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黛赤]虚席以待(04)(完)

专注坑爹肉场景描写_(:з」∠)_我不想好了

这篇终于填坑了,开心(。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时隔太久相信大家都忘记剧情了(x)

lo没有文章分类嘛好不方便,我觉得我的更新好乱,啊,好乱……


04


世界是善意的,只是它给每个人定义的生存都不一样。

赤司征十郎从不怀疑他要活下去这件事,不如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思考。母亲的死,还是他的死,都未给这份理所当然蒙上半层阴影。

比如越渴望生,就越求得死。思考将可能信孕育,天才会愈发魔怔。无法握住肖想的事物,握住的碎粒禁不住风雨嘲弄,洗尽了尘絮又回忆起当初暖融,就连剥落的白漆都带着它的意义,但那是否有意义。

被浸染的世界只有轮廓和色块,全世界都是拼凑的颜料。

愿所有的人生中,都留有一勺迷糊。


**


「所以我说过,太调皮会付出代价的。」他抱着那只雪白的小猫,一起躺在沙发上,语气责怪,手抚着小猫背脊的动作却格外温柔。

没有得到回应。

它从衣架上摔了下去,当时赤司不在第一现场。等到他看到地板上的一团,时间已经过去很久。

当时的空气冰冷,有些刺到骨子里的寒意,奇怪的是外头还开着大太阳,他很清楚哪一方说了谎,只是他没有打算去拆穿。

「好冷。」发自内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赤司征十郎一直是个过分诚实的人。

死去的一半说过,希望他对自己也能这么诚实。只是在另一个自己面前总是过分要强的他想都没想就予以反驳。其实他应该承认,他贪恋这种随时随地都有一个人陪在自己身边的感觉,拥抱也好,接吻也好,都在为做这件事的不只有自己一人而庆幸着。这种诚实极端又脆弱,他很明白。

所以在死去的那一刻,他本能地拒绝了这件事。

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这样的自己可以支撑得更久,对于赤司家而言。

如果没有黛千寻的话。


空气凝固,明明冷到想要抱紧自己,胸口却火辣辣地疼。

他想着,同样的事情,自己总该比上一次成长一点。还是哭不出来的话,就等下一次。自己还有很多资本可以失去呢。

他艰难地起身,还抱着怀中的小猫,缓缓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公寓的座机。

和等待音一起出现的电话铃,一起回荡在他的耳边,在毫无生气的公寓中机械地震动。一直等到那头出现冰冷的留言提示音,他单手将小猫抱起,头埋进冰冷的绒毛中,然后做了个深呼吸。

他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小征死了,记得好好埋葬它。」


**


黛发现自己真的存了不少钱,起初想就着销量榜把最近的轻小说都买回家好好醉生梦死一番,之后又认为自己已经是成熟的男人应该更文艺地解决问题——比如环球旅行之类,规划了几天发现还是闷在被子里最舒服于是最终还是闲在家里上网种蘑菇,无聊时打开手机对着某个联系人的号码发呆,发完呆继续上网种蘑菇。

要不是在他第81次盯着这个号码发呆的时候那位如果再年轻一点一定可以当他情敌的老管家打来了慰问电话,他相信自己会在第82次把这个号码删掉。

顺带一提,如果是第82次打来的话,那就第83次删——他黛千寻并不是不会死缠烂打的男人。

听到老管家的近期汇报后总算心情愉快了些——那个小少爷回祖宅住了好几天,而且几乎天天往后山跑。

哦,那个地方。

——小少爷,这种强行Bad Ending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直到黛又来到这阵子一直化作噩梦纠缠他影响他睡眠质量导致不仅在梦中连白天都开始占据他思绪的地方,却不知该怎么去死乞白赖控诉对方的始乱终弃要求负责,毕竟他本就不期望在赤司身上得到什么……说起来,他虽然也喜欢赢,但从没把这件事与胜负欲联系在一起……

啪——!

双手从两边用力挤按自己的太阳穴,冲入神经的酸疼夹带着发麻的恍惚,身体却升起一层莫名的兴奋,心跳逐渐加快,呼吸也开始急促,由而将兴奋变成躁动。

啊啊,居然将自己放在和老管家一样的立场,这完全不对了吧,他到底是你的谁啊你自己都开始怀疑了那不就注定失败了吗!

啊啊,贪婪了啊,只是身体已经不够了,这错了吗,没有,不,从现在开始才没错,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在迟疑什么,他早就是你的了吧。

不,你得不到他。

……


这一切的燃料是他的理智,但这次他打算暂且放任自己。

最后一次,算了吧。


踏上最后的青石,远远地黛又看见了那座他给自己挖的坟墓。自作聪明果然不适合他,代价惨痛到现在想想都牙疼,但是,在他墓前蹲着的那个小小身影让他无论多少次都会觉得就是再没出息点也可以被原谅。

很多时候,你感受到的,是对方想要你做到的。

黛决定加快脚步。


**


「千寻。」

又叫得这么好听,想要培养我当你的声控吗,切,如果道歉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回来。

「我把小征埋在这里了喔,老爷子也因为这件事而心情好了些。」

啧所以说这种名门就是规矩多重形式,不过那只讨人厌的猫需要这么厚葬吗不会成为山妖吧……呸呸。

……欸这只猫叫小征?

「我想我很喜欢小征吧。」

……好吧,这只猫长得还不错,虽然脾气差了点,但还是很听赤司的话的,这么懂眼色的猫起码还是招主人喜欢的吧。

「以后应该不会再养猫了。」

……你可以试试养狗?

「累,想休息。」

啊刚好我前段时间查——

「千寻。」

……我知道了。


——知道了,算什么啊!!


「千寻、唔——!」


**


黛没想到自己的潜力竟然这么可怕。

他考虑过很多种后果,甚至想过今后都没办法再相见,但却唯独没有考虑到自身的意外。

赤司被他压在身下,赤发凌乱,几缕附在汗湿的额角上,带着流光的眼眸已不复往日的清冷锐利,衣襟大开而白皙的皮肤上却满是成熟的果实,下身在他的反复蹂躏下已经蓄势待发。正是最难受的时刻,但始作俑者却停了电,黛一脸的阴霾逐渐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升温的不可置信,他直起上半身,满手细腻的触感,耳边是最动听的喘息,可他的大脑却是放空的。

远近枝桠震动的悲鸣声在脑海中无限放大。

小少爷,是我,在欺负你?

……在哭?

不、不是我的声音。


「千…寻…回来了吗、千寻……」


——!!


空白的纸上生出枝蔓,聚集烟云,堆积岩石山泥,其上描绘出一具精致的身体,发丝上着深深的血色,脸颊晕着何处的绯红,伸手搂住看不清纹理的灰白,裸露的脚趾蜷曲着,绷直的脚背暗示着这是一场欢愉的途中。

可那灰白,不是黛千寻。

谁呢,会是谁呢,这里明明,只有我们两个——

被勾住脖子,狠狠撞上温软湿润的双唇,他不得不完全不在状态地先帮这个小少爷解决需求。

握住对方下身的那一刻,发现那温度和自己手掌的温度惊人的相似。

一种曾经产生、被抛弃,现在却特别清晰恐怖的念头占据黛的整个思绪。


性器被粗暴对待,但却又生出一种别样不可言述的快意,赤司哼哼了几声放开了黛的唇,不同于刚才被强逼着又不忍对对方下狠手的矛盾,此时强烈的安心反而让他更加清楚感受到自身已经习惯成性的妥协以及……那麻醉理性的危险信号。

「嗯……千寻……嗯!」

唔——!明明、已经决定——!

等——千寻?!手指、在干什么……

啊、……不、这里是——!

明明只要用手就可以做到,千寻,在干什么?

啊……嗯……


『所以我说过,你、心肠太软。』


唔嗯——!

征、征!所以征才会这么狠心,我们是一体的啊,所以我们——呜……嗯!

千寻……


『看上去很可靠,其实很脆弱。你以为这句是在评价谁。』


是……我……嗯!

早就该把千寻推开,早就、害怕他离开。把他绑在身边,只是害怕——

害怕,什么呢……

啊嗯!千寻的、进来了……

果然,这样会疼啊,明明之前都不会那么疼……嗯……

不要…说出来……我…啊!


『替我,照顾好他。』


——欸?!

千寻?不……是征……?

那是什……!

……

是这样吗……


**


「千寻……嗯……给我……」

只是几秒的恍神过后,赤司突然抓着黛的手臂提出了要求,身体也由刚才的迷茫变成了热情迎合。

黛轻轻亲吻他的眉心,然后开始大幅度在禁区内横冲直撞。

这像是一种告白。

攀上顶点那一刻,赤司涣散的瞳孔无神地望着身边墓标上自己的名字。

更像是荒唐的祭奠。


「我…喜欢你呢,千寻。」

无论是哪个我,都抱着这份感情。


**


我们是一体,赤司征十郎。


**


「你早就知道了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黛觉得他现在才应该是被照顾的那个,毕竟这关乎到他自身的健康问题。但在后山干了这么一出之后他望着被自己吃干抹尽的青年还是第一反应裹好抱下山偷溜进浴室帮他清洗。

赤司慵懒地靠在对方胸口任其今天第二次对他上下其手。

「之前也只是猜测,后来拜托佐藤管家定期和你联络,才渐渐确定。」

顿了一下,赤司有些难受地挪了挪身体,让黛在他体内清洗的手指更加轻松灵活。

偶尔碰到了敏感点,皱着鼻子哼哼几声,想到自己现在是「伤患」,于是软着身子倒在黛身上,大爷似的一动不动。

——小少爷今天不太对劲啊?

这成功转移了黛的注意力,当然只是一时的,这一时他想起了今天让他悲喜交加的告白,现在他们两个算是确立关系了?


「并没有呢,我已经决定要放你自由了。」

即便身体还是很老实地滚在他怀里,说出来的话却并不亲切。

「……你要把告白回收吗别想。」

黛确定自己拿这个小少爷没辙,不然不可能在小少爷最「软萌」的时候还被他牵着鼻子走。

「因为我们不能太接近,在我的事情上,你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你的问题现在还不严重,平时主人格还是稳稳占据主导位置,但一遇到我的事就开始不稳定,甚至像刚才那样的失控…这很危险。」

怀里的声音闷闷的,却很坚定。

「所以,我希望你,退出我的生活。」

没有商讨的余地。

手指用力按下——

「嗯呜——千、千寻——啊!」

怀里的人一个颤抖抓住了他的肩膀,一点不疼,果然猫爪子不足为惧。

「……你还是这样比较可爱。」


果然这家伙的人格不是消失,是融合了啊。

自己和自己玩捉迷藏有意思吗,让我失恋两次有意思吗,自己舒服了又开始诱惑我真的想和我决断吗,你这小缺心眼的除了我真的还会有人要?


真是个混蛋。


**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


三年后,黛千寻的某轻小说宣布动画化。

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死宅M君某次误打误撞救了名门大小姐A酱后卷入一系列离奇事件,并在解决事件的过程中与A酱碰撞出了恋爱的火花,整部作品洋溢着恋爱的气息,让人读上去都有一种心跳的感觉,在当时充斥着肉与后宫的轻小说界刮起一阵纯爱清风。

奇怪的是,作者本人却对此作评价不高。


「果然,「大小姐」没有「小少爷」叫起来好听啊……」

「……嗨?」 


- END -



  61 18
评论(18)
热度(61)
  1. 流年终负无邪想好了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