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四)



学生会这次换届十分彻底,一方面是因为这届三年级的骨干特别多,另一方面也是学校考虑到要给新生更多的机会、减轻三年级的压力所以改动了成员年级构成比例,这直接的影响就是有一大堆的资料需要整理,而间接影响到的则是赤司征十郎和绿间真太郎的共处时间。

原本速度很快的赤司今天却花了很长时间才整理好自己手中资料的一半,一旁已经整理了三分之二的绿间不免有些惊讶。对方自进入这间办公室之后就一语不发,只是闷头整理,但是效率却很低下。这种情况,发生在赤司征十郎身上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信:他在思考。而且他现在,应该很困扰?

意识到什么的绿间真太郎捏紧了眼前的人员名单。

名单上的证件照却逐渐模糊,晕开,然后……汇合成一张赤司征十郎的脸孔!这件事原本十分惊恐,但绿间真太郎只是越发用力地捏住纸张的边角,像是下一秒就要将它撕碎,但它又变得太过重要,重要得想要偷走,好好保存起来——

停下!

给我停下!

居然会有,这种不洁的思想——

……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脑海中又开始播放刚才在体育馆那一幕,他的微笑留给了自己,但依然坚定地转过头,朝着另一个人走去——

另一个人——

不是绿间真太郎。

是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

 

意识……开始不由自主了。

双眼不受控制地移动视线,那个身影,那个在他看来有些娇小、却绝不羸弱的身影。

定格,他却好像再也发不出声音。

对方也在看他。

带着迷茫的目光,有些纠结的神情,还附带了些看着很委屈的小动作。

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嘭——」的一声炸了个粉碎,绿间真太郎僵硬得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很久,久到绿间真太郎有些恍惚地感觉这样子一直下去也不错。

什么都不要变,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但是这份静默还是被对方打破了。

对方微微仰起头,脑袋轻轻晃动晕开了气氛,赤红的鬓发乖巧地侧滑到两边,嘴角划开一丝苦笑。

「抱歉,真太郎。」

这么说着,撑着椅背的手略一用力,站起身子,一路走到绿间真太郎跟前俯视他。

「征、征,怎么了?」紧张得有些口吃,太近了太近了,鼻、鼻子要碰到了啊!

赤司征十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双眼一瞬不瞬盯着他看,双手也攀上了他的肩膀,骨骼的挤压变为疼痛的信号传达大脑,却不得已败在更让人惶惑的另一种情感下。

赤司征十郎在向绿间真太郎求救。

脑中蹦出这个信息后绿间真太郎再也不能维持原有的冷静。他反压着赤司征十郎的肩膀分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借着力站起来,一下抓住了主导权。

……不过,也说明赤司征十郎是希望由他来主导吧。

「赤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改变了称谓,希望能让语调变得严肃些,但看着对方的神情却按耐不住加入了焦躁。

焦躁不耐的语气。

而对方依然只是看着他,带着一脸落寞的微笑却一语不发。

到底……要他怎么样啊!

「……是因为家里的事?」虽然这么发问,绿间真太郎心里是打着鼓的,只是凭着直觉问了出来,完全不奢望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但是赤红的脑袋却轻颤了一下,异色双瞳中闪过破碎的水光。

然后身体忽然脱力一般前倾,绿间真太郎连忙把按着肩膀的手松开,改为把他安全地固定在怀里。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距离。

怀里传来闷闷的声音。

「高中我会去京都。」

诶?

「和父亲谈了一下,因为京都那这两年刚好有项目,说是让我过去上学顺便锻炼能力。」

虽然只是在叙述一件既定的事实,除去声音有些发闷之外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怎么看也不像没事啊!

「你不想去吗?」

绿间真太郎仰起头,内心直叫着不妙,他想自己现在的脸肯定很红。啊啊,赤司这个混蛋,简直是个混蛋!就这么在他怀里入定了,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并没有那种想法呢,因为本身也很喜欢京都,所以对这样的决定也完全没有异议。」

「……你能不能把话一口气说完。」

「唔……但是这样的话,就代表平时都不能回来了。」

「啊,是啊,确实没什么事的话也没有回来的必要。」

「只能假期回来了。」

「对对——所以到底有什么——!」

「父亲平时很忙,很可能我的一整个假期他都不在。」

「……恩。」

「也许会变得只有过年在一起。」

「恩。」

「我并没有那种多余的情绪,这些都是事实。」

「恩。」

「……真太郎?」

「恩?」

「你在听啊。」

「啰唆,这么近不想听都不行啊。」

「确实呢。不过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

「……你还真是啊。」

「真是什么?」

绿间真太郎感觉怀里的脑袋蹭了几下,于是无可奈何只能陪着维持这个姿势,他万分庆幸现在已经足够晚,应该不会有人开门进来了。

「保密。」

「噗,真太郎也学坏了吗。」

「随你怎么想。」

这个笨蛋。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他们终于做完了手头的全部工作,赤司征十郎居然还是先完成的那个,这让绿间真太郎不得不感叹,对方果然是做什么都不会输的类型。

——不过,连这也要争,又觉得有些孩子气的……可爱?

绿间真太郎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不妙了。

走在前面的红发少年偏过头,于是他也跟着偏头,看到一家普通的便利店,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前面的家伙却偏离了原先的轨道,一个转弯走进了便利店。

「真太郎等我一下。」

这么说着消失在自动门内,留下绿间真太郎一脸莫名其妙。

不过没过多久赤红的发色又回到了视线内,而手里拿着……

美味棒?

绿间真太郎告诉自己要镇定。

眼看对方已经走近,他咳了咳嗓子之后万分平静地询问。

「你最近也喜欢吃这个了?」

没料到对方眨了眨眼,有些出乎意料地反问。

「真太郎不喜欢美味棒吗?」

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美味棒包装盒愣了一会儿,然后变成苦恼皱眉,一副很伤脑筋的模样。

「我以为你会喜欢呢,上次紫原帮我送试卷,作为答谢我就送了他全口味的美味棒,结果他开心了好几天呢,那几天都有好好来训练……」说着说着本来递过来的手就要缩回去,配着认真的神情,让绿间真太郎内心瞬间充满罪恶感。

一双大手着急着过去抢对方手里的美味棒,但因为太心急了结果抓住了对方的手,感觉对方明显颤了一下于是绿间真太郎的运动神经罕见地迟钝了好几秒,回过神来才猛地放开抓着的手,接过美味棒。

于是下一秒便接收到对方不解的神情。

认命叹气,今天的赤司征十郎果然很不在状态啊,还是说,这才是他放下戒备的状态?

虽然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绿间真太郎还是耐心解释了下。

「并不是讨厌美味棒,只是没想到你会送我这个。你这家伙今天也确实给我添了不少麻烦,那么这份谢礼我就收下了。」

顿了一下,带着些许私心和一些莫名的情绪继续开口。

「而且,紫原那家伙本来就爱吃才会这么高兴的啊。只是因为那家伙经常在吃你才注意到的吧?」

对方似乎有些惊讶他的提问,侧过脸想了想,然后认真地肯定道。

「是喔,紫原总是随身携带各种口味的美味棒呢。明明一直在吃垃圾食品,但却长这么高,所以有段时间我很感兴趣就研究了下。」

噗。

绿间真太郎强忍住自己愉悦的心情,然后不知道体内爆发了什么糟糕的能量从背后抚上对方一头赤红的头毛,轻轻揉了两下。

头发很软,揉着很舒服。

「没关系,身高是那家伙唯一的长处了。」

对方似乎对他的越界行为视若无睹,只是偏过头朝他微笑。

「那真太郎的长处就是聆听了吧。」

「诶?」愣住。

两人已经走到分岔路口,绿间真太郎放下刚才还在对方头上肆虐的手,才想起这只手刚才明明缠着绷带,为什么对方的温度还是分毫不差地传送到大脑中枢了呢?

而赤司征十郎已经在他身前站定,非常大方地仰视他。

并没有感到任何压迫感,只是单纯的仰视,单纯美好的像幻境一样。

而赤司征十郎在幻境中朝他露出的笑容,已经无法用任何语言去形容。

「真太郎的话,总觉得可以和你说任何事呢。」

「像今天那样失态,但是这样的感觉,我并不讨厌呢。」

「真太郎,可以,拜托你吗?」

这三句话的冲击力太大,以至于绿间真太郎的脑细胞真空了好一会儿,这次回过神,对方的脸正在自己下方,认真却又充满期待的样子,很近,一低头就能碰到。

……碰到什么啊!

好像,无论怎样,也回不去了。

这回真的是大大地叹气,把压抑了太多的情绪,都一并丢给了夜空。

不需要你们了。

这次,终于找到了,真正想要的东西。

 

绿间真太郎最终没有勇气做那一低头就能完成的碰触,而是伸出双臂把人捞进了怀里。

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用异常平稳的声音,说出了在心口循环了很久的那句话。

「恩,把你的情绪,都交给我吧。」

「……征。」

感受到对方在听到自己名字的刹那轻微的震颤,绿间真太郎满足地抬头仰望星空。

看来这次,自己做到了。

 

 

虽然这句承诺,在不久的将来,成了空头支票。


TBC


  37 2
评论(2)
热度(37)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