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五)


五、

 

 

「呵,你还真是乐在其中,连我都要被演技欺骗了。」体内另一个声音终于不甘寂寞冒了出来,而此时的赤司征十郎正玩捏着手里虹村修造给的戒指,表情高深莫测。

「怎么了?」僕司瞬间换了一个态度。

「……有件事情,跟这个戒指有关。当时我离真太郎和青峰的距离差不多,这时候戒指已经不发热了,但是却在发光,而且……光的颜色是蓝色的。这戒指之前基本都是发红光,但是这次却不一样呢。」

顿了一下,赤司征十郎掏出了手机。

「因为第一次发现真太郎有碎片的时候青峰也在场,所以当时空气中就已经存在这两股力量的叠加了,但那个时候光的颜色没变,也有正常发热,所以应该不是因为数量的原因。还是问一下虹村前辈吧,他应该比较了解。」

这么说着,一封求助邮件已经发了出去。

「……这样。」体内的家伙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声就切断了交流,不知道跑哪里偷懒逍遥去了——话虽这么说,他的地盘也就这小小一具身体而已。

总感觉最近这家伙有点神出鬼没的,虽然以前也是这样,但是最近的气场却有些不易察觉的微妙。

不过现在的赤司征十郎还没有时间考虑另一个自己的问题,绿间那边虽然有了实质性的进展,但明显光这样还是不够的,碎片依然没有出来的迹象,如果以后这么细水长流下去,逼出碎片就更加遥遥无期了,必须要有一个突破口,一个让绿间再也没有退路的突破口。

而青峰那边……赤司征十郎有些无奈。只要按照剧本赢了青峰大辉,然后冷嘲热讽几天并且拒绝和他第二次一对一,然后再让和他走最近的黑子哲也和桃井五月劝导一下,先高温油炸再温火慢炖,应该是可以暂时骗过碎片的。但是因为青峰大辉太蠢了,所以变数很多,而且他以前也没和青峰较量过,虽然不知为何对方已经承认了他的实力……这点放在青峰大辉身上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承认的应该是另一个自己的实力吧。

赤司征十郎倒是没有什么不甘的情绪,他和另一个自己虽然是两个意识,却使用一具身体,所以,要他们两个切磋球艺基本是不可能的。在别的方面也自然是不用想了,除了争夺身体的使用权之外,他们都只能是合作伙伴的关系。既然是己方,自然是实力越强越好。

不过说起实力——

「方便么,问你件事。」

「……」

联接失败,对方拒绝接收。

不过手机倒是有了动静,最普通的默认邮件提示音,赤司征十郎在这方面意料之中的简单。

『抱歉,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现在没办法联系另一个世界的家伙,但是它们会定期来找我了解进展,等下次它们出现我问清楚了再告诉你。不过根据我现在掌握的情报,我可以提供一个猜想,戒指只发光不发热的话,可能是碎片还没有完全吸收进人体内,而是依附在离灵魂很近的地方。比如矛盾刚产生的时候,心灵创伤还没有那么大,但是已经足够吸引碎片了,这样的话碎片就会潜伏在周围伺机而动……至于光的颜色问题就真的不清楚了。希望对你有用。』

距离他发出的邮件还没有十分钟就回复了这么一长串,如果不是碰巧有时间的话,那就是真的非常着急了,看来自己的动作也要加快了。起码真太郎那片已经不能再拖……

赤司征十郎脑海中忽然浮现昨天路灯下自己和绿间真太郎相拥的场景,还有对方的承诺。

……反正他很满意自己的演技,绿间真太郎确实被完全骗了过去。

所以,因为是骗来的承诺,完全没有履行的必要。自己昨天居然还会有一丝期待的情绪,简直可笑,可能是演得太投入所以感情代入了吧。

是幻觉。

正这么想着,刚才没理他的另一个意识忽然敲他。

「把虹村的邮件给我看看。」

「抱歉,现在不想和你说话也不想听你的话。」发送完这一句之后,赤司征十郎有些疲倦地仰躺在床上,他确实还没想好要怎么给绿间真太郎最后一击,这是当下最伤脑筋的。

「征?」

「……」

「乖。」

「……你哪学来的这一招?」

「你前天看的书里。」

「……那是为了对付真太郎,不是让你用来对付我的,况且这些对我完全无效。」

「你肯和我说话了?」

「……」

赤司征十郎觉得这真的是一个锻炼自己脑力的好时机,比如他现在,第一次感到对付一个人有点力不从心,虽然这和自己处于疲惫状态以及对方就是正常状态下的自己这两点都有关系,但是感觉棘手就说明自己还需要历练。

如此想的赤司征十郎很老实地翻开手机盖,点开那条邮件然后放在自己眼前。

「你的眼睛在哪里?要怎么看?」

「在身体里面的话,从你身体的任何角度出发都可以看到,所以你不用特意放在眼睛前,而且离屏幕太近了对眼睛不好。」

「我不知道这只金色的眼睛是谁的。」

「乖。」

「…………」

 

 

和绿间真太郎的关系自那次拥抱之后,至少有了肉眼看得到的进展。

比如午饭时间两人分着吃便当,而且自己筷子里的食物不知怎么地就能进了对方的嘴里;比如训练之后被对方搂住肩膀,说着一堆看似是队员分析实际上就是想多在一起呆一会儿所以一句话拆成三句话讲;比如回家路上两个人磨磨蹭蹭好像这辈子都走不到分岔路口。

赤司征十郎自然是在努力扮演自己「放下戒备」之后的样子,虽然他觉得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这样但却意外的得心应手。而绿间真太郎,则是一副完全豁出去了的感天动地,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改变一样,虽然口不对心和面瘫属性依然伴随着他。

但即使是这样,碎片依然风雨不动安如山。

温水煮青蛙,他等不起。

于是赤司征十郎邀请绿间真太郎周六下午去他家温习功课。

温—习—功—课—

绿间真太郎扶了扶眼镜,镜面反射出两道白光,一路犀利刺破空气。

而赤司征十郎内心就没有那么轻松了,虽然打亲情牌是既定的计划,但是,目前除了偶尔登门拜访的一些父亲生意上的合作者的孩子之外,还没有自己的「朋友」来过自己家。就算是温习功课这么正常的理由,他都会没来由涌起一股奇怪的滋味。

不过他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这是为逼出碎片所必须的,要把别人逼得无路可退,那么相对的自己也要承受相应的抵抗,这其实很公平。

 

不知道是在谁的期盼下,周六比平时来得更快。

直到到达目的地之前,绿间真太郎都还是带着兴奋和好奇的,这样的感情特别容易被现实击成碎片碾成渣滓。所以当他看到眼前这座……宏伟的建筑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终于知道赤司征十郎的气场是怎么练就的了。

他家的气场就太强了啊!如果自身没有相应的气场去抵抗的话,住不了多久就会粉身碎骨的吧!

这么想着绿间真太郎瞄了眼身边带他过来的赤发少年,对方向来看不出情绪的脸上依然挂着从容淡定,又似乎比平时还要冷静几分。

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想法一样,对方也侧过头看他。眼角的冰凉迅速融化成莹莹露水,光点在他脸上轻盈软绵地跃动,让那嘴角勾起的轻笑也似乎散发了沁人心脾的香味。绿间真太郎感觉自己一脚踩在了棉花上,舒服得想就这么一直陷下去。

他就这么迷迷糊糊被对方拉进了这座虎穴,可惜他从一开始就搞错了勇者是谁。

 

进了大门,绿间真太郎才发现自己搞错了。看平时赤司征十郎在学校的表现,还以为他家会是和式建筑,古朴典雅并且富有底蕴。结果依然逃不过时代的发展吗——当然他不会过多考虑这个问题了。欧式风格确实也很适合赤司家的背景,这个家还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隐藏在背后的赤司财阀究竟有多可怕,估计是现在的他难以想象的。纵使绿间家本身不弱,也是绝对无法与赤司抗衡。而这些东西,就是赤司征十郎所背负的。

这绝对是足够把人压垮的重量,但是眼前这个矮他一截的少年却已经泰然接受。

自然,无需多言。因为需要承担,所以他承担了。

手还一直是被拉着的状态,绿间真太郎空出的另一只手触碰到斜挎包的外皮,他这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而对方似乎在等他想起来一样,这时也刚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走吧,去我房间。」说完拉着他的手继续往里走去。

「啊、好……话说回来,你家虽然大,佣人倒是不多。」刚进来的时候还觉得有些阴森,如果没人的话一个人走在房子里真是慎得慌。

「也没有一直打扫的必要,毕竟父亲不常回来。老管家在这方面还是很会精打细算的。」

「老管家……啊,果然什么帅气的执事只出现在电视剧里。」

两人放慢了脚步,然后赤发少年回过头。

「倒是有长的还可以的女仆。」

「……啧,谁信啊!」

这么说着,绿间真太郎放下心来。

刚才不小心说到了对方的父亲了,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赤司征十郎对父亲……似乎有很特殊的感情,也许是单亲家庭的原因吧……所以他岔开了话题,不过,意外发现了对方「恶劣」的一面呢——

虽然,对方恶作剧的心思在他看来,有点可爱。


  33 6
评论(6)
热度(33)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