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三)

三、

 

 

赤司最近有些不大对。绿间真太郎凭借与生俱来的敏锐洞察力,第一时间捕捉到了对方的反常。不过现在这个状态,他要感觉不到才是青峰第二了。自从那次他在对方面前失态之后,他们沟通的频率就直线上升。

逐渐演变到中午一起吃饭的地步了——明明三天前他们还只是路过碰上打个招呼的程度而已。

虽然觉得是个阴谋,但是感觉并不坏。

——应该说,正是因为赤司征十郎会这样对待一个人太罕见了,所以自己的兴趣也有些被挑起了。

比如现在——

「以后我可以叫你真太郎么?认识三年了还叫的这么生疏确实不好,这是我的疏忽,你也可以叫我征十郎喔。」

然后笑得一派天真,简直灿烂得让人睁不开眼。

但是绿间真太郎内心却警铃大作。

——不是早就叫真太郎了吗?

「可以啊……征十郎。」

第一次叫出这个名字,绿间真太郎心中猛地一跳,如何形容——五味杂陈。这个人,还是看不懂啊。

 

一切尽在掌握。

赤司征十郎对自己的演技百分之百的有信心,同时他也信任自己对绿间的分析。

『绿间真太郎看似一张万年不变的冷峻神秘脸,但是从他相信占卜,做事细心这点来看,内心不仅不像表面那般僵硬,反而比一般人还要敏感。他的不满往往堆积在心中,一般不轻易让人发觉,但是也因为过于认真的性格,容易走死胡同。又因为他对我的过度观察……所以推断我在他心里的地位……应该是,足以影响他的一般判断这种程度。所以,第一步是打破他心中我们二人的节奏,乱了他的方寸。』

『……然后?』

『等等,第一次做这种事,我需要制定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案。之后的支线会很复杂,所以姑且先按着剧本来,到了分支点再重新制定对策。』

『我觉得你已经很上手了。』

『……』

 

「对了,真太郎,这是学生会这次换届的交接名单,因为要整理的人员资料有点多,放学后你来帮我吧。」

「可是训练——」一眼对上对方有些疑惑的神情,还冷不防眨了一下眼,于是绿间真太郎感觉阳光在他面前碎裂了。

「没办法,好吧。」

——这里其实是想说『真拿你没办法』的吧。

看着对方把资料拿了过去,赤司征十郎露出一个很感兴趣的笑容。

「不过,赤……征十郎。」扶眼镜,有些尴尬地开口,但说完之后只觉得更尴尬。

所以有些带着希冀看向对方。

居然就这样也希望对方能懂,绿间真太郎都不禁想嘲笑自己。

但是对方是赤司征十郎啊。

如果是赤司的话……

「呵,确实我听着也挺奇怪呢,如果觉得太长的话,直接叫我征也可以。」体内还有一个十郎。

「……」

「真太郎?」

「啊,抱歉,我明白了,就『征』吧。」

居然就这么走神了,而且……居然会心律不齐……!

真是危险的迹象。

「不过我还是继续叫真太郎吧,叫习惯了呢。」而且非常顺口,这也是那家伙的功劳。

「恩、恩……。」

又中了。

不是偶然。

自己什么都不说,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甚至还来不及看他,他就什么都懂了。

因为是赤司征十郎吗,只是因为……他是赤司吗?

其实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明明被描述得一团糟,赤司征十郎却可以从中理清思路,并且抓住重点。

他的能力绝对不容怀疑,各方面而言都是。

各、个、方、面。

——不甘心啊。

并不是实力上的不甘心,而是内心更加无法面对的一种感情。

「对了,刚才被我打断了,你要对我说什么?」

……

「你知道的吧。」

有赤司在,他的所有担心都像个笑话。

「唔,被真太郎这么期待还真是荣幸,那么好吧,是要说请假的事吧,其实我并没有说不去训练呢,训练完之后再去学生会也来得及,只是可能要留得晚一点。」

今天的第三次,绿间真太郎有些无法控制自己动摇的意志。

目光顺着自己的欲望攀爬到对方身上,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然后,对方一点点弯起嘴角,就着阳光。

那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微笑。

绿间真太郎有些躁动的内心也瞬间安静下来。

——很没出息的心满意足。

这个微笑,只属于他一个人。

 

 

「还真是不俗的演技,真太郎已经上钩了呢。」

「目前为止都进展顺利,看来自我感觉良好地赌了自己在真太郎心中的地位还真是赌对了。」

「呵……」

像这样的交流已经是常态了,迄今为止他们之间都保持着良好的默契,但偶尔也会有像现在这样的,对方传达了意味不明的情绪之后就切断了交流。要是以前,赤司征十郎也许会花一些时间在这上面,仔细琢磨对方的用意。可是现在光是对付绿间真太郎就用去了他过多的时间。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尝试这种事情,感情这种东西比篮球或将棋来得更加耐人寻味,因为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付出就有收获,甚至付出越多受伤越深,完全可以不按牌理出牌。就算是赤司征十郎,以前也从未涉足过这个领域。其实,他一直觉得感情是很种阻碍,很多时候会影响他的判断,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把自己的情感压抑在内心深处,他认为久而久之也就会遗忘这样东西了。

也许是因为这样才孕育了另一个自己也说不定。

所以,在感情领域作为初学者的他,自然要有初学者的样子。

说到底,绿间真太郎只是第一个而已,既然答应了虹村前辈要帮助他的父亲,以后更麻烦的对手还多得是。绿间对他的这种感情,已经是非常大的优势了。

 

下午放学后,赤司征十郎意外地发现自己的目标已经在练习投篮了,而且似乎不是刚开始的样子。就算是自己刚才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耽误了一下,对方的速度也太快了点。

绿间真太郎是尽人事听天命的性格,但现在看来,又有些别的发现了呢。

赤司征十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朝篮球场走去。

——哦呀?

青峰大辉意外地出现在练习场,浑身的肃杀之气,狠狠蹂躏着已经逐渐力不从心的篮筐,整个练习场都回绕着他的球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现在还没到规定的训练时间,所以人并没有很多,正是因为如此,三名主力队员散发的与平时不同的气场更加让队员们背脊发冷。

赤司征十郎提着链条拎出又开始灼热的戒指,放到掌心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无可奈何地摘下收进口袋。

「你来了。」

那边绿间真太郎虽然注意到了他这个动作,但并没有打算过多询问,依然专心于今天的训练。

「恩,真太郎,这几天青峰很有干劲呢。」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走近绿间真太郎的身影注意力却在另一个人身上。

确实很有趣呢,这么反常的青峰,那片碎片的力量很强吧。

既然是记忆的碎片的话,不知道被植入的家伙会不会也被植入了这部分记忆呢?

「……喂,征!快练习,我可不想等下来不及要走夜路。」语气中带着不耐烦,但是投出的三分依然平稳落入篮筐中。

「唔,被真太郎这么说还真是很新奇的体验。」作为队长第一次被队员催促训练——这么说的话,真太郎放松警惕了吧。

「……我、我只是——」啧,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

「我知道了,真太郎,我先去确认一件事,不过训练一定比你先完成喔,加上附加训练量。」说着就打算朝青峰大辉所在那个没有第二个人敢靠近的半场走去。

「等、征……」

绿间真太郎感到自己的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指尖随着主人的步伐撩过他的肩膀和手臂,对方转过头朝他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身体好像被定格了一样,神经麻痹的感觉从肩膀一路延续到指尖,他用手紧紧抓着篮球,但始终投不出去。

 

赤司征十郎只觉得口袋里的戒指快要融化了。

即使隔了两层布料,他依然感受到了那不寻常的温度。即使离绿间再近也到达不了这个温度,看来青峰的碎片很特别吗?

思及此,赤司征十郎放慢了脚步。不过青峰大辉却在此时注意到了他的脚步声,单手挂在篮筐上斜眼瞄那一抹赤红。

——哼,伪君子。

赤司征十郎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呢喃,不过按青峰大辉那性格,应该就是想让他听到。

王牌对王牌,来硬的不行。

不过按青峰那智商……可能简单粗暴效果反而更好。

「青峰。」

「啊——?干嘛?」切了一声,青峰松了抓着篮筐的手,可怜的篮筐猛烈回弹了几下才恢复了原有的形态。

「这周末有空么?」

「没有!」

「出来one on one」

「我说——」话说到一半的青峰一下子瞪大了眼。

「还是没空么?」赤司征十郎看着对方的反应像是满意一般勾起嘴角。

「……啧!」青峰大辉抓起落在脚边的一个篮球,好像打算彻底无视对方了。

「……呵,就在你平时玩耍的地方,到时候见。」

「喂玩耍是什么啊——!」

果然青峰大辉的智商是硬伤。

这样想着赤司掏出了口袋里的戒指,发着微弱的蓝光,然后他估算了一下现在自己离绿间和青峰的距离差。

……唔,这是怎么回事呢?



TBC

  45 1
评论(1)
热度(45)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