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征」(00-01)

#生贺就是在生日这天开坑
#双赤 物理分裂 慎入
#但是我一定会忍不住加上其他赤的就不写在tag里了
#心肝宝贝生日快乐!终于升上高二了呢终于长大了一岁真是太好了!希望能看到你幸福的后续。

- 00

在真正看到这个与自己拥有相同样貌、体型甚至气场的家伙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今后的生活依然会不偏不倚地按着他给自己构筑的轨道进行。可是显然,意外还是发生了,而在赤司征十郎身上发生的意外总是充满戏剧性与创造力,也许这只能归咎于他过于出众的能力素养,这样近乎于神明般出色的个体,于公于私都自是希望越多越好。
绝望的是,赤司家族拥有这样做的能力。
他曾拥有一个弟弟。然后,现在,他真的有了一个弟弟。
并非完全的一模一样,虽然所有基因都取自于他,但那比他冷淡许多的眼神以及剪短了的刘海——他的弟弟一直认为刘海是负担,所以也曾经不管不顾就把自己的头发剪得十分滑稽,他本不在意这种事情,但因为自己控制身体已经逐渐达到了绝对的程度,所以样貌还是渐渐顺了自己的规整。然而曾经那么近地感受过自己与另一个人格的区別,即使现在已经分开了,他还是能从一些细节上感到他们两个的不同。
「征十郎,这就是你以后的弟弟。」父亲冰冷的声音依然听不出任何感情,似乎这只是一件司空见惯且无足轻重的小事。
也在这一刻,他逼迫自己直视自己的「弟弟」。
他并不知道要怎样去相处,抛开一切牵引的可能性,他于自己的第二人格只是单方面的控制而已。
换而言之,那个不可一世的帝王,并不认识自己。

父亲还在这里。

这个认知闪现的下一秒他才意识到自己耽误了太多时间,心情开始带出莫名的急躁,他必须将这一次的主导权也牢牢握在手中,那是他的弟弟。
弟弟。
……

「征。」
「……」
「征,你的名字叫赤司征十郎,我是你的哥哥,以后,可以叫你征吗?」
「……」

他们第一次的对话,「征」全程无言,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他,而他也一脸泰然地回视,像是已经完全接受了现实。
这里有父亲,所以他会表现得很完美。

其实一切并不难,也很好理解,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而征的生日也理应是今天。他牵起征的手——对方在他面前表现得异常乖巧,以至于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把第二人格从他体内完全剥离了,会不会并不完整?向父亲示意后离开了书房。他明白父亲需要他充当类似「母亲」的角色,也许这个形容不恰当,但他此刻脑海中确实浮现的是母亲呼唤他名字的情形。
他并没有时间去消化这个信息,也许在几个月前被迫将第二人格交给研究人员后,就已经接受了之后的万般可能性。
直到他们进了卧室,被牵引的一方猛地甩开了两人的手。
理所当人地愤怒,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还有这么一个哥哥,而且,自己居然还是次人格?
而那个所谓的哥哥,正用着和他相同的样貌,露出了他根本不会出现的放空表情。甚至让他觉得那个人很脆弱。
从刚才开始,就表现得像是一个机器人。创造他的这个家伙,真的是活物?
……

只是凡事都提倡迅速果断的他,在这个自称是他哥哥的人面前,怎么也说不出质问的话语。


- 01

东京大学。
赤司回到了东京,这里的空气却并没有安定人心的功效。但一个人提着行李走出车站后,也许这个时间点过于特殊,也许是在脑海中想起了某个片段应出现的场景,他饶有兴致地对比起现实与自己曾经的规划。
他不是爱回顾过去的人,征在三天前已经飞去了美国,他也并没有用三天的时间去感慨追忆。兴许只是单纯想要在这一刻晒一晒东京的太阳。随意找了个长凳坐下,在慵懒的阳光下,本思路清明的他却有了丝丝倦意,脑中的线条也跟着开始缠绕打结,他想着征在美国三天还没给自己报平安,自己租公寓会不会太过奢侈,打工约好的是今天下午,还有一大堆事等着自己去完成,但是现在想睡觉。
很困。
也许醒来会变得身无分文呢,因为自己的照看不周而丢了行李,会因为睡过了时间而失去第一份工作,甚至没有钱坐电车,于是花费几个小时走到自己租住的公寓,那时候肚子一定饿疼了,可以不去管它,径直走向冷冰冰还带着不洁净气味的硬板床,过完这一天。
这样看还真挺糟糕的。赤司想着想着似乎是一脸期待地睡着了。
他自认这不是赌气的行为,当然不是,自己也不是离不开家的人,他不需要任何人在身边,也不会去依赖任何人。
将自己曾经的未来交付于征的那天开始,他就是自由的。
……好吧,也许有些任性。

睁开眼之后,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
居然是一个房间的天花板。
脑内一闪而过一个危险的可能性,他皱着眉检查了下手脚,似乎没有被束缚住,又环顾了床四周和墙角,然后缓缓坐起身。这里似乎只是一间小公寓的客房。及时响应他的猜测的是房门打开的声音,门口出现了一个人,他很熟悉。
「你醒了啊,饿不饿,我煮了粥。」
他希望我夸他吗?
「真厉害呢,黛前辈。」
「……你脑子是出了什么问题?」
「……」
算是有一年没见面了,虽然邮件一直没有断,但再一次见到这个完全没有什么变化的前辈,还是有些愣着多看了几秒,这成功让这个里里外外都看透了他的前辈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走进房间大步跨到他的床前就探出手掌招呼上了额头,一边探着自己的温度对比。
「……好像是有些发烧。」
结果这个让两人都觉得可笑的动作却真的起了作用。自己生病了,这真是个伟大的发现,可惜赤司更希望这个时候讨论的是黛怎么把他搬运到这里的,他可不是睡得多沉的人。
他生病了,似乎就等于是他输了。他的身体素质好到可以任他随意折腾,而且他也从不会做出什么特别折腾的事,除非他不正常了。
想到这里,赤司有些固执地不去得出结论,然后又将矛头转向了无辜的黛千寻,尽管这个善读人心却不够善解人意的前辈是第一个对他「伸出援手」的人。
「我没有生病,是太阳晒热的。」
眼前的前辈默默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按回了被子里,后又皱着眉摸了摸被子,果断去抱了床更厚实的回来。两床压在赤司身上,将他包了个严严实实。黛用实际行动回答了他——你脑子真的出了问题。
「黛前辈,你……」
「还有一个呢?还真的让他宝贝的欧尼酱一个人过来啊你们不是连体婴么?」
「……」
黛发现他讲完,赤司把脸缩进了被子里,也不打算回应他,当下了然,果然是兄弟两出了问题,所以就赌气分开了之类……发生在赤司征十郎身上也会演变成那么狗血的展开吗,黛玩心大起,好久没逗弄小少爷了,似乎让自己抓住了不错的机会。
「我去拿感冒药,顺便慰问一下你的弟弟。」
黛状似平淡地说完话就要走人,果不其然地听到了身后墨迹的动静,最终那人探出了脑袋,视线直戳着黛的后脑勺。
「……不要告诉他。」
虽然赤司嘴上这么说着,阅轻小说无数的黛却听出了纠结和犹豫,大概还有点儿不安,这么反常的表现真是太美妙了。
「还有不需要感冒药,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说完这句话脑袋的最后一丝赤红也淹没在厚厚的棉被中,似乎一时半会儿不打算出来了。
结果被全面否定的黛千寻抱臂挑眉对着这座被子山鄙夷了半天,然后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这么听赤司的话,毕竟现在他脑子不正常,而他是把这只可怜兮兮的「流浪猫」捡回来的恩人,没必要还像高中时那样把这个小鬼的话看得过于重要。
说起来,如果以前的黛对于双重人格的接受度就和中二少年眼中的世界那么和谐的话,现在硬是要他分出个一二,明显那个在他看来性格糟糕的赤司征十郎才是他更熟悉的小少爷。
黛意识到自己正在找借口,一旦借口站得住脚,背叛在所难免。
最后他轻手轻脚关了房门,来到笔电前,找出了那个一直没用过的邮箱,给大洋彼岸发去了一封邮件。黛觉得今天自己做的好事已经足够还愿了。

也许?

= = = =

『你猜我是谁?
我把他抱回来后他到现在都下不了床,简直像是赖在我床上不走了,还真是可爱。
他很好,看上去比以前好骗。
我考虑写攻略了,你说呢?』

= = = =
第二天,赤司的某种状态解除了。
他的心情现在非常好,刚告诉黛自己已经好了看根本不用吃药吧他的身体素质一直不用担心,又收到了来自征的问候,奇怪的是他之前给自己施加的情绪现在已经因为一个电话而完全消失无踪了。
征已经可以影响我到这种程度了啊,但是是征的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么安慰自己,却在下一秒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所以说,你放弃了第一继承者的位子,送给了他?」
黛看着眼前这个慷慨的小少爷,内心倒是很平静,他这个外人倒也谈不上多唏嘘,而且眼前这个小少爷比起那个中二帝王虽然要温和不少,但也绝不是泛泛之辈。所以说看起来一脸无害会让人掉以轻心,却绝不会在重要的事上出任何差错,这种人是最可怕的。看起来是放弃了大好前程,但谁敢说他将来会过得不好。
他认识的小少爷都是有野心的,虽然他黛千寻没那个时间去研究里面的弯弯绕绕,自然也没理由去多管闲事。
「反正你和你弟的感情那么好,也不算亏。」
赤司眨了眨眼,对黛的话似是赞同。
「我和征的关系一直很好。」
他毫不客气地承认了这件事,看上去之前的别扭都是黛小说看多了产生的幻觉。
「所以你现在是怎样?家里停生活费了?赤司家的内部历练吗。」
听到这里赤司有些没精神地咬下一口面包,咽下后才不是很情愿地解释道。
「不,是我自己要求的。」
「哈?」黛抬头望见赤司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然后干脆玩起了牛奶,气泡爆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听上去特别的违和。
「没关系,有什么事就说吧,前辈会认真倾听的。」
黛捏着嗓子同时露出温柔的微笑。
「……不要。」赤司停止了无聊的游戏,一本正经地喝起了牛奶,但是微微侧转的身子还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黛也迅速恢复成原先的面无表情,他当然知道赤司一点都不吃他这套,不如说他刚才居然在做这种事……娱乐气氛?啊,连他自己都理解不能。
「所以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办?」
好像听到了比较有趣的问题,赤司眼神精神了些,咽下了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后认真答道。
「我在这附近租了一间公寓的,但是,行李好像不见了。」
「……原来你早发现了啊。」还在想要怎么告诉你这个悲痛的消息呢。
「所以我想拜托前辈一件事。」
「这不是要拜托我事的态度吧。」黛还有些计较刚才被无视的事。
「啊,因为黛前辈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
「当然。」可恶被摆了一道。
黛有些郁结,而当他看到此刻坐在对面的赤司渐渐传来的朝阳的气息使得不知哪里钻出来的阳光都照不住的那脸上荡开的笑意时,最终打算这一次就先让他一回。
「说吧,什么事?」
「我想和前辈合租。」
「可以啊,救助落难学弟是应该的。」黛有些幼稚地又一次装出了温柔的微笑。
不过这一次赤司没有无视,他快速眨了两下眼睛,似在克制什么感情,只是止不住的欣喜依然从眼底流露出,最终露出了一个完整的带着朝阳气息的微笑。
「谢谢。」
黛顿了一下,之后低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吃起了这份拖了太久的早餐。不过他还没有短路到脑中的弹幕都发不出,比如,现在满屏的同居同居同居——所以他需要快点吃完。
不过他的脑海中此刻突然不合时宜地闪出了那封回给他的邮件,还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赤司啊,但是又隐约感到哪里不太对劲。
他明明很迅速就回了自己的邮件,却在第二天才联系了这边的哥哥。
有什么问题呢?


- TBC

  33 11
评论(11)
热度(33)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