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七)

七、

 

 

第二天,送走一脸莫名其妙的绿间真太郎之后,赤司征十郎再一次倒在床上。他现在感觉头痛欲裂,身体发热,却冒着冷汗。

老管家服侍他躺下之后,一脸担心地询问需不需要叫医生。

「不用了,躺一下就好,唔,能不能帮我把手机拿过来,谢谢。」

接过手机后赤司征十郎先给虹村修造发了一封邮件,然后拨通了青峰大辉的电话。

「啊,干嘛?!」

「……」电话里他就不能小声一点吗?头越来越痛了。

「喂——赤司啊——你死了吗怎么不说话啊?」结果那头的噪音越来越猖狂了。

「……恩,快了。」赤司征十郎喘了一口气,因为要吸收碎片的关系,他戴上了那枚过大的戒指,但是自从戴上戒指之后整个人就开始发热,难受得喘不过气,但又背脊发冷,意识昏沉似乎要跌入幻境。本来想要电话通知青峰大辉今天的对抗取消的,但是被对方吵到之后却不想这么容易放过他了。

「啊?」电话那头果然不出所料发出了很蠢的声音。

「……你过来,青峰。」

「过来?来哪里?」

「我家。」

「我怎么知道你家在哪里啊话说我为什么要去你家啊莫名其妙——」

「不来的话就不和你比了。」

「……」青峰大辉有些恼火地想要骂脏话,但是对方是赤司征十郎又不好太放纵,当然这不是代表他惧怕对方,而是他潜意识里觉得赤司这家伙开不起玩笑又难以亲近——不对谁要亲近那家伙啊!

总之这家伙真是相当麻烦!但是青峰大辉还是要了对方的家庭住址,然后挂了电话骂骂咧咧往地址所在地找去,想和赤司征十郎比一场当然是一方面,只是他最近更在意另一件事,关于那件事,首先他对天发誓他没有八卦之心,只是越想心里疙瘩越大,连美味的小麻衣都变得不开胃了。所以他必须去弄个明白。

 

这边赤司征十郎刚被对方挂了电话心情十分不好,于是不耐烦的把手机搁在床头就蒙头睡去了。身体状况没有缓解的迹象,特别是脑袋越来越昏沉,他的意识放空没几分钟便昏睡过去。

他感觉自己又变成了一颗灵体球,只是现在周围不是大海也不是天空,而是看不到底的黑暗,周围空旷寂静没有一丝声音。想要保持镇定,却无法阻止内心产生的丝丝慌乱,似乎这个形态他就没有办法伪装。其实仔细想也不奇怪,他的伪装术并没有高超到连自己的心也一并遮盖,而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赤裸的意识,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灵魂而已。没有他物可以依附,甚至找不到一粒尘埃的空间。那么,释放出的情绪,反而成了可以依靠的东西。

他似乎有些理解了遇到危险慌乱得大喊大叫的人的心情。

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不能发出声音,他只剩下一个意识,于是他试着发出求救信号。

——有人吗?

——……你在吗?

没有人回答他,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与其说不好,不如说是有些不知所措。比如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相信自己并没有灵魂出窍,那么他又为何脱离了身体,独立存在着清晰的意识。还有自己的身体现在是否在空壳状态下,被人发现后又要怎么办,或者别的问题——

这时,仿佛救赎一般,前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亮点。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本能地快速靠近那个亮点,越是靠近,白色亮点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刺眼,但却感觉不到疼痛,甚至有些温暖——

直到白光完全覆盖了周围的世界,他站在白茫茫的一片中,伸手发现自己居然有了形体。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是自己的,然后他安下心来。

赤司征十郎站在空白世界的一格中,恢复了原本的从容淡定。

有了形体的包裹便能让焦躁的心安定下来,这本身是件很可笑的事情,但赤司征十郎就是有这么可笑的认知,而他自己连苦笑的精力都没有了。试着向前走了两步,感觉就像踏在地板上一样,身下的支撑物看来很坚固,于是他大胆往前走去。

这时,对面也出现了一个人影,开始还是若隐若现,然后逐渐清晰,再清晰到可以看清对方的样貌,而正是这一眼让赤司征十郎顿住了脚步。

他有些诧异地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越走越近,终于驻足在他面前。确实一模一样,但在气质上又有些微妙的区别。眼前的异色瞳中有暗沉的黑,散发的气场也更加强势,似有股君临天下的魄力在,那不是现在的他能够驾驭的。

但是,那明明,就是自己啊——

就是自己……?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而就在他表情微妙变化的时候,对方对他露出了算得上是温和的笑容。

这个笑容虽然来的突然,却让赤司征十郎心中的谜题迎刃而解。

「……是你吗?」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我的名字,不是你取的吗?」对方像在嘲笑他的拘谨,双手抱胸饶有兴致地等着他的回答。

他却有些不愿承认的窘迫,明明那只是自己开玩笑随便取的,那之后他也没叫过对方十郎啊。说起来,他一直叫对方为「你」的吧……所以其实自己一开始没说错?但是现在不给对方一个答案的话,这个坏心眼的家伙是不会罢休的吧?

……这么麻烦的家伙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征。」最后还是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哦?那不是你的名字吗?」

对方有些好笑地伸出手抚上他的耳垂,然后揉搓着他耳边的一撮头发,被抚摸的地方火辣辣地发烫,但却不好推开……或者也可能是自己并不抗拒对方,所以对于对方的过分行为也没有太多的不适感。

「那是……因为你就是我啊。」两个征十郎,两个征,很奇怪吗?

「……呵,也是呢,没有人能同时和我们两个交流,所以一样的名字也不会搞混,是吗?」好像很满意这个答案一样,被赐予名字的征十郎上前一步缩进了两人的距离,忽然伸出双臂紧紧拥住了对方。

「你……」

「别动,时间不多,就这样让我抱会儿。」另一个征十郎的声音从他的颈项间传出,带着让人泛起鸡皮疙瘩的磁性。但听着又好像是饥渴了太久而声音发干。总之无论是什么理由他觉得现在还是不要打扰对方好了。

恩……反正他是赤司征十郎,对方也是赤司征十郎,没有比对方更清楚自己在想什么的人了。所以他们两个之间,并不需要刻意去疏离,也……不需要太多距离?

也许对方只是太寂寞了,自从觉醒之后,还是第一次在体内呆那么久,也不能和外界交流,几次想要和他搭话他也是爱理不理。

虽然他承认他有想要挑战对方底线的意愿在,但是他并不讨厌这个比自己冷酷果敢的意识。

如果可以和平相处,他绝对不会考虑更危险的可能性。

于是他安静地回抱住对方,甚至连声音也放得轻柔。

「征,这里是哪里?我要怎样才能回去?」

对方似乎不愿意马上开口,只是将脸埋进他的脖子里,像是有些贪婪地吸取他的味道,手指摩挲着他后颈带着碎发的肌肤,一下一下,开始还让他有些麻痒,渐渐的开始觉得舒服,然后也靠上对方的肩膀,带着些慵懒。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听到类似自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原来很好听,起码很舒服。

「是碎片的力量让我们可以暂时见面,但是,碎片应该马上要被戒指吸收完了,所以我们下次见面,应该要等到你吃下一碗汤豆腐的时候了。」

「碎片的力量这么强啊……明明只是人类灵魂的碎片呢。」他决定无视对方关于汤豆腐的调侃。虽然在这里没有了时间观念,但他想戒指的效率应该还是有保障的,他应该能在青峰大辉来之前回到现实。

「这就是人类的力量,所以你可以将我创造出来。」对方这么说着,有意无意地在他脖子上烙下一个吻。也许是之前过分的举动已经多得他懒得去计较了,所以对于这个吻他几乎没什么反应。

如果是自己创造了他的话,那他是不是对给予他意识的人有一份类似亲情的感情呢?赤司征十郎有些困惑,但被「自己」亲吻的感觉并不坏,也许正是因为对方也是「自己」的原因,他可以毫无芥蒂地亲近。除此以外,就连父亲母亲他都做不到完全放下。

这么想着,他意识到对方对于自己而言有多么特殊。只是,又怎样呢?他不明白,也许他们可以成为一辈子的朋友,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将是一件神奇的、值得铭记的事情。

「问你一件事。」对方忽然开口拉回了赤司征十郎的思绪,他有些恍惚地蹭了蹭脑袋表示自己在听。而对方似乎有些不满他的走神,轻轻拍了拍他的头,他对此并没有表示不满。「现在你对真太郎的看法,有什么改变吗?」

真是意料之外的问题,他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很快他的大脑便开始排字组句,但依然不清楚对方这么问的用意。「或许我以后会试着多和他交流,但也仅此而已了,毕竟他是『受害者』,我想他还是适合以前的生活。」

对方忽然松开了他,然后双手捧起他的脸颊。他不知道对方接下去要做什么,只是终于意识到,面前这张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其实非常陌生。

对方只是注视着他,没有更深入的动作。只是注视他的双眼没有半点笑影,虽然里面依然带着隐约的温柔,却已经被一种灰暗的色彩遮盖了原本的华彩。

「如果你对他们产生了特殊的情感的话,那个时刻,我就会代替你,将他们抹杀掉。」明明是温柔的语调,出口却是让人不寒而栗的残忍,让他一时半刻停止了思考。

这种时候,是应该问他原因吗?但是他张嘴却说不出话,瞬间袭来的昏沉睡意将他吞没了,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朝着对方倒下去,然后下坠——

 

『咚——』

确实有什么掉下去了。

赤司征十郎再次睁开眼睛,自己在床下面。他快速恢复意识,大概是自己从床上掉了下来吧……奇怪,这么大的床,自己又睡在中间,自己到底翻了几个身?

带着疑问他扶着床沿坐起来,然后,他看见了,呆若木鸡的青峰大辉。

……啧,来得真不是时候。


  38 6
评论(6)
热度(38)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