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篮同人][赤司中心]只有汤豆腐知道的世界 (八)

八、

 

 

 

凡事只要有可能会出错,那么它就一定会出错;如果你担心它会发生,那么它就更可能会发生。赤司征十郎不相信所谓的偶然,所以他看得到并极度重视任何可能出现的隐患。虽说人无完人,但他应该是最接近完人的存在。但他终究还是防患不到,比如自己没有办法去防范的时候发生的事。

 

如果说赤司征十郎不介意自己的丑态暴露在青峰大辉面前,那么他更不介意青峰大辉对家里的女佣抛去审视的目光,或许说是审视太看得起他了。其实这点他之前没和绿间真太郎说谎,只是并不适合用「女仆」这样的词汇来描述而已。但起码也都是年轻的女性,身材大概都不错,这点看青峰大辉的表现能判别一二。可能是昨天他邀请了绿间真太郎的关系,今天家里就多了很多忙碌的佣人,在客人面前的形象是很重要的。不过这两天来的两位少年内心大概除了震惊就没有别的想法了。

实际上青峰大辉的脑袋似乎还没有转过来,本来就不太好使的大脑好像有彻底罢工的嫌疑,证据就是他一脸呆愣地看着赤司征十郎从地板上站起来,换好衣服,期间一语未发。然后跟着他走出卧室,看到对方走了一段路之后停下脚步转过来看着他若有所思,然后被对方推进卧室,被警告乖乖呆着不要跟过来。然后他就乖乖坐在方桌边的凳子上,一直等到一个女仆——好吧在他眼里真的是女仆——开门进来并端正好茶水,他一个激灵,终于恢复了。

等赤司征十郎再次回到卧室,眼前的黑皮整张脸容光焕发,比平时还要有精神。虽然他平时都没什么精神。

「可恶啊赤司原来你每天都过得这么幸福啊!」

被这么擅自羡慕了。

赤发少年无语地走到他对面,带着一脸严肃看着他。青峰大辉被看得心里发毛,眼神左飘右飘的,然后忽然想到他干嘛这么紧张啊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而这一连串动作被对方尽收眼底,然后他在对方眼底读到了笑意。

哦,他有不好的预感。队长大人心情好了大概不是什么好事。

「……赤司?」他试着叫了对方的名字,面部表情交流很明显不是他们的强项……哦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认输的赤司征十郎可能会挑战一下。反正他青峰大辉不会勉强自己做这么蠢的事情。

「你对刚才出去的阿姨很感兴趣?」赤司征十郎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

「要说兴趣也……喂等等为什么是阿姨啊看上去很年轻啊!」

「哦,年轻,所以你喜欢她?」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啊!不对啊赤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迟钝如青峰也感觉到话题不太对劲了,怎么回事啊赤司今天整个不太一样啊难道是刚才被看到睡相不好之后恼羞成怒破罐子破摔?青峰大辉忽然想要安慰一下自家队长,毕竟这可能是对方一辈子的耻辱也说不定哦等等他青峰大辉是赤司征十郎一辈子的耻辱?凭什么啊!

赤司征十郎发现眼前这个家伙今天表情异常丰富,而现在正瞪着他不知道脑子里想到了什么要开始扯嗓门聒噪了,但却被铃声打断。

是他放在床头的手机。赤司征十郎这才记起之前给虹村前辈发过一封求助邮件,不过现在他已经从另一个自己那里了解到了原因而且应该可靠。他还是起身走到床边把手机拿起来,打开邮件一看却有些惊讶。

『抱歉现在才看到邮件,我想碎片的力量已经过去了吧?赤司君这么聪明肯定也差不多知道原因了。不过果然还是不放心,我马上过去东京了麻烦告诉我你家地址。』

……虹村前辈要过来?今天?

赤司征十郎的眉头微微皱起,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既然自己答应了对方会帮忙,那自然会竭尽全力。可是两次邮件交流下来对方都是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自己到底是有多不让人放心?不被信任的感觉并不好受。

「哼……『虹村前辈』啊,备注名倒是很普通嘛。」背后忽然传来有些鄙夷的声音。赤司征十郎一惊马上收起了手机,转过头一脸戒备地看着青峰大辉。

「你不知道偷看别人的邮件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青峰大辉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双手枕着后脑勺转过身去,不过嘴巴却没有停下,只是他接下去说的话连他自己都惊讶了。

「切,只是因为对方是虹村修造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亲都亲了也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没做过……」

还没说完他就感到背脊发冷,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

赤司征十郎从背后绕到他跟前,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好像并不像是装的。不过这家伙装不装有人看得出来?想到这里青峰又有些恼火了,一生气嘴巴就很诚实地把最近他的困扰都讲了出来。

「切……被我看到啦……那天中午,在篮球部休息室,你们两个不是在接吻吗!」

「……你出现幻觉了吧?」

「怎么可能啊!我记得清清楚楚啊!虽然你一直闭着眼睛但是也没有反抗啊没错你们就是在接吻!我说我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看对方一脸很介怀又无理取闹的模样,赤司征十郎认命般叹气,从以前开始他就不太擅长对付青峰大辉这种类型的,现在暂时也只能随着对方的意思来。

「那就当是吧。」

「本来就是啊!」

「可是虹村前辈毕业都快一年了,连我们都快毕业了,你怎么现在才开始闹别扭?」这家伙好烦。

「这我怎么知道啊!」

「……恩?」赤司征十郎望向青峰大辉,对方的面容有些焦躁和不耐烦,但没有半点谎言被揭穿的不自然,看上去确有其事。「……你现在才记起来这件事?这不是很奇怪吗?」

「啧,这我也不清楚,就是最近忽然想起来的。我说这很重要吗?重要的是你们两个居然在交往!」青峰大辉说得咬牙切齿,并不是他受不了同性恋,而是赤司征十郎居然是同性恋,好吧赤司是同性恋他也可以接受,但是他居然已经恋爱了!这怎么行太打击人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被打击到……大概是对方在学校一直太乖了吧。优等生,体育全能,老师眼中的宝贝同学心中的标杆——这话是他道听途说来的他才没打算以这个闷骚的家伙为榜样。但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居然是他们几个里最先谈恋爱的,就算对方是男的也不能原谅!

然而赤司征十郎的眼中却闪过一道精光,嘴角微微上扬。

「没有在交往喔。」

「啊?」青峰大辉看到前面的赤发少年用一种认真又无辜的眼神望着他,似乎并没有撒谎,「……可、可是你们都接吻了诶?!」

「接吻了就一定要交往吗?你的逻辑很怪。」赤司征十郎这么说着,表情甚至有些恼怒。

「喂!你、你刚才不也是,因为我说她年轻就说我喜欢她什么的啊!」

青峰大辉有些着急的辩解却正中了下怀,赤司征十郎忽然觉得对方这直脑筋也挺可爱。但是正事要紧,难得想夸他一下来着,虽然大概他也不需要吧。

「那是因为我介意,所以我问了。但是我和虹村前辈有没有在交往都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吧,你又何必这么在意?」

「……啊?你说什么介意不介意……」

「我介意大辉对其他女性的看法,这很正常吧。」

「哪里正常了啊!」

「唔,不正常吗,大辉?」

青峰大辉的大脑有些混乱,不对是十分混乱,他看着眼前的赤发少年有些困惑的表情,内心隐隐有什么东西好像要爆发。他给不了对方答案,因为他本身也不知道答案。明明就跟非黑即白的命题是一样的,但就是搞不明白啊。

还有……对方刚才又叫回了他的名字?

啊啊,这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要随便改称呼,而且以前自己听他叫名字还会很不自在,刚才却完全接受了?

「……随你啦。」最后他无奈投降,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让赤司自己去想好了,「被你搞的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啧看你今天脸色白得跟纸一样,我也不欺负你了,下次再one on one吧。」

「……」

「赤司?」

「……喔。」

「你这什么反应啊……算了,真麻烦,我先走了啊。」说着目光暗暗瞥向对方的手机,心里头的不爽又徒增了几分。

 

送走青峰大辉,赤司征十郎立刻接收到了一直围观全过程的另一个自己的吐槽。

「你攻略上瘾了?不是说这次采取鞭子加糖策略么。」

「……前面确实是顺口。」

「……算了,反正已经有真太郎的经验,倒是虹村,接吻是怎么回事,等一下问清楚。」

「啊。」

「怎么?」

「忘记发邮件说地址了。」

「……你今天走天然路线?」

「……啧,你也不适合吐槽役,可否解释一下我回来之前你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字面上的意思。」

「也许是因为那句话我才改变计划的。」

「……那还真是失策。」

这次好像是不欢而散。

赤司征十郎倒在床上,其实身体还是不太舒服,连青峰大辉都看出来的话,现在的情况确实比较糟糕吧。

不过,他脑中另一种假设让他感到更不舒服。



TBC


反射弧略长 才发现这里忘了贴_(:з」∠)_

停更一小段时间 不来篇虹赤振奋一下好像要活不下去了(不

……我要写虹赤♪(^∇^*)

  40 8
评论(8)
热度(40)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