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黛赤]虚席以待(03)

03

 

具体为什么要收养这只猫,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也许是一时同情心作祟,印象里那天的雨下得满世界都是声音,这只小猫又很奇怪的没有躲雨,瘦弱的身子像随时能被豆大的雨滴砸死。

它在自杀吗?赤司这么想的同时,那只猫也发现了他。

软着步子朝他走来,躲到了他的伞下。

周围那么多避雨的建筑和灌木丛,它却选择了这把伞——况且伞的主人也没有露出一脸欢迎的姿态。

「喵——」

奇怪的猫。

赤司忽然就不打算乘车回家了,打了电话让管家把车开回去,然后决定先去离这儿不远的那套私人购置的公寓里暂住一晚。放慢了脚步让有些筋疲力尽的小猫能够跟上,他不是特别喜欢小动物,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情去照料。

就这样走了一段时间,赤司顿住脚步,然后转身走向一处避风的角落,将伞支着地放下。那只小猫依然乖乖躲在伞下,仰着头望着他。

雨滴砸在身上不是没有感觉,不一会儿他的头发已经可以滴下水来,静静地俯视那只伞下的小猫,他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他不是那个帝王,他的自信并不是与生俱来。

 

嗒嗒嗒——嗒嗒——

他听见了,夹杂在雨声中的脚步声。

强拧的神经终于渐渐放松,钝重的雨滴砸在衣服和皮肤上的感觉也愈发清晰。

 

那只小猫有些艰难地跟着他的步子,很努力的样子,几声微不可闻的细声猫叫被雨声冲刷得干净,它明白了前面的青年不会等它。

所以低头看着路面,努力追逐着青年投下的阴影。

跟着来到公寓楼,跟着上了电梯,跟着进了门。

一直在它身前的青年突然转过身,它抖了抖身子,感受到降落在身上的视线。半晌,青年俯身抱起它,他们一起洗了澡,吹干了头发和猫毛,然后它喝到了今天的第一口牛奶。像是奖励一样,青年的目光亮亮的,笑得很温柔。

 

 

**

 

 

黛睁开眼的时候,怀里的赤发青年还在熟睡。

黛觉得自己又干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当然,不得了的大事干多了也就成习惯了,他想他的潜能大概是真的被这个小少爷激发出来了。

小心翼翼抽出自己的胳膊,这个小少爷看来是累坏了,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防线难得被破坏之后就会特别容易累吧,还会特别容易生病,看来这几天要更加注意休息。

——我真的越来越像保姆了。

以上,黛千寻的心情微妙地不太愉快。

蹑手蹑脚走出房间,黛关上房门,却发现一只小东西正守在门口。

那只赤司不知道吃错什么药养的小猫。

虽然说是养着,但连名字都没有给它起,更别说逗弄玩耍了。黛觉得,赤司看这只猫和看野猫的眼神应该是一样的。但这只猫也真耐得住寂寞,除了饿肚子的时候,基本不会出现在赤司面前。可真的算得上是货真价实的「饲养」关系。

这只猫和它的主人一样冷淡,总是一副看起来没精打采的样子,当然这和它经常饿肚子也有一定的关系吧,主人是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家伙,往往一工作就是一整天,就算现在把大部分工作放在家里完成,也不会想到要中途去厨房捞点什么吃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黛得以拿到这里的钥匙。也算是为了防止自己饿死吧,既然还在工作,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黛在的话,这只猫的表情倒是会生动一些,比如现在——

盯得他浑身不舒服。

 

「……饿了吗。」

黛挠着头走向厨房,别说赤司累得醒不过来,他现在能爬起来做早饭也是奇迹了,结果,这只猫到了厨房更加嚣张,仰起头,浑身的毛都几乎竖起来。

「喵——!!」

「……不好意思,没买猫粮回来。」

「喵喵——!!」

呵呵,你再嚎啊。

「反正你也饿不死,少吃两顿有什么关系。」

黛一边防着猫扑上来,一边开始准备他和赤司的早餐。

 

所以说,这只猫在他面前会比较活泼——莫名地敌视他,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黛想起了第一次看到这只小猫的情景。

那天下着倾盆大雨,他赶到这幢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让黛惊讶的有两件事,第一件是赤司居然那么快又回到了这个公寓居住,毕竟那位「死」之后,赤司就一副想要彻底忘记这里的姿态;第二件,是赤司的一通电话。

——千寻,你有养过猫吗?

等他赶到,那只小猫已经被收拾妥当,窝在新主人的怀里,很舒服地眯着眼睛,黛进来后象征性地朝他看了一眼,随即又耷拉下耳朵酣睡过去。

所以黛对它的第一眼印象并不好,当然这种糟糕的印象也是双方的。

不过,想养猫了,应该是好事吧。

那个表面看不出来,其实脑筋很喜欢转进死胡同的小少爷,也许终于看开了吧。日子还是要照样过,那一晚室内的温度也终于回归温暖。

黛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那一晚印象深刻,也许是因为那之后他的地位就从挚友降到了保姆?他以为放弃自己的兴趣爱好转而去辅佐赤司的事业已经是他平生做过最愚蠢也是最伟大的决定,没想到的是面对这个小少爷他根本就没有底线。

他很怕麻烦,而且,明明也是这么要自尊的人。

 

 

「千寻,饿。」

有些干涩的声音唤回了黛的意识,循声望去,赤司就站在厨房门口,扶着门把手,还穿着睡衣,头发也乱糟糟的。这样不修边幅的样子黛倒是司空见惯了一般,他颇无奈地看着那双还带着睡意的眼睛。

「生物钟强迫症啊你,再睡一会儿也可以啦,早饭还没准备好。」话说你还真下的了床,突然有种挫败感是怎么回事……

赤司看他的眼神还有些不解和混沌,黛这才发现那只小猫已经在赤司的脚边,但却没有叫出声。赤司也发现了,但并没有要理睬的意思,朝黛点了点头就向卧室的方向走回去。小猫隔着一段距离跟在后面,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一人一猫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野。

 

空气的味道有些陌生,黛决定先不去管内心滋生的那些情绪。

 

「对了,几天后带你去个地方。」

他用不大的声音,好像没打算让对方听见。

 

 

**

 

 

他以为,时间可以将任何伤口治好。

因为书上是这么写的。

 

 

**

 

 

并不是正式的公墓,而是赤司家祖宅后山的一处缓坡。四周被树木遮掩,但光照却很好,那里立着一个崭新的墓碑。

现在看起来有些突兀,但多年之后,也会和这里的景色融为一体吧。

黛也没想到,自己任性的请求竟然真的被答应了,毕竟随便将一个还活着的人的姓名刻在墓碑上这种做法听起来就很疯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多恨赤司。所以他以为自己跪烂了膝盖也不会得到回应——倒不如说他能在赤司祖父杀人的目光下逃生已经是万幸。多亏了管家爷爷妖魔化了他对赤司的重要性啊,他都险些以为自己要当上门女婿了。

——以上,纯粹妄想。

赤司看似镇定地走到墓碑前,墓碑上只有他的名字,连照片也没有,生卒年只写了个大概,但他抚摸着灰白色粗糙的边沿,却觉得异常安心。

 

「……谢谢,千寻。」

温柔的声音带着不甚清明的飘渺,但鲜活得可以称得上是欣喜的神情深深印在了黛千寻的眸子里。

黛掩住了双眼。

如果现在出现第二个黛千寻,他也不觉得奇怪了。他不奇怪,并且不会去挣扎。

 

「恩,所以想想怎么感谢我吧。」

下意识这么回答,下一秒才反应过来的黛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只是稍稍走个神居然就犯了这样一个错误!

「不,我是说……」

「那么,千寻。」

 

好麻烦,听你的好了。随便,已经答应了就陪你到最后啊。我可是个比看上去更守信用的人。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完我还要睡觉。难得做给你吃的,给我心存感激地吃完。其实我觉得你挺有趣的,方便我观察人类的另一面。勉强和你告个白吧,你别答应我,你答应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麻烦,陪你总好了吧,我陪你。

 

我很怕麻烦,所以你什么都别说。

 

别说。

 

 

「那么,千寻,再见。」

「已经可以……不用担心我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千寻。」

 

 

**

 

 

「喵——喵——」

 

 

**

 

 

那只小猫又开始叫唤。

昨天晚上不好好睡觉,想从自己的窝跳到主人的床上,结果从边缘起跳想做个帅气的飞跃动作时没有借好力,伤了一只爪子。惨叫的魔音成功惊扰了浅眠的主人,赤司顶着一脸的低气压为小猫包扎,一个用力,又是一声惨烈的猫叫。

「疼吗,还不够吗。」

按——

「喵喵——!!!」

越养越皮的宠物终于尝到了苦头,蔫了吧唧躺尸在主人腿上,喵都喵不出声来。

赤司给它包扎完,就看到这坨无骨生物赖在自己怀里怎么撵都撵不走,其实他只是想把医药箱收拾好放回原处,这只小猫却以为他要始乱终弃,于是瞪着猫瞳一脸很受伤的样子。

……它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无奈赤司只好抱起它,暂时不去收拾后续工作。

小猫在他怀里,还是瞪着金棕色圆圆的大眼,模样很是可爱。

唔,可爱。

他想,自己大概有些喜欢这只猫了吧。

叹了口气,像是让步一样放缓了语气。

 

「今晚允许你和我睡,只有今晚哦……小征。」

 

「喵——」



- TBC


倒数第二章,最近觉得阿征好可爱(……)

周六加油喔~

  32 7
评论(7)
热度(32)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