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黛赤]虚席以待(01)

想说,我也想很出息地写一发虐文,但满脑子虐梗写出来也依然傻白甜。

所以虽然这文是BE,但自然而然写成HE什么的我一点都不在意……。

姑且算是黑篮完结贺文,总而言之完结了也好(。

短篇,不长,大概吧反正不长

有比较坑爹的肉场景描写_(:з」∠)_慎入(个鬼)



虚席以待


双赤/黛赤

 

 

01

 


雨滴砸在阁楼倾斜的玻璃窗上,单一而杂乱的敲击声惊醒了他,昏暗的光线提醒着时候已不早,只有身侧的台灯还在孜孜不倦散发着光热。手边的咖啡已经完全凉了,但他还是一口喝下,醒了醒神站起身,然而脑部传来一阵阵的抽搐令他不得不单手撑着书桌,以此支撑住有些不稳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紧皱的眉头终于有了些许放松,大脑也开始恢复清明,他深呼吸两口,走到门旁打开了门,顺便开了所有的灯。

瞬间亮堂的书房并不整洁,可以说十分杂乱,文件像是被随意地扔在一起,还有一些掉落在地上,没看完的书就这么倒扣在沙发上,沙发下也遗落着一些,好像是倒了很久但他懒得去捡。

他这才想起,黛好像很久没来了。

 

头似乎又开始阵痛,他决定先抛下这件事,走到门口却被一阵柔软温热缠住了脚踝。

低头,一只白色的猫咪睁着金棕色的猫瞳朝他叫嚷,喵喵,喵喵。

「饿了吗。」

他俯下身抱起小猫,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他不清楚自己在家里呆了多久,而以往他在家呆上个把月,也不会出现这种食物短缺的情况。

所幸还有半盒牛奶,确认了还没过期,他把牛奶倒到锅里加热。热牛奶的时候小猫在怀里有些不安分打扰了他,他走到客厅,把小猫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喵——喵——」

这只猫从来只有在饿肚子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柔顺的一面,而今天一反常态在饥饿状态下也想挑衅一番,他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和这只猫大眼瞪小眼。

所以说,他不喜欢养宠物。

说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养它?只是因为它的眼神,很像——

——!!

狠狠甩掉自己内心突然出现的影像,他转头关掉火,然后将牛奶倒到专属的猫盆里,看着这只高傲的小猫瞬间屈服于他手上的满满一盆热牛奶,不情不愿地蹭过来,发软地喵喵叫。

他满意地将猫盆放到地上,小猫立马转移目标舔起牛奶,看来确实饿坏了。

——看,一点都不像,那家伙的话怎么会这么软弱。

猛地,他捂住了自己的嘴。

为什么又想起来了?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你什么时候这样对过去念念不忘了?

喉咙发出类似哽咽的声音,但表面看上去却依然像是一潭死水,他站起身,头部又开始疼起来,而且比刚才更甚,剧烈的疼痛让他呼吸和心跳都乱了拍,眼前一阵一阵的黑像是快要晕过去。他咬着牙扶住墙壁,感觉有什么东西灌进了脑子里,意识开始模糊,人也不由自主顺着墙壁滑下,但他却越发死死抓住了最后一丝光线。

 

——骗人。

因为背光处站着一个人影,曾经那么熟悉,现在却怎么也不想相信那是真的。

别做梦了,赤司征十郎。

他恨自己在这个时候仅剩的全部都是理智,但又谈不上哪里错了。

那些事情,旧到不像是这一生留下的。

 


**

 


黛千寻进门之后,听到的是那只高傲的小猫一停不停的刺耳叫声,心中顿生出不好的预感。他关上门,还没来得及换鞋就冲进了客厅。

整个屋子都亮着灯,走廊边蜷缩着那个赤发的身影,灯光打在他身上是过分的苍白。那只小猫依偎在他身旁,好像发现了黛,于是很具灵性地退到一边。黛横抱起昏睡的青年,看到他的眉宇间还在挣扎,额上全然冒着冷汗,想必是痛到了意识的最后一刻。

「啧、这么想死吗。」

将人抱到卧室的床上,联络了私人医生,等待的时间比平时更漫长,黛端来一盆热水,轻轻擦拭着毫无血色的脸,他忽然发现对方好像瘦了很多,连带着娃娃脸也不甚明显了。沉默着放下毛巾,替他按摩头部。

 

曾经的黛千寻以为,只要像轻小说或者漫画的主人公一样有个良好的心态、积极向上的人生观的话,这一辈子也会风平浪静地过去。没有多大雄心壮志,不去牵扯深涩晦音,三观随大流,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一切就会变成满是圈圈的试卷。

后来发现,他小看了生活。倒不至于生活艰难,可惜小说漫画里看来的东西,在现实中却发挥不上用处。

他不会像圣母神父那样全身贴满大爱,但也逐渐做不到独善其身。他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过度冷感的人,比如选择的大学只是因为赤司的一句话,比如为了安慰首次失利的小少爷第一次下厨做了一堆现在想起都打着马赛克的食物,比如在小少爷最绝望而向他索取的时候未作思考就满足了他,让他在欢愉中暂时忘记了痛苦;又比如,在赤司越来越不爱惜自己的现在,他根本就充当了一个保姆的角色。

黛发现,他其实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

只可惜发现的太晚,晚到他担心自己可以不求回报一直这么干下去,但那也有些太可怜了吧,明明也是这么要自尊的人,却能甘愿做个备胎。

况且那一位已经死了很久了。

 


**


 

「千寻——」

 

对面坐着的赤发青年努力睁大眼睛,好像快要失了自己一贯的冷静,眼底翻涌的晶莹划破了空气预留的尴尬,沉沉的涩意,黛千寻没有发现吐出的热气液化成的白雾,而是看着对方冻得微红的鼻尖。

其实哭也没关系啊,自己把自己困住的小少爷。

这样想的黛起身,绕过方桌握住了对方冰凉的手,又伸出胳膊捞过那倔强的脑袋,用力按在自己肩上。

不会撒娇、喜欢死扛。

比起另一个少爷,这个小少爷更加让人不懂如何相处。

黛有时也会想,自己喜欢的是哪一个赤司征十郎,一个想捉弄,一个想怜惜,但唯一不变的,两个都让他无法拒绝。

说是两个,其实关系也不大吧,本来从一开始就没有他的位置。

 

「来我家吧。」

 

黛听见自己没什么起伏的声音这样说着,然后得到了微小的回应。

很多大道理浅浅地浮在意识海洋的表面,因为没有承载物理的重量而无足轻重。反正有些人就是注定过不好这一生,没必要去可惜什么。

黛想说自己也被诱进了死胡同吧,丢掉了自己的兴趣和处世哲学,做着自己并不开心的事,即使舍弃自己的人生,也依然拿他束手无策。

 

掌间灼热的温度令他如梦初醒,赤红的发丝凌乱地铺散在眼前,身下的赤司脸色绯红,眼神涣散,燥热而生出的薄汗蒸熟了肌肤,终于也有了些生命的气息。

耳边的空气一直在躁动,黛忽然很想捂住他的嘴。

别叫了,知道我是谁吗,知道我在干什么吗。我在侵犯你啊,侵犯你作为男人的尊严。

啊啊,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别再给我角色崩坏了好吗,你明知道这样我会更加停不下来。

其实我也很好奇,你们两个做过没有,还有,怎么做的。

好好,我知道了,吻你是吧,你要什么都给你,所以别再叫了。

你这家伙,明明大学之后就没在打篮球了,怎么体力还是这么好?所以别再还要还要了,我不是都给你了吗!

还不够?你要怎样才够?

所以说我都这么努力安慰你了,你也稍微见好就收了吧,还有……

起码该喊我的名字才对吧。

 

所以都说了此路不通。

 


**

 


「千寻、千寻」

 

被摇醒了,面前的小少爷用着比平时更柔和的声音轻声喊着他。

莫名就和梦契合了,黛千寻的心情很没出息地变晴朗,然后安慰自己,你看他只叫你名字,对于这边这位来说你绝对是特殊的存在了。你只是离开大半个月,他就把自己收拾成这样——虽然你每天都能收到他的情报,他亲爱的管家爷爷比你还着急。所以说果然他没你不行,你看看他现在像什么样。

其实,不太适合叫小少爷了,毕竟都已经工作了好多年,但黛千寻还是固执地没有改变称呼。

「饿了吗、我去煮粥。」

黛觉得自己一定是刚睡醒嘴巴不利索,他明明是想训这个不爱惜自己的家伙一顿,却变成了一句废话一样的关心,连语气都很到位——这更烦人。

不过自己的关心在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笨蛋眼里从来都卖白菜价,有时候还是他自己倒贴的。赤司默默摇了摇头,脸色还是很苍白,但至少眼睛像个活人样了,有些过长的赤发随着脑袋在空气中晃动,好像能扫出阵阵清凉,他摇摇头又点了点头。

「……到底要不要吃啊,真是,胃本来就不好还这么折腾。」

黛想自己终于还是说出了教训的话,但味道却和自己心里想的差了太多了。

让文科生做理科的工作才是辛苦,现在连说话技能都退步了,以后他忙里偷闲看轻小说还能不能对文笔评头论足了——话说回来轻小说有文笔这种东西?

 

尽管如此,黛还是去厨房准备晚饭了,逃一样的速度。

直觉告诉他,不能留在那个房里。

「千寻」的下一句是什么?辛苦了?你去哪里了?对不起?抱抱?

啊,千寻,商量个事,我想给你涨工资,你这样的人才不能跳槽。

哦,那就把你自己献给我吧。

很好,这样的展开好像不错,也算在他手下没白干。

 

算了吧,粥已经烂了。

 



- TBC

  50 8
评论(8)
热度(50)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