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 [221Q催化短篇] 洛山5号X赤司 (1~5)

√5号视角第一人称 没有设定名字

√短篇被虐产物

√纯属脑洞 即时饮品 请注意保质期

√小队长快来我怀里……。

 

 

 

1、

 

 

我曾经离真相很远,为了让自己安全,退再远都理所当然。走路尽量靠里,上下楼梯必须抓着扶手,尽量让自己没有表情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样的我,唯一做的一项高危运动,就是打篮球。

 

其实我并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进篮球部,为了表明自己还是有点男子气概的?特别是在强手如云的洛山高校,如果真的抱着篮球梦想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的话,那这些曾经天真烂漫的目光马上就会被凌辱得破碎不堪。我在篮球部捡了两年的球,上场次数屈指可数,并没有觉得委屈和怨恨。我应该不是很喜欢篮球吧,如果让我上场比赛我才会不知所措甚至临阵退缩。

 

——明明这样很好,我依然可以维持着我的处世哲学。于是上天真的听见了我满足的叹息,在我升上三年级生的第一学期,赐给了我一个红毛奶娃。

 

说奶娃其实也过分了,只是他长着一张童颜,本身不高的个子在篮球部众人的衬托下更是没法看,隔着衣服看身板也最多算是合格,而综合来看怎么看都是不合格。但这样一个第一眼看上去也是捡球后补的小鬼,却是教练钦点的篮球部部长。

 

说公不公平什么的,其实很矫情。在我第一次和他对视的时候,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他看着我,他并没有在看我。

 

于是,我本能地伸出手,却只是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然后提着我手腕的线断裂。我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他向正选队员走去,而我只是走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蹲下,捡起一个篮球,然后越发木然地走向篮筐。

 

转过头,看着他的侧脸。我第一次在完全暴露的情况下发呆,完全没有在意身旁的枪林弹雨。

 

 

 

 

 

2、

 

 

我,是影子。

 

在第一次接收到这个讯息的时候,我并没有太过吃惊。赤司走到我面前,矮了我半个头的他有些僵硬地微抬着头,眼神平淡得没有水色,只是嘴巴一张一合,那微凉又清澈的嗓音层层叠叠拍打着我的耳膜,我只是感觉……耳朵有些痒,然后蹲了下来,抬头看着他,咧嘴笑。

 

他并没说什么,放任我的逗弄,而我在随后的几天里一直震惊于自己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勇气。

 

我开始有专门的训练清单,在球队内部的存在感也在足以令我心惊肉跳的速度下增强着,不过,大概因为我是三年级生,又或许是迫于队长的淫威,我这个投篮都不会的废柴居然在篮球部站稳了脚跟。

 

我也因此光荣负伤复负伤。

 

其实在我第一次负伤的时候,我有慎重考虑过放弃的后果,然后为了坚持自己的哲学找了赤司,只是我还没开口,就被他凌厉的目光杀软了腿。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神,但每次都不会维持很久,下一秒,阴转多云,再过一秒,晴空万里。他的训练虽然严格,但也不乏人情味,明明只消一个眼神就能让人跪下认错,但从不滥用这项天赋。

 

所以,让他生气,这并不是我的目的。

 

不过,随后他又以那种似乎并无所谓的态度平静地注视着我,平静得像是要哭出来。

 

我伸出手,这次真实地揉了他的一头红发。心中一下子踏实了。

 

大言不惭地说,我从来没有对这个空降的小队长产生过恐惧心理,虽然有时候也会被突如其来的中二发言杀个措手不及,但最多也是无奈而已。

 

我大概从来没有平等地看待他。

 

他还是个孩子。

 

 

 

 

 

 

 

3、

 

 

我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秘密。

 

其实关于赤司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这件事,在学校早已不是秘密,所以我在看到停在赤司身前的劳斯莱斯的时候并不是很惊讶,只是他站在那里不走开却也不动,我渐渐走近,发现他正和一名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家伙说着什么。近到可以听到他们谈话的距离了,我却不知道是否应该打招呼,平时的我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快步走开反正他现在也没发现我,但我却停下了脚步,只是静静站在赤司身后。

 

我能感觉到那个一身黑藏在墨镜背后的眼睛正打量着我。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听完吩咐,向赤司鞠了个躬后开着轿车走了。

 

赤司似乎很不满家里开车来接他,我站在他身后感觉空气有点沉重。

 

然后他转过身,微微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眼中是探究的神情,但是……哪里有些不一样。

 

“……什么事?”他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角度的问题,似乎还轻微歪了歪脑袋,一派天真的模样。

 

……怎么办?其实我只是纯粹好奇……大概。

 

“呃,你家不在京都啊,看到有人来接你还挺惊讶的,”我冷汗直冒地编着借口,为了减轻压力,作死的右手抚上对方软软的头毛,胡乱揉着,“怎么啦,老爸太想儿子所以不惜违章飙车也要来见一面啊?真是让人羡慕啊。”

 

啪——

 

他猛地打掉我的手,同时退后了一步距离。我有些吃痛地收回,心想糟糕真是太得意忘形了这家伙可是超在意身高的啊——

 

他盯着我,眼中有愤怒、冰冷、残酷,但是鲜活得就像是……就像是……

 

啊对了,就像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

 

然后,我挂着微笑,看着他一如往常地迅速收拾自己的情绪,不过几秒,又变回到了平时的赤司征十郎。

 

我向他伸出手。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其实我很擅长料理!”

 

“……什么?”

 

“特别擅长汤豆腐哦。”

 

“……。”瞪我。

 

啊啊,真糟糕,真糟糕,真糟糕。

 

即使是这样,也还是好可爱。

 

我大胆地上前,抓过他的手,拖着他向前走。他似乎有些惊讶于我的行动,大概没想到平时这么明哲保身的人也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吧,一时没有挣脱我的手。

 

终于我听到他有些气息不稳地命令我放手,我当然会乖乖听话了,收回手,他一下有些重心不稳向前倾倒,我扶住他的肩膀,让他顺势靠过来。

 

“对于你挖掘了我的才能这件事,我怎么可能当成理所当然呢?”我看着他绝美的散乱着破绽的双眸说道,“所以,你就让我好好谢谢你吧。”

 

然后,我看到他覆灭的希冀挣扎着挣扎着,最终在眨眼的瞬间消散殆尽,他平静地看着我,双唇微启。

 

“我明白了。”

 

好像已经在哭了。

 

 

 

 

 

 

 

 

4、

 

 

赤司默默吃着晚餐,期间连头也没抬一下,很有教养很乖。

 

虽然听说他喜欢吃汤豆腐,但我也没看出他吃汤豆腐时有不同于对别的食物的热情。当然,我也没法想象他忽然闪着眼睛、看不见的尾巴兴奋摇动的情形,而且,他给我的感觉更像猫,是猫的话,这样的反应其实很正常。

 

特别是作为一只高智商的猫,如果那么容易让人看透的话,那一定是恶意卖萌的老套情节,虽然,永远有人就吃这一套。

 

大概我就是。

 

“不好吃?”默默散发哀怨气场。

 

他的动作停顿,抬头看着我,眨了眨眼,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手艺非常棒。”维持着那个礼节性的微笑,他复又低下头去。

 

“……征十郎。”

 

……!!

 

……为什么要忽然叫名字呢?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想说的吧。

 

明明全身都有战栗的感觉,明明继续下去不行。

 

那个人的绝望,会波及你,伤害你,撕裂你,甚至毁灭你。

 

只要让自己安全,即使不接近真相,不、完全看不到真相也没关系。那不是自己的处世哲学吗?

 

坚持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小自己两岁、还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家伙……

 

你看,他现在也在不解地看着你,他的目光中只有绝望,能怎么办呢,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结局,不是注定了的吗。

 

……啊,不是已经注定了吗。

 

 

 

 

 

 

5、

 

 

我养成了一个习惯。

 

每次都会竭尽所能早些完成训练目标,然后跑到赤司面前讨要奖励。

 

说是奖励,也只是我从身后抱住他蹭上几分钟,这样微不足道的程度而已。

 

赤司一开始还会有些反抗动作,但毕竟没有把我完全推开,看上去很无奈地默许了我突如其来的神经质。我也就乐得跟个背后灵一样随着他飘来飘去。

 

他的身体虽然不能跟抱枕相比,但抱上去意外的舒服,低于常人的体温也让我乐得紧贴着给自己降温,而近距离听他的呼吸声能意外地听出情绪波动,每当他气息有些急促了我就给他揉头顺毛,干得意外顺手。我也察觉到他对我的纵容,但对我的态度又似乎比平时还冷了不少。

 

不过只要他不推开我,我就完全没问题!一边惊叹于自己的脸皮原来可以这么厚,一边受到鼓舞一般维持着这层关系。我想我大概已经没救了,所以果断放弃了治疗,没脸没皮似乎意外地适合我——但是奇怪的是,对象仅限于赤司征十郎。

 

“队长,今天的份也完成了哦快过来啦累瘫了让我抱着凉快会儿!”人前。

 

“征十郎太偏心啦实渕叶山今天训练偷懒你都没训他们我只是少跑了几步就要惩罚害我今天都没时间抱你啦!”人后。

 

事实就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满足于几分钟的充电,不到不得不走誓不抱休。

 

闻言对方只是斜眼有些僵硬地瞪我,我知道那不是真的生气,于是也大无畏地瞪了回去。

 

“……我今天不舒服。”没想到他会回答我那个蠢得可以的问题,而且完全不是敷衍的口吻。

 

“诶?不舒服?哪里?严不严重?那今天你就不要加练了快我陪你去医院——”

 

他伸出一只手阻挡了将要靠近的我,望向我的眼眸坚定而抗拒。

 

“不用,只是普通的感冒,还不严重,别管它也会自然好。”

 

然后他转过身,捡起一个篮球,往内场走去。

 

有依旧清晰却带着沙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

 

“你先回去吧。”

 

……啊,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明明比谁都注重这方面的保健,现在部员们有个小病小灾都会直接咨询这个队长了。

 

现在却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为什么我没有听出他声音和往常不一样呢?

 

啊对了,对了,他今天都尽量避免说话,都是找经理代为传达。

 

那为什么我没有发现他今天脸上异常的潮红呢?

 

没错啊,他今天练得格外拼命,平时都是人走光了才开始加练,今天却已经把加练的内容都提前完成了,所以这么辛苦,脸颊会红润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忽视掉了。

 

 

“征十郎。”

 

他转过身,望向我的眼眸依旧镇定冷漠。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有什么东西在他眼中转瞬即逝,让人即使抓住了也探不出个究竟,因为不懂,所以也不用为难自己一定要懂。

 

他的异色瞳孔,他的赤色眼眸。

 

猛地,我没有多加思考,朝他飞奔过去。

 

“征十郎!!!”




TBC

  58 3
评论(3)
热度(58)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