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 [221Q催化短篇] 洛山5号X赤司 (11~13)完

11、

 

 

仔细想想,我并没有为赤司做过什么,反倒是他,管的越来越多了,开始还只是训练的时候严格监督我不能偷懒动作要标准教我怎样把可能的危险降到最低——这我本身也非常注意,没想到他竟然比我更加精通;之后渐渐把魔爪伸向了我平时的菜谱,每天的便当都必须有蔬菜,油炸食品杜绝;再后来连我的穿着也开始注意了,刚冷下来的那几天我还没有换季的意识,他只是一言不发拉着我进了店里,买了一条和他的发色一样赤红色围巾给我围上。

 

我只感觉这条围巾勒得很紧,紧得快要窒息了。内心满满的幸福和心疼,感觉快要没办法自制了,溢出来,一点点,溢出来,满满的,要把两个人都淹没,就算他挣扎也没用,我会拉他下水的。

 

IH结束之后他的心情似乎非常好,是因为见到了前队友吗?不过我也没有太大兴致去问,反正肯定得到“大家都在成长”这样无趣的回答。虽然这也是他的真实想法,但是听着还是很不爽。

 

他对队友还真是上心,就算已经是过去时了也还是挂心着他们的成长,虽然我现在也似乎受到了相同或者更甚的待遇,但还是会觉得不爽。

 

明明那群家伙对你——

 

……啧。

 

“征十郎,你有时候还真是固执的可以耶。”训练完一身的汗,不过我貌似慢慢适应了这张简直非人的训练清单。不管不顾地挂到他身上大口喘气。

 

“你指什么?”他的目光依然扫着全场,简直像一个棋士在看尽在掌握的棋局。

 

“比如,明明很在意那些人,却说不是朋友呢。”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侧过头看他的侧脸。

 

他用余光瞄着我,然后好似将部分身体的重量交给了我,微微向后靠,我立马站正了把他接住。

 

“是朋友哦,和真太郎他们。”他这样说着。

 

这是我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奇迹的名字。

 

原来不是棋子吗?预计失误?

 

“那么,征十郎认为朋友是什么?”

 

“相互之间利益相关性为正向的多个个体。”

 

“……啊,也没错呢,”果然书读太多了也不好,“那么,那帮奇迹现在和你的利益不同了吧,还是朋友吗?”

 

他微微低下头,似乎在思考。

 

真可爱,这种事情也要思考啊。

 

当然不是朋友了啊,可以是老同学,旧队友,现在多了一个球场上的对手,谁说认识就是朋友了?

 

“虽然理论上并没有说服力,但是,是朋友啊,”他侧过脸,微抬头看着我,笑得好像在发光,“就像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就是我的恋人啊。”

 

居然一脸无辜地说出这么犯规的话,我想我的面部表情肯定很精彩,那几秒的大脑空白简直让我有些呼吸困难。

 

太好了。

 

征十郎渐渐学会将感情注入理性中思考问题了,真是太好了。

 

虽然……

 

“但是,你说的也没错,现在我们是对手,所以如果要比赛,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那可爱的理性和固执也依然保留着。

 

 

 

 

 

 

 

12、

 

 

有些关系是不可调和的,例如征十郎和他的父亲。也不能说有多糟糕,至少作为当事人的两人都没有觉得这种相处模式有哪里不好。好似一个电脑笨蛋买了一台配置很高的电脑却只是用来上网玩自带小游戏,虽然实际上完全就是浪费,但他自己觉得没什么不好。正因为接受了,所以没有动机去改变。而他的家庭又太过特殊,或许这样反而是最佳的选择。不管是谁妄想在中途改变,最后受到伤害的也只可能是征十郎——虽然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只要无关胜利,他都可以从容应对。

 

只要无关胜利,他还是我的征十郎。

 

WC比赛中途征十郎去见了队友,回来就把刘海剪短了,技术真不怎么样,跟小狗啃过似的,实渕鬼叫着要帮他修剪刘海,开始他还有些抗拒,不过最后还是在姐姐大人眼泪汪汪的攻势下无奈妥协了。

 

要是以往我早去和实渕抢活干了,不过今天的征十郎有些不太一样。

 

……剪短了刘海感觉更小了……不对不是这方面!

 

是……眼神?平时还会克制一些,可是今天却把凛冽的寒意毫无保留地弥散。

 

是因为——

 

唔,这可麻烦了。

 

那帮小子就会找麻烦,一个个都不能自己消化问题,现在够大了吧总断奶了吧,征十郎到底还是管到什么时候啊可恶为什么我中学不在帝光啊!

 

我有些恶狠狠地想着,然后走过去搭上征十郎的肩膀。他因为还在修刘海所以闭着眼睛,不过好像知道靠近的是我,微微偏转了头,惹得实渕抱怨着叫着不要动。不知道为什么,气氛还挺温馨的?

 

但我就是隐隐有着不祥的感觉

 

好像征十郎忽然去了很遥远的地方,他明明就在我旁边,但却有些陌生。

 

……开玩笑的,还不至于到这种小言展开。大概比小言更加小言。

 

我以前总是很自作主张地认为自己看到了哭泣的征十郎,我从不认为自己会看错,我也相信只有我看得到,所以就是无法丢下他不管。直到现在,已经做好了把自己的一切都搭进去的准备的现在,我发现,我竟然看不到了。

 

我看不到他的眼泪了。

 

他站在那里,正如王者一般俯视众生,高傲的,自信的,不可一世的,同时又带着使其不至于专制的公正与温柔。

 

“……征十郎?”

 

原来你在连我都看不到的地方,这么辛苦地成长着。

 

我该开心吗?

 

我曾想过拥抱你,保护你,拯救你,让你获得至高的幸福。现在,我的计划明明还只进行到一半,你却放开了我的手,舒展开那曾被雨水浸润、又被阳光所救的羽翼。

 

我该开心啊。

 

但是,果然我啊,太不争气了,这样的不甘心,不甘心到想把你真的弄哭,甚至想着让你崩溃一下说不定更好——

 

但是,我已经看不到你的眼泪了,我该怎么办呢?

 

……你又该怎么办……

 

 

 

 

 

 

13、

 

 

我还没来得及彻底反省自己,比赛的剧情已经进行到终末了。

 

不过,这个结局,好像有点不对啊。

 

征十郎说过,我是影子,但却让我在最后一场才使用能力,好像把我当做杀手锏一样。

 

看着对面的蓝发少年,我有些好笑地想着:他也是被征十郎发掘的吧?那现在这个场面,难道就是带着现任打……

 

恩,前队友。

 

我并没有小看对方任何一个人,他们拥有无限的潜力,而且各个都是压力型选手,这场比赛绝不轻松。

 

但总体而言,果然还是洛山略胜一筹,实际上,在征十郎的领导下,我确实看不出洛山有哪里是短板。所以,这个比分,我无法理解。

 

也许就是实力不是决定胜负的唯一要素诸如此类的吧,对手并没有任何不值得的地方,但就是因为两方都值得,所以我更愿意那是洛山,是征十郎。

 

明明想过让征十郎输一场或许更好,到了这种时刻却还是想为他争取一个又一个的胜利。他明明比谁都努力,比谁都渴望被肯定,他这份心情,不可能输给任何人。

 

但是啊……

 

比赛结束。

 

我被定在原地,急切地看向他在的方向。

 

他的眼震惊地大睁着,手背擦着脸颊的汗珠,胸口因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支着膝盖的手因为用力而指甲泛白。

 

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为什么没有人上去抱他?

 

对了,我们输了啊,一定都难过得无暇他顾,输了啊,洛山输了,征十郎掌管的第一年,我的最后一年,洛山输了。

 

但是,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这时候,他的身边——

 

他忽然转移了视线,有些急切地、甚至仓皇地转过脸来,他在找什么?为什么带着焦急?不——不对,他怎么可能会害怕——

 

一瞬间海水没过了我的头顶,微咸的、潮湿的,扑面而来,好像人的眼泪一样。他看着我,眼睛渐渐恢复了正常,又渐渐暗下来——

 

——不行!!!

 

耳边听到什么断裂的声音,我终于从自我的禁锢中解脱出来,腿部传来阵阵的酸疼,但那已经无所谓了,我迅速朝他的方向奔过去。

 

他需要我,就是现在,此刻,再等一秒都不行!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我发狠地抱着他,嘴边一直重复着对不起、没能帮你赢得胜利、没能救你、没能理解你、没能平等地看待你……

 

他在我的怀里从不真实的颤抖,到逐渐安静,到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给我。

 

我听到了这样一个句子。

 

“我好像,被背叛了啊。”

 

队友们终于回过神,陆陆续续向这边靠拢,我看着他们过来,越走越近,眼中是浓浓的不甘心,还有担心。

 

征十郎将脸埋在了我的脖颈里,所以什么也没看见。

 

然后,我内心那些错综复杂的线条,都渐渐明晰了。

 

我凑近他的耳朵,尽可能暖着声音。

 

“征十郎,”我不太会安慰人,而且你也不需要我的安慰,“你听好哦,我啊,对篮球并没有太多的执著,但是现在,却有一个人让我想要更多的接触和了解篮球。”

 

他安静得好像睡着了一样,队员们已经把我们围成了一个圈,似乎脸上都有着隐隐的担心,我安抚地朝他们微笑,复又低下头去:“你的努力大家都有看到哦,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谢谢你,队长。”

 

骤然间他抓住了我的衣服,头更加死死地窝进了我的脖颈间。

 

感受到脖子阵阵潮湿的温热,我最后的不安也消除了。

 

那一边叶山似乎终于受不了一般扑了上来,受他的带动全队人都以我们为中心紧紧相拥在一起。

 

你看,你成功了。

 

你是我的征十郎,更是大家的队长。

 

就算被胜利背叛,爱你的人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就像你刚才将我视作救命稻草的举动一样,你也是我的救赎,是我的光啊。影子只存在于有光的地方,所以,我注定只能在你身旁,从不存在背叛。

 

所以,我的小队长,赤司征十郎,征十郎。

 

谢谢你。

 

 

 

END


  52 4
评论(4)
热度(52)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