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二)

二、

 

 

赤司征十郎把那枚戒指挂在了脖子上,紧贴着肌肤,方便在第一时间察觉。

虹村修造之后又告诉他了些「常识」,虽然这些常识在现实中完全帮不上忙,但确实在某个时空非常实用,据说。

比如有碎片植入的心灵缝隙其实是不可修复的,因为不属于自己的灵魂的侵入所以本体灵魂会处于防御状态,这种状态下就算你有治愈魔法也不能治愈伤口。但是即使是镜花水月,也足够骗过碎片了,只是在碎片出来之后,灵魂又会恢复到最初的状态。

「嘛,就是说,会失去记忆。」

「……就是说即使在有状态下问题已经被纠正,取出碎片后依然会故态复萌,并且完全忘了治疗的过程。」

「疑问句都已经被你一口笃定说出来了,差不多吧,大概就是刷足了好感度之后系统一个BUG又把好感度清零了。」

……喔。

之后的话不太记得了,大概是虹村修造一时兴起伸手揉了他的头毛之后,身体连同体内另一个意识都开始剧烈抵抗,这个情况俗称炸毛吧?还真是新奇的体验,难道另一个自己其实很幼稚?只不过还容不得他多想,下一刻他就下意识甩开了前辈的手并且退后了两步,一脸的戒备。

之后铃声响起,虹村的异世界课堂讲解只好告一段落。

因为本来就有对方的电话号码,所以好像没有别的事要交代了,不过赤司征十郎还是十分谦虚地表示还有不懂的地方会再请教。这些知识都是书上找不到的,他现在和这一大堆不思议理论连结的关键就是虹村修造。

 

其实赤司征十郎心中已经有几个候选人了,说到问题儿童的话,那两个是逃不掉的吧,虽然其中一个已经不在篮球部了。

「但是那两个也是最难搞定的。」

现在赤司征十郎已经习惯了另一个意识的偶尔插嘴,而且他说的也没错,虽说是问题儿童的可能性大,但其实碎片是不是集中在篮球部都还是个问题,所以首先还是要全面彻查一遍。

「那就先去训练吧,看看现在这个赤司征十郎还有没有所谓天帝的能力。」

这下另一个意识没有接话了,也感受不到它的波动,不过看上去它是想要合作的。

而结果也印证了这点,所有的能力都保留完好,而且运用起来非常自然。好像他把所有的技能点练满级之后,把号无条件转让了。

……这家伙,想做什么?

赤司征十郎感受到彻骨的危机,但是自己却没有能力去对抗——应该说是拥有了全部,所以才更加可怕。

不过,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

 

胸口开始有灼热感。

刚好一只手搭上了赤司征十郎的肩膀,应该说只是想轻轻拍一下,但却迟迟没有收回手。

自投罗网么?

——绿间真太郎。

绿间真太郎有些僵硬地扶了扶眼镜,镜片后的目光带着锋利,盯着眼前的赤发少年一语不发。

「绿间,什么事?」这么被盯着谁都会不痛快,况且胸口的灼热感已经有些发烫了,但是无论什么情绪,似乎都没办法发泄在眼前这个绿发少年身上,这点赤司征十郎很早就有了觉悟。

……『绿间』。

「青峰今天来训练了。」

「恩,那很好啊。」

「……你今天怎么了?」

赤司征十郎略带惊讶看向对方,对上绿间真太郎的目光。

「我有什么变化吗?」

「……不。」只是多看了一眼,绿间真太郎转身离去。

是自己想多了吧……

 

赤司征十郎看着对方离去的身影,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在想什么?」『僕』忽然发来疑问。

「填补的材料,是水还是水泥。」

「呵,你打算怎么办?对真太郎。」

「能知道他的心事自然是最好的,不过,即使在篮球部里和他关系最近,也只是因为职务之便,还真没到可以交心的程度。而且,我也不是会随便打听别人私事的人呢。」

赤司征十郎将视线从绿间转移到青峰身上,后者今天罕见地出现在训练场,虽然看他灌篮的样子只是在找地方发泄而已,不知道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正这么想着,对方忽然投来一个眼神,带着怒气杀气腾腾的。

还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赤司征十郎淡然收回视线,抱着个篮球走到场边。

「其实青峰这样的反而好对付。」

「……看来你很有信心。」

「所以,先从绿间开始吧……反正迟早都要拿回来的,碎片。」

 

 

第二天中午,绿间真太郎被拉到了休息室,进行一项他一点也不陌生的课余活动。

下将棋。

虽然不陌生,但也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和赤司征十郎对弈的两年多时间内,他居然一局都没有赢过,甚至连势均力敌的记录都没有过。

但是,升上三年级开始,两人闲暇时下棋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一方面可能是学业加重,但他更在意的是另一方面……赤司,好像变了一个人。

篮球上越来越具有绝对的能力,同时私下里,也越来越无法靠近。

原本在篮球队内,从性格到职务上,他都应该是最了解赤司征十郎的人,但是现在,他只拥有一个「最专注于观察赤司征十郎」而已,听起来简直像偷窥狂一样。但即使如此观察,他还是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对方。

无论如何都不懂。

无论是人格的转变,亦或是和他人的距离感。

再或者是,对方现在宁愿自己一个人下将棋,也不愿拉上他一起了。他几次路过休息室,都可以看到对方正自己和自己玩得起劲。

是觉得他实力不够所以放弃了么?

——啊啊,这么想的自己更奇怪,不是应该松了口气么,谁会喜欢一直输啊。

拉回思绪,绿间真太郎看着对面的对局者近乎柔和的面部轮廓,内心就像在烧着一锅油一样,还没到火候,但憋着难受。

「哼,开始吧。」

 

绿间真太郎今天不在状态。虽然他即使很在状态也赢不了,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瞬间败下阵来,看着对方将自己的玉将捏在手中把玩,他只觉得脑袋有些发胀。

因为赤司征十郎在笑,只是在笑,没有多少内容在里面,像是只是纯粹因为感兴趣所以笑。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笑容。

等了片刻,对方终于停止了自娱自乐,视线移回到他身上,然后似是有些伤脑筋般地歪了歪头。

……到底想怎样啊!

内心的酸疼和浮躁快要冲破束缚,绿间真太郎握紧了拳头,额头上竟然开始冒出冷汗。

谢天谢地,对方终于开口了。

「绿间最近有什么心烦的事吗?虽然我可能多嘴了,但是果然……有点在意啊。不知道有没有我能帮的上忙的地方——」

嘭——!

对方成功在他这锅油里倒了一瓢水。

啊啊,完全炸开来了,毫无顾忌地,丧失理智了。

「——赤司!!!」

心烦的事?!有点在意?!想要帮我?!

可笑、可笑至极——!

一把扯过赤司的衣领,抵住了对方的额头,盯着对方的眼睛不住颤抖。

看不到啊,还是什么也看不到啊……

看不到啊!

看不到,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还是不行啊,赤司,我看不到——

你帮不了我——

 

——我想看到,你眼中我的情感。

也许,只是单纯为自己抱不平。

 

 

说得文艺点,赤司征十郎此刻正坐在晚霞中伤春悲秋。

虽说自家庭院已经被佣人们修剪得一丝不苟,但偶尔还是有几片枯黄的叶子从别处飘来。已经是深秋时节了。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虽然我们理论上说都是赤司征十郎但是互相还是要一个称谓的吧,例如我是征你是十郎这样……」

「你很闲么?」

「……只是想转换一下心情。」

「呵,说来听听。」

「别装傻。」

「好吧,既然真太郎缺少的是那个的话,给他就好了。」

「所以我现在正在努力跨过自己这层心理障碍。」

「要我帮忙么?」

「……不用,谢谢。」

真是毫无意义的沟通。

虽然最开始挑起的是自己。

……

…………

『朋友』还有『羁绊』么……

——并不完全准确。

好吧。

『爱』是吧。

确实是最简单的,可以填补心灵空隙的东西。

 

——反正,碎片取出来之后,都会忘记的吧。



TBC

  42 2
评论(2)
热度(42)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