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征」(02)

生日这篇拖成季更了……有种到今年生日都写不完的感觉(duang)
黛赤有,我很诚实地打上all赤TAG

- 02


这个疑问没过多久就解开了,准确的说是解题者太过尽心尽力尽责,如果他还愚钝地看不出个名堂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会为那自以为是的攻略计划付出血的代价。
如果是那位把自己的后台数据库表单中的生命一栏强行换成胜利的小少爷的话,黛千寻区区一条命,简直不在话下。
简单一点复述当时的场景的话大概是这样的:
弟弟嘴上也没说放心身体更加诚实地飞回国在英俊潇洒且扬言要开始追他欧尼酱的黛氏前辈面前热吻了自己的欧尼酱5分20秒。
啧,幼稚的小鬼。
黛咂巴了几声觉得自己还是该干嘛干嘛去比较稳妥善解人意,于是他找了个更隐秘的地方偷窥。
而这边的便当终于加热完毕,从不会犯错的弟弟冷不防遭到了哥哥的攻击,可笑的是他完全没有防御的准备——啊,说出来谁信。所以他倒地时顺手拉了自己狠心的哥哥下水,两人滚作一团,可惜之后的发展并不是失态地扭打在一起,而是彼此用着极其暧昧的姿势定格了时间。
哥哥的面部更加生动,他自认为比自己那个用非通常手段培养成的弟弟要更懂得如何生存,毫无疑问,他是对的。这种违背社会一般常识的事情就算对方常年居住在世上最坦诚的地方也不可以就此姑息,何况对象还是自己爱惜的弟弟。
「征,没有反省之前,我不会欢迎你回来。」
很有气势地说出了这么一句,然后被回馈了一个有失节奏的拥抱。
弟弟把头埋进了哥哥的脖颈间,然后将哥哥一点一点塞进自己的怀里,溢满了欺诈的温柔拥抱。
黛的视角望过去,哥哥快要被弟弟吞没了。
「就算撒娇也没有用,这次不会这么轻易就原谅你。」
就算这么说了,他的视线还是不由自主转移到弟弟大方暴露的后脑勺上,吃力地抽出手对着和自己一样的红毛抚揉。可能两个人相拥着还是太温暖了,暖到他有些倦意,即使还有些闷气现在也正在蒸发中,被空气中的惰性因子吸收成了同类。
呼噜呼噜,比起生气这件事,果然还是先——
「征,如果现在拔掉你一根头发,我的头发会不会也少一根?」
居然成功了,使对方转移话题!黛有些鄙夷地评价高冷版小少爷的作战策略,为了哥哥居然真的……在撒娇。
——所以你们什么时候从地板上起来?
黛脑内的吐槽弹幕已经不满足于单纯的向左飞过而是开始玩起各种花样比如三倍速啊文字绘啊闪光字体……某种方面来说就是,这对兄弟槽点太多。
终于还是弟弟拯救了阿宅燃烧的大脑,他一把抱起了自己的哥哥,准确无误地向哥哥的房间走去。
「征!」
从一开始就在唱独角戏而没有得到丝毫回应的赤司不悦地瞪了自己的弟弟,这个公主抱的姿势实在有失尊严,况且现在还有黛在!
而他的弟弟终于开了金口。
「该反省的是你吧,征十郎。」
怎么话题又转回来了!你内心是有多纠结啊小少爷!黛的弹幕瞬间从齐刷刷的公主抱变成了质疑弟弟的智商。
不过他马上就解脱了,房间的门关上的刹那,黛有种结束了一场战斗的虚脱感。
当然现在的黛并不会知道,这仅仅是这场持久战的开始。

哥哥在进了门之后就熬不住了。
「我没有需要反省的地方,还有,放我下来。」
异色瞳凛冽地扫过哥哥不悦的表情,然后当作什么也没听见一样走到床边,把哥哥轻轻放到床上,顺势给他盖上了被子。等这一切完成,看着陷在床里只剩个小红脑袋露在外头的哥哥,他才说道:
「发烧了还光脚走路,你还是小孩子吗?」
「……我已经好了。」黛居然告密,真是不可靠的前辈。
「就算烧退了,你可以保证身体已经恢复了吗?不要认为你可以判断对所有事情,明明在自己的问题上总是过于勉强。」
「……因为你突然出现,也没有事先通知我。」怎么好像是我做错了一样,征也真是愈发会强词夺理了呢。明明是昨天才想到要和我联系的家伙。
弟弟依然冰着一张脸看着哥哥有些不服气的表情,虽然很可爱,但这种时候缺乏自觉是他不愿看到的。
「我们现在不能经常见面。」
这是理所当然的。
「我知道,征在美国也要加油。」
不用特地赶回来看我之类的下半句说辞被硬生生吞进了肚子里,他探出一只手拽住了弟弟的衣角,一双赤瞳带着些许期待而骄傲地望向征。
不可否认,他因为征的到来一扫之前的阴霾,本来那些所谓的逆反情绪也似心血来潮,可能是在此之前兄弟之间的相处过于友善,让自己有些被宠坏了吧,或许适应一下就会好,习惯了征与自己隔着时差的生活后,新的人生也会步上正轨。其实他在收到征从大洋彼岸发来的第一封问候邮件之后就已经把心态调整到位了,他甚至在反省自己之前略小孩子心性的举动。偏偏这个时候征却出现了——这让他的心更加温暖并且雀跃。
虽然这样一来,也许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会功亏一篑吧。
他就这样看着征,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的弟弟也会明白他的想法。
事实上,确实如此,没有比他们更了解彼此了,他们就是彼此。
异色瞳有了一瞬间的颤动。
「所以我没法第一时间获得你的消息,明白吗。」
「……不、明白。」
——咦?
他们再次注视彼此,分不清谁的眼中暗示了些许撒娇意味的执著,谁探究的彻底,却像是装模作样。
只是有一件事情他们都不想承认,而这件事几年后再看真是要了命。
但他们都不笨,知道现在不是感伤的时候,说清楚就好了,说清楚一切都会好的。拐弯抹角顾左右而言他并不是他们的作风——至少不是弟弟的作风。
所以他最后扑了上去,隔着被子抱住了哥哥的身体。
「征!」被裹得更紧的人脑中闪现了一个可能性,但他为这种假设而苦恼,「谁允许你将我当成被保护者看待的?你应该明白我们早就有足够能力独自生活。」
弟弟再次将脸埋进了哥哥的颈项间,双唇有意无意地贴上对方的锁骨,然后——
他轻轻咬了一下。
再之后被意料之中地狠狠推开了,瞪着他的赤瞳配着微微红润的双颊生动的不像话。但他此刻的心情并没有逗弄了自己哥哥的愉悦。
不如说,糟透了。
「对于继承人这件事,我并不会感激你。」
赤瞳闪烁着眨了几下,随后黯淡下去。
「我明白。」
自己是如何自私,将所有的责任重担背负在弟弟的肩上,他都明白。根本不需要辩解,他为了自己牺牲了弟弟,还编造了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还曾抱有征其实并没有多么在意这层身份的希冀,他们的关系也不会受多大影响。但现实果然不会再度偏袒罪孽深重的自己了。
隔阂产生了,就在此刻,在眼前,真真切切地产生了。
想着想着,这颗自责过度的红脑袋有一半已经钻进了被窝里,看起来倒不像是在反省,而是在耍赖。
弟弟看在眼里,感觉自己头痛无比。
慢慢来吧。
他掀开被子,将被子里自己的猎物,不,哥哥,抱个满怀。
怀里的家伙看上去不敢动,也许该感谢他会错了意,这种愧怍的心情让他听话得像只绵羊。
「明天就得回去,今晚我就睡这了。」
「……我会努力好好活着的,以后别这样了。」
「我会争取每个月回来一次。」
「别这样,会惹父亲生气的。」
「你觉得我会在意么。」
「还是在意一下比较好,我担心你又把继承人的位子还给我。」
「……」
「……开个玩笑,唔,睡吧。」
「……现在是上午。」
「……」

= = = =

似曾相识的场景。
两个面无表情的人四目相对,空气中只剩下轻轻的咀嚼声,气氛有些吃紧,如果现在能有人来送牛奶是再好不过了,可惜这顿早餐都快接近尾声,尴尬久了也不在乎多那么几分钟。
「……」
「……」
喵——
幻听了,就算养只猫也好啊,这种理所当然的相顾无言怎么看也不适合他们——不,也许挺适合。
「……我说,咳。」
喵——
魅人的猫瞳抬起,直直注视过来。
不行,不得了,快成精了。
「你、弟弟……」
猫儿轻点着娇俏的睫羽,迎着晨光的发丝温软轻盈地摆动,薄唇微启,声音也是那么软糯挠人。
「一大早就走了,黛前辈还在睡所以没有叫醒你……前辈?」
粉嫩娇小的猫爪儿伸出,抚过洁白的羽翼带走一幕轻盈,又揪着他的心神蹭过来,似乎是……递过来一张纸巾。
「前辈,你流鼻血了。」
啪!泡沫破碎的声音。
黛一脸镇定地接过纸巾堵住了鼻子,伸手制止了赤司要给他拿冰冷敷的举动。
「营养过剩而已,不用在意。」
「说起来,你们兄弟……关系还真好啊。」
人一旦见血胆子就会变大,黛千寻目前正处于任何事情都已经看开对人生无所畏惧的状态,特别是他认为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真相。
「你们是认真的、吗,小少爷?」
猫耳朵颤了几下,耳尖歪向一边显出主人的疑惑……
啊算了,黛想着,下午还是抽空去看个眼科吧。
「认真的…什么?」
嘭——啪——
眼睛没有高光的前辈心中燃起了璀璨瞎眼的烟火,虽然是大白天,不,正因为是大白天,刚好符合他闷骚的性格。
「没什么,不用在意。」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况且这位小少爷还是猫舌头。
黛摸了摸不知道服管了没的鼻子,装作很随意地开口。
「我们养只宠物吧,比如猫……什么的。」


- TBC

  43 2
评论(2)
热度(43)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