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12)

本章回忆杀

感想只有 虹赤超可爱ヾ(●゜ⅴ゜)ノ 以及 我什么时候能完结_( ゚Д゚)ノ



- 12

 

 

五年前 日本东京

 

 

炎热的夏天,烈日将马路的味道分解,铺洒向各个角落。黑发狐眼的青年抹了一把脸上即将滑落的汗珠,紧了紧手中的塑料袋,走进某处平常的体育馆内。粉发少女在他出现在门口的一刻便连忙迎了上来,带着满脸欣喜接过他手中的袋子。

“辛苦了虹村前辈,这么热的天,即使是室内也有些吃不消呢,”说着将袋子在脸颊上蹭了蹭,一阵冰凉从皮肤传入神经,她满脸幸福地眯起眼,“呜哇,得救了呢!”

那头的篮球笨蛋冲着少女嚷嚷着“够了快拿过来等下就不冰了啊啊啊”,之后一个篮球砸了过来,倒是扔给虹村的,虹村接住篮球后面无表情地做出投篮动作。

——成功砸中了正加速奔来的某黑皮的头。

“哇!虹村你干嘛!”青峰被砸中后单脚颠了好几下才稳住身体,黑着脸几步上前扯过袋子的一边拿出冰饮仰头就喝。

虹村考虑着要不要在他喝水的时候在背后偷袭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大发慈悲收了手。颇无奈地说道:“你的话还是给我乖乖叫前辈吧,不准省。”

青峰根本没听到的样子。

虹村像是不经意地询问:“话说回来,怎么没看到小队长啊?”

“啊?小队长?哦你说赤司啊,那家伙在更衣室啦,好像是总部找他有什么事的样子。”这回倒是好好回答了。

虹村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却没想到青峰的话还没说完。

“虹村……前辈,你家里……”

欲言又止的样子倒是让虹村有些不太习惯,毕竟青峰这个样子实在太少见了,这家伙说话竟然经过大脑了而且还在斟酌词句?

还是一边的桃井帮了忙:“啊对,听说虹村前辈的父亲已经平安回来了?”

“啊……恩,是啦。”

“欸——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们说呢!真是的,总之先恭喜前辈啦,努力得到回报真是太好了。”

“……恩,最近比较忙就忘了,”虹村笑着挠着后脑勺,语气轻快,“下次请你们吃饭,帮我记着哦。”

“耶——!”

虹村眼睛瞟到青峰不太自然的表情,想着对方也大概只是隐约察觉到吧,于是应付了几句就往更衣室走去。时间也赶巧,赤司刚好换好衣服出来,这么个大热天还是白色衬衫,不过赤司好像不太怕热,汗腺也不发达,所以酷暑对他没什么影响。倒是虹村,看着穿成这样的赤司热出了汗。

有时候心理暗示比天气更可怕。

 

“……虹村前辈。”

赤司还尚显稚嫩的声音喊出他的名字,每次都能像盛夏急需的树荫一样给人清凉舒服的感觉,虹村也不例外,本来有些浮躁的心情也被神奇地抚平了。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抚上对方赤红的发丝,少年不常出汗,即使锻炼过后,发丝间也没留住多少汗液带来的热量。

——抱住的话会不会很凉快呢?

刚受到毒阳洗礼的虹村显然有些热昏了头。

“……在听吗,虹村前辈?”声音上扬带了些不满的情绪。

“欸?——啊啊,抱歉。”虹村汗颜地接受着后辈那一双漂亮的猫瞳射出的审视目光,一时语塞,好像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刚才失礼的走神。

“……如果是这样的话,已经可以了吧,我这个代理队长。”赤司移开视线,声音平静,但虹村就是听出了里面的些许意味。

“照顾那几个家伙真的很麻烦啊我说——好啦好啦,就让我再清闲几天吧,反正你当不当这个leader都这么拼命,我都觉得你更合适啦——”余光扫描对方的反应,果然开始皱起眉头露出了不悦的神色,非常可爱,饱了眼福的虹村咳了一声继续道,“比起这个,我们什么时候去和我父亲摊牌吧。”

很有默契地一起顿住脚步。

虹村看着赤司惊吓地转过头看他的眼睛,笑眯眯地补充:“我可不想一直处于这种不能见光的状态啊,反正我父亲现在一切好商量,倒是你家那边麻烦一点,不过像我们这样的存在也不需要太遵守民间法则吧。”

一口气说完,似乎已经打了许多遍腹稿了。

赤司低头像是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虹村有些紧张地打断了他的思考:“好了好了,我也就先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老头不是找你有事吗,你先去吧。”

“……明白了。”看了看时间,赤司点点头,似乎也打算暂时将这事搁下。

 

虹村的父亲在家族中是个特殊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出差经常是一去两三年,甚至更久。所以他和虹村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和家族的其他人也不亲近。不过这次工作时间特别长,整整四年时间音讯全无,真真正正的音讯全无,前不久终于回来了,却带回来了一身的伤,差一点肾衰竭死在医院里。但这一切,都只有虹村家人和老头子以及少数内部人士知道。

现在的情况是,虹村的父亲已经不能做原来的工作,原本是可以直接辞职养老,但父亲却坚持等伤好了开始转向家族内部。当然,对于虹村父亲这样一辈子都为家族奋斗的人,为家族而流的血液是不会白白奉献的。

但虹村父亲却拒绝了高额的补贴。

这是虹村不安的来源。

他走出体育馆,伸手遮挡落在头上的阳光,眼睛眯起感受着手掌缝隙间的光线。

……希望是多心了吧。

 

= = = =

 

“父亲……您找我?”虹村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还有些不太自在。对于这个不常相处的父亲,他还是带着一份生疏感。

虹村父亲依然是一副默然的神情,只是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只有他们两人的屋内又陷入了糟糕的无声中。

虹村发现父亲的白发似乎比前两天更多了,而和他四年前走时相比,却是老了有十岁。其实他也感觉得到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充满危险性,随时可能送命,为了任何可能的潜在威胁而切断和过往的一切联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甚至将自己易容成另外一个人,过着另一个人的生活。人们通常称之为卧底或间谍。

父亲轻咳了一声让虹村回过神,他发现父亲用着回来以来少有的清明目光看着他。

然后房间里响起了一个沉稳而沧桑的声音:“修造,你想过平常人的生活吗?”

这个问题让虹村整个人都震了一下,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除去他,赤司、青峰、黄濑、绿间、黑子、紫原,都是家族各元老的子嗣,而他们都是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他们从小就接受精英教育,以及严酷的体能训练,可以说和正常孩子一样的玩乐时间几乎没有。平常人的生活?他没有那种向往,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未来早早就被制定好了,只要向着那个目标前进就可以,从小就被灌输这样的思想,又怎么会有闲心去研究平常人的生活呢?

但父亲的眼神也是认真的,而且,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见到最认真的一次,没有将他当成孩子,而是在认真询问他的意见。

“……我不知道。”最终他诚实地回答。

也许换作赤司的话,就会干脆地给出否定的答案吧。

虹村在内心嘲笑着自己的优柔寡断。

“……这样。”

父亲伸出手,虹村看到后本能地向前倾,然后父亲的手也自然地揉上了他的脑袋。宽大而温暖的父亲的手掌,虹村舒服得眯起眼睛。

然而——

“修造,我会给你自由。”

作为一位父亲,也许他用尽毕生的温柔传达了这句话。

他放弃了平安的晚年,放弃了家族的荣誉,为自己的孩子争取到了自由之身。也许他永远当不了一个好父亲,所以他想着至少要为孩子做些什么,让他真正的活一次。

抱着这样美好的希望,轻轻揉着儿子的脑袋,想象着他还是小孩时的模样,得到这样一份礼物,应该会很开心吧。即使他们父子两从来不亲近。

但对方却好像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似乎在走神,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动作好一会儿,然后用平静得不可思议的声音像在说着别人的事:“怪不得最近赤司愈发忙了呢,而我却整天闲得发慌,是将我的工作都转给他了啊。”

“……是啊,你也知道那个叫赤司征十郎的孩子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

“呵——把我的枷锁,转移到他身上了吗。”

虽然声音微不可闻,但这么近的距离,虹村父亲还是听清楚了。

“……修造?”

虹村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之前想过许多种情形,却没想到最终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但如果再犹豫下去的话,也许自己就没有那个勇气去握着那个人的手了。

父亲看着他,等待着他接下去要说的话。

“父亲,我喜欢赤司,已经很久了。而且,不久之前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 = = =

 

雨下得整个街道都无精打采。

自己跑出来也已经好几个小时了,雨水早就将全身打湿,但雨势却未曾减弱,还有愈发凶狠的架势,噼里啪啦砸在身上、意识中,视线变得混沌一片,虹村最终有些受不住地靠在墙上,然后身体一点点滑下,坐在地上。

整片地区都会因为这场雨而新生的,除了他。

感觉到有什么人靠近,然后头顶和肩膀再也感受不到雨滴嘲讽的攻击,他却忽然有点想念那一点也不舒服的钝重感了。抬头,眼前的景色让他不知该哭还是笑。

那孩子的世界是一片红呢。赤色的头发,赤色的双瞳,赤色的护腕,现在撑着一把赤色的雨伞,低头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唯一不符合火热的赤红的,是那孩子永远平静的眼眸。

但可笑的是,自己就是在这一汪平静的潭水荡开水光的刹那,被蔷薇的藤蔓死死捆绑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出来。

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你明知会被他刺伤,却还会担心他被风吹着、被雨淋着,然后干脆拥抱住那一身的刺痛,笑着说:不要怕,就在我怀里成长吧,我的皮肉和血液都是你的养料。

他不懂世俗的恋爱,也没有机会去接触。他只是在目睹了足够多的死亡之后,明白了两个相爱的人一起活在这世上的时间太短暂,短暂到还来不及为第一个生命追忆些什么,留下来的那个也已经随之而去。

他只记得,那么多葬礼现场,他握着赤司的手,越握越紧。

 

“全身都湿了,不快点回家换衣服的话,即使是夏天也会感冒。”赤司蹲下身,为虹村拨开额间的乱发。

虹村抓住对方的手腕,直起身体却发现浑身无力。好像打击太大,真的要生病了啊。自嘲地想着,然后伸手将赤司捞进自己怀里,肌肤贴着肌肤,力气之大好像要将对方融进自己身体里。

然后他听见自己呜咽的声音。

怀中的孩子在听到哭泣声开始放弃了抵抗,而是放松着身体回抱着他,红色的雨伞在他们头顶快要支撑不住,但却没有人在乎这点。

“笨蛋前辈。”赤司安抚着理着虹村湿润的头发,“像个普通人一样快乐的活下去,前辈的话一定做得到。”

虹村却在听到他的话后僵直了身体,软弱被另一种焦急所代替,他连忙分开彼此的拥抱,看到的却是分外认真的眼眸。

“什么意思?你要我——”

他紧皱的眉头被赤司的手指一点点揉散,对方第一次没等他说完就抢了话头。

“像个普通人一样上学,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和自己认可的女性结婚,生下彼此的孩子,将孩子抚养长大,这样的一生,是虹村前辈的话一定没问题。”

说完这样的话,赤司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意,倾身上前,吻住了对方沾着雨味的唇。

红色的雨伞,就在这时,因没有了支撑而滑向一边。


- TBC

  31 9
评论(9)
热度(31)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