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all赤]后辈太可爱老是把持不住怎么办?(碎片回收 其一)

Episode 1 新藤一


<<<


「这家伙,不是能好好笑的嘛——之类的,他们是这么说的喔,喂,不感谢一下我吗!」时年7岁的黑发小鬼新藤一露出他缺了一颗牙的笑容,对着矮了他快大半个头的赤司征——酱同学炫耀着什么。

但是眼前赤发赤眉赤眼的少年却仍带着一脸的心事重重,他抓着新藤的手玩着他的手指,低着头顾自困扰着,也不知有没有把新藤的话听进去。

果然是出了大事了。

新藤这么想着,也正襟危坐,抽回自己的手,屏息等着对方的发言。

可是赤司似乎并不打算直说,转过身去预习起下节课的内容——即便对于他和新藤来说,现在学习的知识就算上课不听也能考到前列。

哇哇,比想象中还严重!

新藤猛地用双臂抱住赤司的脑袋,逼迫他对上自己的视线。

「怎么啦怎么啦,不诚实的孩子可是要受惩罚的喔!」

赤眸读不出什么情绪,但是尚还未练成扑克脸的面部表情怎么看都在生闷气。

「你的牙齿,被打掉了。」清脆稚嫩的声音怎么听都这么舒服,新藤满意地微微放开了束缚,绕过桌子走到赤司面前,内心升腾的喜悦同样表现在了脸上。

「是啊,这可都是为了征!」

「……不需要为我这么做,你再争,也还是会有人这么想。」赤司再一次抓住了新藤的手,比划着比自己大了一号黑了一圈的手背有些不开心。「反正我不改变,做这些就没有意义。」手背上还有几处抓伤,露在外面的小胳膊上也有几处,虽然都不严重,该是不会留下疤。「但是,谢谢。」

最后一句声音小到像是气音,但传达出来,总归是想让一个人听见。


<<<


「欸?采访?到是没什么不方便的……

新藤一啊,记得记得,这照片上的是他吧?已经成为成熟的大人了呢,是吗,真是个努力的孩子,已经拿到这么厉害的奖了啊。

是啊,让我想想……

嘛,具体也记不太清了呢,毕竟都过去十多年了。

不过……恩,他确实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呢。

小时候也是,并不比别的学生努力,但测试却总能拿到好成绩,运动也全能,如果不是太调皮,老打架的话,确实算是优等生呢。

欸?啊不不不,并不是性格上的问题,态度也没有问题,对,他虽然总是打架,但是每次认错态度都非常好呢,是吧,吉田老师?」

「啊……谁?

摄像机?你们在做采访啊?

喔喔,新藤那小子吗,让我看看。啊,都长这么大了啊。

是吗,嘿,不过我也料到这小子会有大出息的。

不过这小子现在30岁都没到吧?骗人,比我想的还要厉害啊。

不过能教出这么厉害的学生,相田老师也很开心吧?他和,还有一个谁来着,也算是我教过最聪明的学生了。」

「欸?啊,是说赤司君吧,赤司征十郎君。

确实呢,如果是他们的话,传来多了不起的喜讯都不觉得奇怪呢。」

「对对,赤司征十郎!这名字现在也经常在报纸上看见啊,政治和财经栏,赤司财团也是越来越厉害了呢。

啊抱歉抱歉,跑题了。

是啊,新藤君在学生时代也算是个让老师又爱又恨的学生啦。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好,却总会毫无理由去打架。到后来都快懒得教育他了,因为他就像是单纯的靠打架来解压一样……不不不,这只是我个人的感受,对,就算如此打架也是不对的。

说起来,那时候也多亏了赤司君呢,新藤君似乎只听赤司君的话,赤司君的教育比我们老师都管用很多呢。

他和赤司君那时候可真是……

恩?想听更多他们的事?

这样啊,可是我也想不起太多细节啦,他们的关系确实很好,加上两个人学习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几乎没什么需要我们操心的——啊不过打架的事当然另算了。」

「不过有时候关系太好了也让人担心啊,毕竟……啊,记者桑,这些也要写进报道吗?

诶?只是个人兴趣?

嘛……也不是不方便说。

现在看他们在不同领域都有这么出色的成绩,确实,这些陈年旧事也无所谓了吧。

其实,他们的关系,在5年级之前,都还是很好的。

只是在赤司君升上5年级的那年,她的母亲去世了,那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似乎开始有些紧张,当然并没有上升到动手的地步啦!只是作为他们的班主任,我自然感觉出来了。也找他们谈过几次,特别是赤司君,毕竟是至亲的人过世。只是那次赤司君也意外的固执,看上去并不打算主动和解。不过在不久之后,新藤君就去了美国。

作为他们的老师,我对自己没能解决这件事,也有些遗憾啊。」

「他们还有在联系喔。」

「是吗那真是……欸吉田老师?吉田老师为什么会知道?」

「所以说报纸还是要多看的嘛!上次赤司君的生日宴会,新藤君就有去喔,报纸上有列出一些到场的主要人士呢。」

「诶诶报纸是吗?报纸怎么会报道生日宴会?」

「嘛嘛……是在娱乐版上。没办法,赤司君这么有作为,而且长得又好看,这种家伙很难脱离人们视线的嘛。」

「是……啊,这样啊,那就放心了呢,他们两个,还是朋友真好呢。

啊,不好意思记者桑……

…………

什么?您说……

欸???」

「呜哇,这种事告诉我们可以吗?等等你们到底是什么报社啊这不是狗仔吗!

……你说真的?」

「那、那个……就算他们是、是那种关系……

贵社……是想把这些情报怎么处理呢?

呜……为什么这么直接就告诉我们了呢,难道你们不打算保密吗?啊也对呢,这种爆炸消息一定能赚足眼球吧……

但、但是……虽然这些话我来说起不到任何效果,但还是,请……

欸?不打算发布?

诶诶?不只是他们两个???

不、不不不等等、就、就算私生活再……

!」

「……是吗,这些名字也有很眼熟的呢。

啊啊,我知道,奇迹的世代吧。

啧。

这群孩子的世界,我是没办法理解啊。」

「是……呢……」


<<<


只有一次,我的感觉发生了偏差。

他扑过来的一瞬,我脑内是空白的。然后接住了他崩塌的世界。

我想要做些什么,最后却只是一言不发地安慰他。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就算再沮丧,也会很快好起来。但这次超乎了我的预期,他抱着我的脖子像是要把它拔下来——他带给了我窒息感。但我只能紧紧抱着他防止他拉着我一起滚在地上。

那之后很久,他才渐渐松了手,浑身都失了力气般下滑,没有任何预兆地,我看到了他的脸。

浸在泪水中,异常生动的面容。

轰地,脑中某个齿轮第一次开始转动。

「妈妈……」

他的声音像要飘到我听不见的地方。

他使劲抓着我的衣服前襟防止自己滑倒。

软作一团,怎么办好。

齿轮开始加速运转。

只有那一晚,我将他护在怀里,像小狗一样舔去他脸上的泪水,舌头快到源头时,他闭上了眼睛,接受了我的吻。

他在我的安抚下停止了抽泣,浑身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倒在我怀里,闭着眼像要睡过去——直到我亲了他的唇。

「给我更多的窒息感,征。」

我以为那是情话,他却轻颤着直起了身。

他怔怔地看着我,然后响起了沙哑的声音。

「不行,新藤,你不要……」

「但是那个家伙,他得到了!」

为什么,我在不服气。

「往人……但他死了。」

「是啊,死了,「往人」……呵。」

「……」

「我该庆幸吗,那家伙死的时候,你没有现在这么脆弱。」

「新藤!」

「啊啊,真是不可思议啊,你这家伙,居然让他义无反顾给你挡了一枪。」

「……」

「所以,我永远赢不了他咯?可笑,就因为死了。」

他掐住了我的脖子,用可怕的力气,让我的齿轮丧失了动力。

「为什么、偏偏是今天。」

他似乎并不仅仅想赐予我窒息感,他的眼眸无比认真。

突然感觉眼前的他美得像是油画。

想要亵渎的我伸出了手。

我是带着怎样的表情抚摸他的双唇的呢,只从他眼中的震惊便能读懂。

那又是另一种美艳,分泌着血性的荷尔蒙。

在转化为愤怒的刹那,他凑前狠狠咬住我的嘴唇。

颜料蔓延侵略我的身体,在我兴奋得无法回头之前,他所有的审判戛然而止,整具身体再次砸进我怀里。

「我想,原谅你。」

他的声音透着疲惫,身体却更加溢出沁人的芬芳。

「那么,你会属于我。」

他发出了一声短暂的促音,伸手揪住了我的头发,却没有用力。

他说出了那晚最后一句话。

「呵,你有这个本事吗。」


-  TBC


对不起小学5年级就让你这么变态(喂

尽量做到一篇一个人,新藤君按理说该是第一个,不过好像没什么可说的啊他(喂

论坛体部分未完!未完!未完!

最近收到很多以前写的赞,因为都不是一次一个坑更的比较随性(。)捞一发我的整理:点这里

整理博一直有更新><

  50 3
评论(3)
热度(50)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