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黛赤]虚席以待(02)

02



想要聆听自己的心跳声。

每次和他这么说,他都会露出清浅的笑意,有时会揉着我的头发,不发一语地带到他的胸前。

我闭上眼,侧耳倾听,没有任何声音,可怕的空洞连空气声也没有。虽然心情很慌乱,双手却将他抱得死紧,像是自虐一样自我催眠,没关系,听不见也没关系,我可以的,什么都没有也可以。

我可以包容这片荒芜,可以走进它,可以亲吻它的沙壤。

下雨了,让雨水浸润整具身体。

所以……


**


「所以我说过,你、心肠太软。」

面对另一个自己的在这件事上素来的不认可,赤司从开始的不服气,到后来也只当是唠叨,反正不管怎么做,另一个都会被他拖下水。

「不是说长大了吗,不是要当哥哥吗。」只有这句,双方都是从来不服气的。

因为是次人格所以退让吗?这不存在于帝王的字典里。他没想过争夺,也无意要吞噬,他甚至还会去为对方考虑——其实这些,在他的字典里也没有。

到底谁是哥哥,这本就无所谓,因为他们两个,总有一个会在必要的时刻保持清醒。


「……我知道啊,这种事。」

这样敷衍的语气,当然不是存心要激怒谁。


内心蔓生着的、比如一个人拔着画框边松动的铆钉,一个人清理着被施暴的伤口,一个人计算着一天干面包的分量是分三顿吃还是一顿吃光,一个人自言自语说早上好、晚安。

比如有时会说一句:你也尝尝。然后把左手的勺子换到右手。

但至少还能活下去,至少还有一个人需要你活下去。那个人可以是兄弟、朋友、并不熟悉却孤苦无依的老婆婆、只是书信维持的神秘笔友。

每个人都需要这样一个人,告诉你难得活着就别浪费。


「看上去很可靠,其实很脆弱。你以为这句是在评价谁。」

接住对方又越蹭越近的身体,他想,以后一直这样抱着也不是不可以,以后。

「……感觉黛一直在小看我。」

听上去并不愉快的声音,事实上,从刚才开始就持续的这个话题已经让他厌烦了。

「你明明比我更脆弱,输不起。」

「呵,果然还是个小鬼。」

「默认了吧。」

「我输不起,是谁的责任。」

「……」

是我,怎么了?

……没有,睡吧。


他们总是这样相拥着睡去,在意识最深处。

没有任何他物,只有他们两个,毫无生命迹象的两具身体。


**


「你到底是谁」

黛千寻为那天划上了标注:黑历史。

以为天天见面、一起训练就能察觉出对方一丝一毫变化的自己果然还是太想当然了,例如直到很久之后,直到赤司的刘海又留了回来,他才意识到,哦,原来回来了啊。

不过那个时候,黛已经是大一生了,回京都和老队友见面,这个私下活动总是缺席的小队长也难得出现,黛有种其实自己面子挺大的成就感。

得意忘形的他揉上了对方的脑袋,然后发现柔顺温热的发丝意外的舒服,想要再享受一会儿于是故意无视了那微小的抗议。

那是他一头扎进万劫不复的单恋生涯前最潇洒的时光,大学前两年,梦境的开始。


「其实你还是挺好认的,对吧,小少爷二号。」

对面挑着红生姜的手一顿,那双猫似的赤色眼瞳淡淡扫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黛千寻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

……猫爪?


黛一开始没有在意,后来的某天,他躺在宿舍的床上看轻小说,小说描写到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女性角色终于被男主攻略之后开始学做午餐,然后——

『才、才不是为了你才做的——呜——我、我都那么努力了,你一定要吃完啦!』

遵命!女王大人!

『得到我的认可后,她那双美丽的猫瞳里满满都是喜悦,虽然表情还是那样傲娇,但脸上的红晕完全出卖了她,可爱得一塌糊涂,啊啊,我可以亲吻她吗。』

——咚!

黛仰着头从床上摔下,后脑勺猛地一麻之后,他呆呆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

手抚上心口,感觉心脏不正常的跳动,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的影像也没办法消失,后脑撞击的疼痛完全感受不到,但这种感觉却更加难受。

骗人、吧。


『小巧的个子,精致的五官,赤色的发丝如瀑布般一缕缕划过脸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我,里面有着半分天真,但更多的是骄傲和不屑,像是一只高傲的猫咪。』


后来,他还是见到了最初的那个小少爷。

对于他来说是最初。

当然,见到的时机,黛心中有些微妙。

那是他表白后的第二天。

「啊——好久不见。」

起码应该打声招呼吧?虽然不知道对方突然出现做什么……自从他知道赤司是双重人格之后,也一直很想要再见上一面,这位。

「好久不见,千寻。」

赤金的双眸还是看不出任何情绪,周遭的气场也依然如他第一次所见般,虽然是同一个人,不同人格给人的差距完全不是同样的相貌能弥补上的。

「突然找我有事么,我可是刚被你甩了,现在郁闷得不得了呢。」

这话不假,但说的人很假。

黛没料到的是自己居然这么简单就接受了喜欢赤司这件事,况且对方还是男人,况且他相信如果没有赤司、他的性取向依然没有问题。但他没想过会成功,本来,赤司这样身世显赫名门大少爷,就比一般人更加不可能接受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所以他告白了,在大学的最后一天。

告白,然后理所当然被拒绝,他就能好好告别这一段无果的单恋,迈向人生下一阶段。


「我是来,拜托你一件事。」

黛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随即又觉得自己小题大做。

但果然还是相当震惊了,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黛坐正了身子,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考虑了拒绝的可能性,然后发现,如果是这位的话,就算提的要求再天方夜谭,他也会尽力而为吧。可怕的习惯。

「替我,照顾好他。」

然后他听见了这样的请求。


**


希望自己能被爱,但是只有你不可以。


**


「别说话,把粥先喝了。」

黛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而赤司只是微微颔首,他在思考问题的时候很好沟通,之后房间内只剩下细细咀嚼的声音。

赤司不管多乱来,教养依然保持得很好,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就算现在这样,身体已经被自己搞坏了,本人却感觉不出颓丧。坏掉的部分用金属代替,松落的神经由螺钉加固,渐渐整个人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机器没有感情。

但也没什么不好吧,起码这样能活下去。累死怎么办,会累死吗,现在的医疗设施就算半死不活也能吊很久吧。东想西想,你够了吧黛千寻,就算是啃噬自己年轻的资本,一般来说也不会这么快倒下,况且还有你在啊,有你在他的情况不会过于糟糕的。

欸?你真的想这样一辈子?


『替我,照顾好他。』


……见鬼,你真的死了吗。


「千寻。」

被一声轻唤拉回现实,黛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发了这么久的呆,赤司已经解决了眼前的食物,赤红双眸中难得闪着生动的认真,这样一双眼睛现在正一瞬不瞬地看着黛。


——等等!

黛移开视线,嘴巴开始不由自主上下张合。

「怎么啦,话说,你也真是够拼啊,又不是宅男,便利店就在边上吧,怎么把冰箱里的食物吃完就觉得自己可以成神了不用吃饭了吗。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拜托别这么任性啊——」

「……抱歉。」

「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出事了我就会出现了吗,啊啊那你还真是了解我啊也是我不可能丢下你不管的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我并没有。」他以前话有那么多吗?

「算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不会听,生气也是白费力气。你睡吧。」

——快离开这个房间。

「晚安,赤司。」

黛伸手想去关灯,自己糊弄过去了吗,应该吧,没关系不管多少次他都有信心,想丢掉他没那么容易,黛千寻可是很有自尊的人。


「等等,千寻!」


等等什么啊,没什么好等的吧!


「千寻,你——」

「呐赤司,你想知道我这么多天去干什么了吗。」

「……」

「我去了你爷爷那儿。」

「……!!」

赤司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转而是浓浓的疑惑,黛走到床边,侧坐下,强行将人拉进了自己怀里。好像瘦了,不对,确实瘦了,清冷的感觉也愈发强烈,这种感觉并不舒服,黛抓住被角一掀,盖住了两个人。周围顿时一片漆黑,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黛觉得这样够安心了。

「你们家族的人还真是各个都一个样啊,冷血无情,怪不得逼得你自己和自己谈恋爱了。」

怀里的人轻轻一颤,冻结的声音在耳边滋滋作响。

「你到底想说什么。」

黛心情很好地伸手按摩着赤司的颈部,回应是反抗的颤抖,却没有做声。

他忽然就想起赤司祖父看自己的眼神,像在看虫子一样。这样说来,赤司父亲还不是无药可救吧,起码难得还会关心一下这个儿子。

「我说,你的失恋期太长了。」

「差不多可以了吧,要纯情到什么时候啊你。」

「……闭嘴」

像是挤压发出来的声音,黛知道自己成功触及了对方的逆鳞。

「所以说了,他都死了啊。」

「闭嘴千寻!」

赤司开始猛烈挣扎,周围一片漆黑的感觉让他窒息,但怀抱的主人却将他搂得更紧,许是缺乏锻炼又是昏迷刚醒,他的力气竟还敌不过黛,越是想脱离越是使不上劲。


不是这样啊、哪里错了、一定有哪里搞错了!


「他死了,听见了吗,他死了!」

黛攥紧了对方的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重复着同样的话。


「不要这样、千寻、唔……」


「他死了哦。」


「我也在努力忘记啊,千寻、不要再说了——」


「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不……」


「不存在了,哪里都不存在,他——」


黛感受到肩膀和脖子传来沉重的压力,赤司就这样搂着他的脖子,浑身都在发烫,像是濒死前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但又一面矛盾着想要舍弃。

但果然,最后还是被黛破坏了啊。


「他没有消失,什么的,这样的想法是、不可以存在的吧。」

「但是、我可是欺骗自己一下吗。」

「连一座、可以纪念的墓碑都没有啊。」

「那样是不是就代表,他其实没有死呢。」

「……千寻、千寻——」


黛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似的沉默着。


那家伙,是你的弱点吧。软弱的自己创造出来的,保护自己的躯壳。

说的好听。

你应该比谁都明白,他的不完整性。所以会想着,只要爱上他,接纳他,一切就会好的。这种知识,书上找不到的吧。

结果最终还是弄丢了。


「把我的名字叫得这么好听,你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黛拍了拍胳膊让对方松手,黑暗中分开的两个人都已经满身是汗,狭小的空间还是让赤司有些不安,他伸手要掀开被子,但是下一秒,刚才快被自己咬肿的嘴唇被含进了另一个人温热的口腔。



『所以我说过,你、心肠太软。』



- TBC


【拉灯——】

  39 9
评论(9)
热度(39)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