为他的这席话颤抖得更剧烈了,甚至声音也有些不稳:“请、请别这么说,我怎么会知道些什么呢,我只是……”

“只是Paul的得力助手,不是吗?”

明明是疑问句,却好像有万斤重的石头砸在了Enzo身上。

Enzo僵直了身子,眼神偷瞄赤发青年,只发现青年一直用一种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着他。这让他更加坐立难安,如果不赶快说些什么的话——!

“你为什么这么怕我呢?”

这回真的是全然好奇的声音了,甚至带了些恶趣味,不加掩饰赤裸裸的调笑之意让Enzo简直想要逃跑。但这又不似嘲讽,他能感觉到对方现在心情很好,并且,没有设防。

为什么相信他?

明明,是这么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要对他这个可疑人士放下戒备心?

Enzo觉得,这是不可理喻的错误。但下一秒,他对面的人站了起来。

“Totti先生不用紧张,我不是信任你,而是信任Paul,他现在也因为我的事逞强呢,装作全然不知情也是不想再烦扰他,我也是有些担心他的发际线的。”说着已经给Enzo泡好了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咖啡的香味迅速弥漫了整个空间,也安抚了Enzo极度紧张的情绪。他认真思索了赤司刚才的话,觉得自己今天大概是没这么容易回去了。当然,今天本是可以不来的,虽然虹村给了他这个长线任务,但目前的形式来说自然是该以大局为重。只是他擅作主张地认为这个任务的重要程度比其实际意义要大很多,所以……

也许对方也是清楚这一点,所以对他特别热情呢?

Enzo觉得这个假设一点都站不住脚,但就在他自己要推翻这种可能性的时候,对面的赤发青年不耐他长久的沉默,扔下一枚重磅炸弹。

“Enzo……我可以这么叫你吧?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的真名是赤司征十郎,接下去我说的话,无论如何都希望你能听进去,”提出了这样莫名的希望,青年却还像不够似的,微微思考了几秒,然后接下去道,“权当是为了你的老板,希望你能帮助我。”

赤司征十郎。

这个名字,他不是没有听过,只是当本人坐在他面前,此时此刻,他却有种不真实感。他感到自己的内心从轻微的颤动,到猛烈地跳动、一下一下、清晰得像是要覆灭了一样。

Enzo抬头望去,眼前的青年嘴角含笑,微微上扬的眼角此时是最温柔的弧度,却难掩眉宇间的沉静与淡然。那是真正强者的气息,此时此刻就在他眼前,虽然那光芒似乎被蒙上了一层轻纱,但却因此显得更加鲜活。望进他的眼中,你就是被捕获的俘虏。而那不知好歹的俘虏,却还不死心地盯着他的赤焰,想从中得到死前的欢愉。

而此时的火焰还在沉睡,幼小的教父正以他特有的顽劣,悉心调教着他的奴隶。

Enzo听见自己的声音,那是他平静而有力的声音。

“是的,当然,这是我的荣幸……赤司、先生。”

= = = =

“哼——小黑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啦,完全没有破绽啊!对方到底是什么怪物啊!”黄濑不满地往嘴里塞着零食,开玩笑啊他们是谁!全部出动都只是勉强查到暗中搞鬼的是哪个家族,却至此陷入了僵局。

一开始靠着那个公用电话查出了威胁者的姓名并且顺藤摸瓜锁定了Kamorra家族,但这里毕竟是那不勒斯,不是他们的地盘,这里随处都是Kamorra家族的势力,他们的侦查工作进行得相当辛苦。但也不是毫无收获:按照绿间之前发来的情报,他们的探子曾经在商业街附近遇到过和赤司长相极其相似的人,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只是情报员的特殊性导致还不能最后下断言。

可惜对方好像完全了解他们的习性,甚至是彼此之间的暗号、交流方式,青峰的手下屡次探入都失败就是在交流的时候露馅儿的。这不可能啊难道是有背叛者?

“难道是Rizzo那秃子搞的鬼?可恶我现在就想回东京去把他揍一顿!最好揍到他没力气求饶!”青峰狠狠喘着气,虽然是冬天他的额头却冒了一层汗,明显是急急跑回来的。

“欸——小青峰,要不我们还是向父亲大人……”

“开什么玩笑!谁要那老头子的帮助啊,老头还是先管管自己吧别等我们回去就剩把灰了。”青峰打断黄濑的话,一脸的不屑加不爽。

“话、话是这么说啦——但总感觉,这次的对手和以前都不同,很可怕欸。”黄濑皱着眉头托着腮,他的直觉一向很准,这几天的交锋下来,他就感觉对方完全将他们看透了——何止看透,对方好像就在他们身边一样,他们要做任何事情都了如指掌。但奇怪的是,敌人又一直是防守的姿态,到现在都没出现过大范围的冲突。如果对方有意攻击的话反而好办,只要进攻就会有破绽,而且这方面青峰也不会输。但这样钢精混泥土一般的防守姿态真的很烦啊很烦啊很烦啊!

“啧,你要是怕了就回去啊没人拦你。”

“小青峰好过分明明知道不是这个意思啦——我也很想小赤司啊……”黄濑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转头看边上的紫原。

紫原依然是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不过最近眼神倒是丰富了起来,也许这里也只有他依然那么乐观了。反正小赤就在这一块地方,一直找一直找总会找到的不是吗?

黑子依然专注于电脑屏幕,他将这几天各处上交的情报汇总,虽然现在情况不容乐观,但生来不太会表达情绪的他也只能继续做自己分内的事。随着一声提示音,桌面上出现了一封新邮件,黑子注意到这个发件人是陌生账号,于是谨慎地点开,只阅读了几秒却猛地睁大了眼睛。

黄濑第一个发现黑子的变化,嘴里嚷着“怎么了怎么了”也凑过去看个究竟,然后他也做出了和黑子一样的神情,不过马上便将震惊化为语言宣布了出来:“Cosa家族说要帮我们找小赤司耶,还约了我们明天在Bourbon酒吧见面!”

“哈?真的假的,话说为什么是用邮件啊难道不该专门派人来送信吗?小心被骗了啊!”青峰难得多长了个心眼。

“总之我先通知绿间,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个地址,”黑子从震惊中冷静下来,“但是现在的情况,任何方法都值得一试,就算是陷阱,也只能跳了。”

一句话让屋内沉默下来。

他们都清楚,再不找到赤司,Colombo家族就真的快要陷入泥沼了。所以不仅仅是因为私人感情,也是为了家族的延续,他们无论如何都必须找到赤司。

青峰最终抓了抓后脑勺,说道:“总之我还是不同意让老爷子插手,老爷子身边必须留些人不然太危险了,绿间可不是实战派的。再说了,我们四个连赤司都找不到还有什么脸面对以后的事情啊,啧,只能这么办了。”

“小青峰说得对!小青峰好棒!”

“混蛋我是认真的啊!你好烦啊黄濑!”

黑子看着又吵闹起来的两个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睛瞟到一边的紫原,对方也正在看着他,眼中的戾气已经消煞了大半,但剩下的执念却越发赤裸和明白。

黑子收回目光,一脸平静地回了邮件。

= = = =

虹村今天回来发现赤司还没有睡,这是十分少见的——毕竟现在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按赤司健康到可怕的作息来说这绝对算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赤司现在抱在手里啃的这本书实在太精彩了让他忘了时间?

虹村轻轻走过去,发现赤司真的全程无视了他,有些小受伤的同时倒也安了心,看对方这么乖顺的样子也不禁好奇起到底在看什么书,如果能在这段时间关住他的脚的话,他愿意运一架子这样的书回来。

不过他刚站到赤司身后,对方便“啪”一声合上了书本,然后抬头向后望着虹村。

“你回来了,虹村前辈。”

“……恩,我回来了。”看着这双眼睛,虹村原本疲惫的神经也渐渐苏醒,他从身后圈住了赤司,下巴搁在赤司的头顶上。

“什么书这么精彩?你还在养身体,不要太晚睡了。”

怀里的人只是蹭了蹭他的脖子,然后向后一仰就整个进了他的怀里。

响起慵懒的声音:“只是忽然想见虹村前辈,要是睡着了的话,又要等一天了呢。”

虹村一下子被噎住了。

“你说起这种话来还真是一点不害羞啊——”转过脸,不想让对方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为什么要害羞呢?”赤司有些不解地问道,“想念所以想要相见,这是很正常的事吧。”

这么理所当然,反倒让虹村搞不清自己在不好意思些什么了。

“啊啊。”

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当做回应,然后,只是一味地收紧了拥着青年的手臂。

“我也想你,每天都想啊,征。”

 

- TBC


  27 3
评论(3)
热度(27)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