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双赤]「征」(03)

最近被挖坟军刷出了责任感(x)更一发压压惊
这是双赤来着,虽然这章黛哥哥大活跃(啪!

- 03

一闲暇的午日,吃饱喝足的赤发赤眉赤瞳(姑且算是)青年抱着一只浅黄色小猫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打盹,小猫蹭着他的手心痒痒的又暖烘烘,他腾出另一只手轻轻抚顺着猫毛,触到温软包裹下脆弱的骨骼脉络,在之间滑动的脊梁骨,似乎经受不住更多的力量。心中的某处也变得柔软飘忽,生出洁白的羽翼轻轻垂动,尘絮追随带着醉意的舞步承受不住更甚一毫的微风。不自觉地,他将呼吸放轻了力道。
这只猫是他和黛收养的,也是戏剧性的那天黛似玩笑这么一说,开门就发现了这只被主人抛弃的猫儿,虽然那之后黛一直碎碎念这着「不祥不祥」,小猫还是顺利住了下来。几乎都是他在照看,刚开始的课程并没有太辛苦,打工也是量力而行,有那么几天他还有时间睡午觉——是这只猫带来的习惯。也许是因为童年过于早熟以至于看过的童话并没有很多,他还能清楚记得那些为数不多的篇章中,一位老婆婆抱着猫儿,坐在轮椅上给孩子们讲故事的片段。
他对长者有着与生俱来的亲切感,或者说,依赖感,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他曾经很羡慕那只猫,根本无从谈起的羡慕。
——所以征才总是那么抗拒做我的弟弟吧。
——?!
他猛地回过神,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比没睡醒更糟糕的焦虑感,刚才似乎在潜意识中抓住了什么,但恢复清醒之后这种感觉又慢慢退去了。他不喜欢、可以说是讨厌这种失忆般的落空,希望能够抓住自己每一个梦境,噩梦也好。
所以,刚才他想到了征吗?
征,弟弟,他的弟弟。
弟弟吗。
失神的频率太高了,下手也失了力道,怀中的猫儿有些委屈地嘤叫出声,想要拉回主人的注意力,虽然这里只有它一只猫,并没有和它争宠的存在——那个灰毛并没有威胁——但它还是觉得委屈。
委屈这种感情,并不会因为太幸福而减少,反而会因被宠坏而增加。
赤司与猫儿对视,猫儿轻叫了一声,腻人的尾巴柔柔地晃了晃,缠上了他放在猫脊上的手背,他翻过手掌轻柔地抚捏着猫尾巴,不给猫儿反抗的机会,下一刻就变了姿势双手将其抱起,吻落在猫儿的头顶。
亲吻,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啊。
猫儿被主人第一次温柔的吻吓得脑袋当机,化身成软骨动物荡在主人身上,似乎一时半会儿撕不下来了。
但它依然清楚地听到了主人的低吟。
「我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给他了。」
「既然他那么喜欢,就……」
「……呵,会不会给宠坏了呢,嗯?就像你一样…」

……
『喵喵——』
「嗯?饿了吗?」
『喵——喵——』
「不可以,现在还不能吃食物,你会越来越胖的。」
『喵喵!喵——!』
「…………」似乎脸色晴转多云了,啊快阴了,「……喵!」
——啪嗒!
钥匙掉落地板的声音。
猫和人一起回头,看到了一脸淡定地捡钥匙的黛千寻。捡起钥匙后淡定地挺直了腰板,淡定地朝家猫们走来。最后淡定地揉了揉红毛脑袋,清冷的声音淡定地开口。
「乖,小少爷饿了吗,给你做饭喔,今天刚好买了新的猫盆,红色草莓印子的,你……唔唔!」
眼前的碎光突然随着激烈的震动而不安起来,夹杂进被惊扰的猫咪模糊的叫声,黛迅速甩掉了自己刚捡起的钥匙,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接住了赤司扑上来的身体,以及他的吻。
毫无章法地入侵,却带给他被藤蔓勒住脖子的窒息感,这藤蔓带了温度,心跳,以及醉人的换气声。
二话不说的霸道作风,却带着洗发水还是沐浴露的香气。
再下去就危险了。
他抱着怀中温热的身躯用力向后仰,借着身高的优势,成功让怀中扰乱他心神的小家伙双脚离了地。小家伙看形势不对连忙仓促结束了这个吻,胳膊更加用力地勒住黛的脖子,甚至发出了气息不稳的轻呼。
「……知道错了吗?」
黛尽量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起码撑得住严肃,虽然他没学长的威严这种技能。
脖子有点痒。
小少爷最怕理亏,而且这次的心血来潮根本无法解释,这是黛的初吻吧。最终只能捣鼓着脑袋,点头点头。
「真是小少爷啊,」头有些疼,放这家伙在身边太危险了,「你不知道这种事只能和喜欢的人做吗?」这种少女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神展开剧本一开始有问过他的意见吗,中途换cp真的不会被观众挂墙头吗?啊啊,果然头好痛,嘴也是。
然而怀里的孩子抱着他的脖子将头往外仰,难得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
「……黛前辈,让我下来。」
看看这可恶的语气,哪里有在反省的样子!
黛小心地把他放下来,等到对方站稳后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手……
……才微微松了松怀抱,双手抓着人的胳膊一副要求给个名分的姿态。
「……抱歉。」然而等来了一句负心汉的始乱终弃。
黛把心中萌生的怨妇掐死了。
面前的赤司,其实表情一直很节约,甚至很多时候他的可爱都是黛自己脑补过度的产物,说得玄乎一点,黛觉得自己有能力将这位小少爷所有的面部表情放大,细微的皱眉、欲言又止的嘴角或者是仅仅一瞬间扩张了0.1秒的双瞳,观察这个小少爷是种享受,而黛甚至希望小少爷永远这副样子就好,因为外人看不懂。
然而这张近似扑克的表皮在自己弟弟面前却成了透明物,黛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为这件事愤怒的人。
更让他生气的是,弟弟并未受到同样的影响。
「理由呢?」
「……唔。」
「这种事情不会让你卖萌糊弄过去,有点觉悟啊你。」
「……我,不讨厌这种感觉。」
不得了,赤司竟然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今天果然诸事不宜。
黛看着眼前这个并不是平常状态的小少爷有些不知道接什么好。
「……呃,其实……」
「我不讨厌,被征做那样的事。」
虽然听上去是不紧不慢的陈述句,但就是有一种费了很大劲才说出口的感觉,黛现在能做的只是把心里滋生的怨妇二号继续掐死。
「……被做了,那样的事?」
我不明白,你说仔细一点,把细节都讲清楚了,对,放心你的一字一句我都会记录清楚的保证不会有遗漏所以可恶到底是哪样的事情痛不痛?
「……接吻、抱着睡觉之类的。」
「这样啊。」
喝茶,安定。
「所以,也许我可以接受征的感情?」
喷茶——
黛一脸难以置信地放开了两人的距离,他想好好看清楚这位出其不意先生的脸,然而逆光下只有那双似猫似妖的瞳孔格外晶亮透明。
「等?你——」
你原来都知道?
黛在下一秒将下意识的焦躁表现在了抓紧的肩膀上,然而赤司的眼神却更加坚定坦荡。
「对不起,前辈。」
黛觉得耳朵呲拉呲拉地疼。
「不、等等……你都知道?……话说你现在在为什么而道歉?」
「嗯?当然是,因为自私而夺走了黛前辈的初吻这件事,我会好好反省的。」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那么我们来谈谈刚才你说的另一件事。」
「……前辈。」
「没关系我原谅你了,所以我们来谈一谈……」
「抱歉,黛前辈。」
「喂这次又是为什么啊!算了你别说,我不想听,既然理亏就让我们来谈一下刚才你说的……」
「黛前辈,猫猫饿了。」
「别转移话题!」
「……」
「……」
为什么突然就沉默了啊!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那么,你从我这里,得到了什么?」
继续做只有嘴上不饶人身体却很诚实的保父学长?为什么黛千寻会是这种设定?
然而黛立马就注意到自己的问题太多了。糟糕的状态,再这样下去会很不妙啊,结束谈话比较好吧,无论赤司回答什么,接下去就敷衍着过去吧,一些事情起码现在不是问的时机。
「因为…我以为,我根本不会亲下去,和征,从来都不是我主动,所以…」
哈……这种说法,算什么啊。
「我算什么?二号?如果你只是因为顾虑不能接受自己弟弟的感情而随便找一……」
「不是!」罕有的拔高的音量,赤司想去抓对方的胳膊,却在中途顿住、而后收回了手。
「……抱歉,黛前辈,这件事我会自己处理好。」
所有的不成熟,都到此为止吧。
所有的……

「你们说完了吗?」
一个清冷的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

「征?!」

= = = =

后来黛千寻自我反省了很长时间,才得出一个像模像样的结论。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竟然未经他允许把家里的钥匙给了第三人,埋下了这样的隐患,就不怪墨菲定律这么飞扬跋扈横行霸道了吧。
也没后面那么多比轻小说更神展开的事情了。
然而最该反省的应该是,不要随便摆少女漫男主的pose。
……所以不都是赤司的错吗!可恶,学长的心就是铁做的不需要爱护吗!可恶,要搬走也不把行李带走让我睹物思人我是那么变态的人吗!可恶,这只猫真麻烦。
「……别叫了,不然你就离家出走吧,放心,我不会去找你的。」
打开门,一边用脚督促造成睹物思人的罪魁祸首快些离开,反正一开始也不是他想养的,快去找你那个没心没肺的主人去吧蠢猫。
走得越远越好,我要恢复正常的生活。

「——黛前辈?」

——这要求不算过分吧!啊?
明明现在是我的吐槽时间吧!小少爷突然登场是怎样?

看着站在门外有些愣住的赤司,黛脑袋有些打结。不过打发猫的脚迅速收了回来。
「……哟,好久不见。」
最后一次见面就是被自己的弟弟强行拉出门呢,啊,几天前来着。
「……我回来了,黛前辈。」回答得并没有什么精神,看起来很累的样子,但是该解释的依然一句不少。
「连夜飞回来的,和征暂时绝交了。我想睡一会儿。」
「……真拿你没办法啊。」
没问题吗?这孩子不会想不开吧?
黛觉得这么想的自己才比较好笑。不过听到「绝交」这种词从赤司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不错的经历啊。
胳膊被人用很轻的力道抓住了,黛转头看着刚要和自己擦身而过的赤司,对方低着头,不知是太累了还是在思考什么事。
「还有事,晚上再说吧。」

……啊啊。
黛突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真的有答案吗。

「……晚饭前起来啊,带你去吃汤豆腐。」然后,帮我搬轻小说。



- TBC

  37 6
评论(6)
热度(37)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