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一)

||ALL赤ALL 因为没有H所以攻受大概不重要……(抬头望望赤受标签

||这边就专门放小队长文吧orz说好长篇的话就放JJ的但是那边的云纲坑……我要营造我没有假期的假象(不

||给我的青赤坑点根蜡烛写了1K字被221Q刺激了去写洛山5号X赤司好不容易那坑填了因为PSP到位就去撸了弹丸结果吃了两天的十苗狛苗还不满足(ry 终于安定了刚开始继续写因为新的一话忽然累感不爱就去把神知落下的补完了于是……神知的脑洞汹涌澎湃(ry 不过说实话原作里我是无CP党大概因为我是赤司角色厨的原因所以写单一CP动力都不是很足有种青赤要被坑了的感觉= =

||神大人保佑我这篇汤豆腐不能坑啊><




一、

 

赤司征十郎在自己没有开花之前一直坚信:这个世界是科学的,也是不科学的,但归根结底是科学的。这是他自打会写字会看书开始就一直坚持的信条,虽然在一些必要的时候破坏一下也无妨,但他还是很注重外在形象地没有做出违背社会发展道德沦丧的事情出来——比如中二地说着「违背我的人就算是(哔——)也得死」或者「赢得一切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这种非常不合理极其不科学的论调,但自从一次被紫原那个熊孩子逼出体内隐遁的第二人格(自认为)之后,在发现自己拥有天帝之眼这个逆天的能力之后,他已经觉得这个世界变得怎样都不奇怪了,并且内心还隐隐期待着。

不管科学还是不科学,只要赢就行了,需要计较这么多吗?

在这方面赤司征十郎想得其实比人们认为的简单,享受操纵的过程,赢得需要的结果。对于赢得胜利之后的事情,他并没有想太多,多数时候,他会敏锐地发现比赛过程中的不足和短板,并且制定相应的对策。棋子有了毛边,扎到了指腹,或者自身状况不佳影响了过程,太多事情需要反省,于是又马不停蹄开始准备下一场战斗。

自从知道自己身体里住了另一个家伙之后,开始会有些不适应,但应该说不愧是赤司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吗,很快找到了「精神交流」的方法,两股意识赤裸相对,不需要隐瞒什么,反而感到轻松。虽然另一个人格较之于他强硬和冷酷了不少,但两人的利益总归还是一致,所以至今还是相安无事,似乎对方也没有要争夺这具身体的意思——除非面对威胁到胜负的紧急时刻。

 

其实自那次开花之后,他曾被压抑在体内很长一段时间,看着另一个意识指挥着身体,把胜利放在史无前例的重要位置,拒绝了团队合作的可能性,最后最直观的影响就是逼得黑子哲也退部。无奈的同时也知道只能这么做,如果是他的话,也许做不到这一步,但也差不了多少吧……起码一直赢下去了,至于其他的……只能把赌注押在他们的高中了。

在他自己也有些看戏看得无聊的时候,另一个意志忽然有了动摇。

那是他都能感觉到的动摇,虽然是两个意志,但本质上也许是相通的吧,所以他感受到了另一个意志的迷茫和思考,但他窥视不了全部。就在他还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另一个意志和他「交流」了。

 

「需要交换一下吗?」

他可以感受到对方温和的波动,如果把他目前的状态比作一颗灵体球的话,对方就像身边流动的空气,包裹着他,感觉暖烘烘的。

——这是代表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

意识到这个可能性之后他有点舒服不起来了。

「当然了,这身体本来就是我的。」下意识的口吻有些赌气的意味,虽然只是意识交流,但他相信对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不耐。

本以为对方会动怒,毕竟那个意识太强大了,似乎连身高都很计较——虽然他自己也有些在意,但绝对不会像对方那样做出出格的事情。

虽然说……有实力的话做什么都不会奇怪。

唔,又在潜意识里帮「自己」辩解了。

他感受到对方有些波动,但说不上是因为什么,反正不是愤怒。有什么气息萦绕在他周围,不是幻觉,越来越近,意识越来越沉重——他感觉自己被抛向了汪洋大海,周围是被晒得温度刚好的海水,因为不用呼吸,他只是有些发愣地让自己淹没在一片流动的蓝中。

「可以,身体的使用权交还给你。」

意外的好说话?

「没有条件?」

「有。」

果然吧。

「……是什么?」

「开放你的意识,碰到麻烦别逞强,只要你意识一放松我就可以帮助你赢得胜利。」

「……不能像第一次那样用抢的?」

「每次都强制很费精力,而且造成的副作用还有待观察,所以暂时禁止使用。」

「反正规则都是你定的……我明白了,你就是我,谁赢得胜利都是一样的。」

「……恩。」

 

这一声后对方没了别的表示,然后他只感觉到一阵飘然,等到意识恢复,映入眼帘的是月光下的天花板。

……刚才最后一句话他其实是想试探对方,既然对方的意思是他们彼此之间都无法窥视对方的想法,但能知道对方的存在,那么最后一句话就是他自己都无法认同的。

骄傲的赤司征十郎只有一个,就算是同一身体的两个意识,也是无法认同对方帮自己赢得胜利这种说法。

但是那个「僕」的意识却认同了这样的观点,并且把它当做条件抛出。

看来那个家伙对胜利更加不择手段?还是,应该更亲切一点思考……

但是现在自己还是很危险,另一个意识霸占身体的时候自己完全束手无策,而对方却似乎可以强制回收使用权,怎么看自己都依然是被威胁的不利地位。

但不管怎么说,姑且还是回来了。

叹了口气,抬眼看向窗外,却发现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月亮,周边的光晕有些暗沉诡谲,他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收回视线决定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

 

 

失控的剧情无论如何都让人喜欢不起来啊,赤司征十郎有些无奈地看着镜子里的异色瞳,这是后遗症么?还真希望不是什么有害的病症呢——不过他现在这情况来看,一般人都觉得该去医院了吧?只是虹膜和瞳孔变色这种程度的话……已经无所谓了。

于是他快速洗漱完,早饭理所当然只有一个人,父亲经常是出差一个星期以上不回家——不过「家」其实很多,只不过这边多了一个儿子而已。不是错觉,管家比以前恭敬了很多……上学也不会强迫坐车了,只是管家在看到今天的少爷气场微妙的变化之后嘱咐了好几句才放他出门。

……那家伙做得不错。

心情莫名好了起来,直到赤司征十郎看到了面前的一抹本不该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虹村修造。

……他不是去京都念高中了么?现在又不是节假日,怎么会出现在帝光?

越走近越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是冲着他来的,这让赤司征十郎的疑惑不断膨胀,直到虹村修造站在他面前,再上前一步身体就会贴上,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被对方堵了路。

「……虹村前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赤司征十郎还是后退了半步,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穿着私服的虹村修造。

……这也是后遗症么?看到比自己高的人心情居然会这么糟。

抛开对另一个自己改造后的身体的不满,赤司征十郎把注意力再次集中到眼前篮球队的前队长身上,却发现对方支支吾吾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时而挠头时而食指挠着脸颊,眼神飘忽不定但就是不看他,可偏偏就是堵着他的路不让他走。

这不是虹村前辈的作风呢,是碰到什么麻烦事了吧。

「……虹村前辈?」

对方好像下定了决心般握紧拳头,可能是强迫自己的原因,两眼有些僵硬地直勾勾盯着他看。

「不好意思啊……赤司,可能需要你……帮个忙。」

虹村修造说完这句话之后似有些懊恼地低下头,不过从他的动作和气息上来看,想必真的是很要紧的事。

「……午休时间,天台。」

「诶?……喔……喔!」

 

赤司征十郎忽然想起他昨天晚上看到的月亮,从未见过的混沌,带着令人窒息的紧迫感。只是他没有就此细想,但今天看到虹村修造之后,这一幕就不受控制地自动从脑内调出并且重复播放。

眼前的虹村修造比早上自然了很多,恶狠狠啃着面包的样子甚至有些毛躁,但是马上他就意识到一瞬不瞬盯着他瞧的后辈,巨大的压力又翻倍回到了他身上。

「咳咳……赤司啊……」不对不应该是这种语调!

「……虹村前辈,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唉。

虹村修造认命般转过身,正对着帝光篮球队的现任小队长,断断续续说明了来意。

 

「也就是说,虹村前辈的父亲虽然恢复了健康,但是因为去鬼门关走了一遭,所以灵魂受损,而丢失的灵魂碎片很可能遗失在帝光的篮球部,证据一是前辈的父亲在最危急的时刻心心念念着前辈于是灵魂出窍来到帝光篮球部结果回去就抢救回来了,证据二是前辈的父亲完全不记得前辈曾经是篮球队队长而其他的记忆完好,所以前辈怀疑丢失的灵魂很可能和帝光以及帝光的篮球部有关。」拧开保温杯,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嘛……差、差不多就是这样,话说回来,你真的完全接受了啊……这种说法……」

「……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吧。」唔,还有些烫。

「呃……恩。所以我来找你帮忙啦……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看见的超自然现象远不止这些,有几团东西自称是地狱来的鬼差,告诉我碎片的寻找方法,就是这个东西。」说着虹村修造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枚戒指……不过比戒指稍微大那么一点。

「据说戒指里封印了一块碎片,所以在别的碎片靠近的时候戒指就会发光发热。」

「喔,所以发现碎片之后怎么收集呢?」

接受好快!虹村修造甚至开始怀疑对方并没有认真看待这件事了,他可是着急得几天几夜没睡觉然后决定请假过来的,不过看对方的神情,又没有敷衍的意思。

「呃,据说碎片会寻找心灵有缝隙的人作为容器,所以大概找篮球部那些问题儿童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只要填补对方的心灵空虚然后把碎片逼出来就可以了吧。」

理解好快!不过虹村修造这次已经十分淡定了,对方脑子有多好他之前就已经领教过。

「不过,虹村前辈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吧。我明白了,暂时把戒指交给我吧,如果队内真的出现碎片的话,我会想办法取回的。」

「真是太感谢了,如果是赤司的话我就放心多了。」虹村修造笑着说道,这个靠谱的后辈有时候让他这个前辈都有些自愧不如,而且他知道赤司征十郎说到做到的性格,既然他已经同意帮忙了,那么……

等等啊,这种设定他真的已经接受了?

「……对了,赤司,碎片出来之后需要你把它吃下去。」

「……吃下去?」

「恩,因为你戴着戒指,戒指不能直接吸收碎片,但可以从佩戴者体内提取……对了,据说碎片味道挺好的。」我在说什么。

「……我明白了。」

赤司征十郎正式接过戒指,试着戴了一下……戒指太大了。

唔,挂脖子上吧。

这么想着他没有看到虹村修造抽搐的嘴角。

 

——虽然这么想很抱歉,赤司果然,很可怕啊。

当然,这句话已经胎死腹中。

 

 

「……怎么了?」

「……没事。」

「不是你让我答应的吗,接过戒指时候的波动又是怎么回事?」

「……接下去的行动我会协助你。」

「唔……不过话说回来,原来我们可以这样交流。」

「走路看前方,不要分心。」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TBC

  64 10
评论(10)
热度(64)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