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0-01)

→黑手党家族设定 部分借鉴原著设定的架空文 标题即是奇迹

→CP:虹赤 

→计划中篇 更新时间不定 

→恶俗梗有 在虹村前辈的性格设定上大刀阔斧(ry

→为了也许再也不会有的官方撒糖点蜡

→我喜欢虹赤。

→本来想写完这篇再写汤豆腐但是这篇也越写越长 边写边加设定什么的我真的够了


Miracolo - Colombo Family


- 00

下午5点,那不勒斯中心商业街的一幢写字楼内,虹村修造完成了他今天最后的工作,他伸了个懒腰,放松了一会儿神经,然后转头看向玻璃窗外。夜幕已经快要降临,这速度比平常都快,他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于是站起身往窗边走去。果然,天空正挤着一片片黯哑哑的云,云下封锁的空间中闷着水汽,从窗外横冲进楼内,他被冷不防铺了一脸,看上去像是警告。要下雨了,而且来势汹汹。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然后门被推开,一个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她身着制服,但却散着头发;脸上的妆并不浓艳,却在举手投足间带着些妖媚。她并不做得过火,很明显,她是个懂得克制的聪明女人,但又恰如其分地宣扬着自己并没有那么看得见摸不着。而眼前这个男人,她向来是特殊对待的。

“亲爱的Paul,我想你现在正被一些问题困扰着,”她将手里的文件放在虹村的办公桌上,明显他们是职务上的上下属关系,但她的表现十分随意,“让我猜猜,恩——天公不作美,正巧现在你正要回家,是么?”

“Lindsay,你是要借我伞吗?”虹村笑得一脸轻松,狭长的狐眼微微眯起,他靠在窗边欣赏天边翻滚咆哮的怒意,像是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但他们都明白,这只是一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恶作剧而已。气候预示着那不勒斯的冬季就要来了,虽然在虹村眼里这里的冬天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住久了也会慢慢习惯,比如他现在已经围上了围巾。

“又来了,Paul,你不觉得叫我Linds更方便吗?而且更安全。你必须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上你真固执。”Lindsay佯装生气地敲了敲桌面,“不过真不走运,我也只有一把伞,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先去你家。”

“好吧,我觉得现在我就出发说不定能赶在它落下来之前拯救我可怜的外套和围巾。”虹村走到桌前翻阅起Lindsay给他的文件,这个助手的办事向来让他放心,不过今天的她似乎有些心急了,他指了指印着「Cosa Family」的地方说道,“Cosa家族一直出面的都是老头子本人,但他们家族内部已经分裂了好几股势力,他的儿子各个心狠手辣,这些协议老头子一人做不了主,你的方案把重点放在了和老头子的协商上,这可是要吃亏的。”

Lindsay顿时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她对他笑了一下,言外之意她得加班了,在这个上司底下工作就别想松懈。不过她没料到的是这个节骨眼儿上他还有心情翻报告,意图还真是明显到伤人啊。东方男人都那么保守么?还真是可惜。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她在虹村修造手下干了快半年了,一直让他很满意,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就可以攻破这座堡垒,她还没有过失败的记录。

不过她漏了一点,就凭虹村修造是能爬上这个位子的人这点,他就肯定不蠢,起码比她聪明。虹村并不是不清楚Lindsay的那些小心思,她能干聪明又漂亮,作为下属信得过,作为情人也会有面子,也许他是该找个女孩让母亲高兴一下?可惜他和母亲已经很多年没见面了,自从他毅然决定出走意大利那天起。他会定期寄钱回家里,过年寄的那次会附带上贺卡,除此之外不能有别的联系了,因为这很危险。

他走出大楼没几步,雨点就开始弥漫,无奈加快了脚步,自己运气不好,还好家里离这儿不远。想着快点回去泡个热水澡,他决定抄小路。

这一带因为一些老房子不按规格建造,所以道路比较复杂,初来此地的人多半要迷路,政府出面试图解决过这个问题,但是因为背后势力的操控,这事最后不了了之。不过对虹村来说这反而是个屏障,他清楚这里的每一条道路,比当地人还清楚。

他拐进一个隐蔽的巷口,然后雨势瞬间暴走,沉重的雨滴狠狠砸在地面溅起一簇簇不怀好意的雨花,地面瞬间湿成一片,然后渐渐开始有积水因为地势高低而流动。他感叹今天的不走运,裹紧了大衣在雨中奔跑起来。

直到他注意到水流中夹进了别的颜色,几乎看不出的淡红,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跟随着脚步,流动的红色越来越深,他并不是故意顺着找源头,但当看到一个倒在垃圾桶边的身影时,他还是戒备地将手伸进了大衣中。摸到里面冰凉的手枪,他才得以让心情平定,然后谨慎地走过去。对方靠着垃圾桶,头深深埋下,完全被巨大的斗篷帽遮住了脸,身体也被过长的黑大衣裹紧,乍一看很不明显。

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死是活,虹村轻声呼唤了几声,并没有得到回应,然后他绷紧了神经凑近,一只手迟疑地掀开碍眼的斗篷帽。他看到了对方赤红的发色,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整个人像是遭受了晴天霹雳——他没有再犹豫,抬起对方的脸——一张苍白得毫无血色的面容映入他的眼帘。不能再熟悉的一张脸,曾经被他嘲笑过这样一张娃娃脸怎么能震慑住底下的粗汉,却也在心里暗暗赞叹过漂亮就是漂亮说洋娃娃不为过,现在这张脸真的抽空了灵魂,变成了真正的洋娃娃,精致到他的眼睛阵阵刺痛。

空气好像一下被抽空了,他张开嘴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干涩的大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去探测对方的心跳和呼吸。

——没有?感觉不到?

过度的绝望反而让他冷静下来。

不,雨声太大,手指冻僵,他并不能断定对方现在的真实情况,是的不能断定。

没有再迟疑,他一把抱起对方冰冷的身躯,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 = = =

夜幕降临,由于大雨的关系,街道上没有多少人,自然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巷内发生的这一幕。只是偶有轿车驶过,一路的水花溅在墙壁上,被不足的光线隐去了存在,夜晚才刚要开始。


- 01

这家小型私人诊所坐落在一条谁都记不住的小巷内,平时只是一家因为收费较贵所以风评不好的普通诊所,只有Kamorra家族的成员知道这里是家族秘密据点之一,这家诊所有个秘密通道可以直接通向不远处的殡仪馆,这在很多时候就起到了救命的作用。

诊所的主人Fabio Prodi的脸被一条耸人的刀疤分割成两半,起码三成的患者是被他这张脸吓跑的,另外三成是因为价钱实在黑心。但他对乞丐流浪者却很大方,有时候甚至给免费治疗,所以拥有一批底层拥护者,这些都被他发展成了眼线。另外,他偶尔也会人品爆发一下看好几个疑难杂症,于是就有了一批忠心耿耿的老顾客——所以他的日子表面上得以维持并不奇怪。当然,他收入的大头还是帮Kamorra家族干活,他并没有加入,却是个很可靠的情报员。

此时Fabio没有病人,正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擦拭着他的小刀,这姿势真叫惨不忍睹——作为一名医生而言。但他的那群盲目崇拜者就觉得很酷很狂,可惜的是他的崇拜者里没有大胸肥臀的女人。终于有人推门进来,他瞄了一眼便知道了对方的来意,把早就包裹好的药品袋子往桌上一扔,把小刀顺手放到一边的柜子上。

“说了不用给钱了,你存心让我难过吗。”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对于已经递过来的几张大钞他还是收得十分爽快。

“不,我依然十分感谢你,所以甘愿接受最疯狂的价格。”虹村修造拎起袋子,之后迟疑了一会儿又放下,开始检查袋子内部,看样子是不放心。

一旁的Fabio看着他的举动翻了个白眼,又想到什么,他问:“你怎么不让小猫咪去正规的医院?像五好市民会去的地方。”

“怎么突然这么问?”虹村瞟了一眼Fabio,然后继续低头自己的工作,“他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而且他受的伤也不是可以随便糊弄过去的。”全身多处中弹,还有轻微中毒迹象,如果自己那天没有抄小道走的话,第二天躺在那儿的就铁定是个死人了。

“就这点,伙计,这些凭你的能力都有办法解决的吧,起码现在你有足够的时间给他弄个假证件,顺便给他脑袋拍个片,我这可治不了失忆。”想起那天虹村冲进来就用枪抵着他的后脑勺要Fabio用尽一切方法也要救回他怀里的家伙,Fabio还是心有余悸,开始还以为是Kamorra里哪个大人物,结果却只是虹村修造的小情人罢了,于是他继续口无遮拦,“你最好只有这一个宝贝,我可不想再被抵着枪做事了。”

虹村修造只是沉默着将药物检查完毕,然后拎起袋子直接走人。Fabio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无奈耸肩,他随便说的居然没有否认,看来Lindsay是没有希望了,她最近还总是偷偷摸摸过来打听虹村的事情,不过他难得很仗义的闭口不谈,这算是他对兄弟的愧疚心作祟。

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失忆大概是他造成的。因为疏忽大意让病人撞了脑袋什么的以前也不是没有,但这次他发现撞了不该撞的人了。虽然Fabio长得凶悍,但察言观色却很在行。何况,他也确实斗不过虹村修造。

更何况,这次虹村修造是真的可能杀了他。

= = = =

虹村修造一回家便听到卧室的动静,他打开房门,发现本该躺在床上的人现在却在床下面。赤红的发丝跟着主人的脑袋吃力地晃动,他在努力穿着一件肥大的毛衣。虹村连忙放下药品袋走过去,半扶半抱地把人移回床上,没想到对方也会有让人不省心的时候,他内心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掉到床下去的吗?征?”虽然口气严厉,虹村还是帮助他把毛衣穿上了,并且小心避开了伤口。

赤司双眼依然犯着睡意,雾蒙蒙的看不真切,他觉得自己的神经应该是习惯紧绷的,但是现在这样放松却让他感到格外舒适。他转过脸面向虹村:“我大概恢复了点儿记忆,比如我们之前不是这样称呼对方的,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叫你虹村前辈。”

虹村叹了口气,赤司对于自己的记忆有了过分的执念,这并不是个好现象。而且对方的重点居然是名字这点让他感到无力:“我不认为这是你记忆恢复了,而是潜意识吧。没错,我以前也不叫你征,但这有关系吗?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曾经一直叫你亲爱的。”

听到这里赤司感觉到羞臊,他并不怀疑他们之前的关系,因为他在虹村身上感觉到安心,可能是因为他失忆了,完全想不起来自己之前是做什么的,所以他格外相信自己的感觉。他相信一些心情和习惯不会随着记忆一并抹去。

只是虹村总是有意无意暗示他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另一层特殊的深意这点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觉得自己应该反驳,却拿不出证据。

虹村看对方沉默不语,便也没有再说下去,他起身要去拿药品袋,却被一只手拉住。他有些惊讶地看着赤司,对方的目光恢复了清明,眼中反射出的纯粹却让他移不开眼又胆战心惊。

“谢谢你。”

“……什么?”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而赤司则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事一样轻笑了两声,然后正色道:“这么多天我都没有认道过谢呢,一直被失忆这件事打击着,实在抱歉。如果我死了,都没有资格去烦恼了吧,所以我真的非常幸运。谢谢你救了我,虹村前辈。”

这是赤司自从醒来到现在说得最长的一段话,而且他似乎真的想通了什么。认识到这些的虹村忽然很想去拥抱对方,然后他就真的这么做了。不过他不敢抱紧,他小心避开伤口处的挤压,然后感受到对方隐藏在毛衣里并不十分结实却也绝不羸弱的身躯。怀里的人还是有些难受地蹭了蹭,却没有推开,而是很安静的让他抱着。虹村忽然觉得,这也许是天意。

一场暴雨,一个失忆的赤司征十郎,一个选择。

而现在的他,却已经不是当初的虹村修造。不是赤司潜意识中那个让他安心的虹村前辈,但他却可以把以前的自己扮演好。也许并不是扮演,至少在赤司征十郎面前不是。这次他说不定真的可以好好抓住这个人,不,他必须这么做。如果现在的他依然没有能力去保护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没有必要,如果是你的话,即使你已经去天堂报道我也会想办法把你拉下来的。”这么说着,虹村放开了赤司,但再一次对上对方的眼睛却让他心中的愉快消弭了一半。

“那么,我也会努力寻找失去的记忆的,我想那对我非常重要,我需要知道自己是谁。”虽然赤司现在很虚弱,但他说出的话依然带着不容抗拒的气魄,这让虹村有些恍惚,但马上被一种仓皇的不安所取代。

“那么急着想要恢复记忆吗?即使那些对你而言是承重的负担?”虹村说话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像是随口一提。

“即使会痛苦,那也是我的。”赤司并没有任何犹豫就说出了这句话,“就从失忆前的我会对虹村前辈隐瞒自己的身份这一点出发,我想自己的身份应该并不光彩。说不定正是虹村前辈不了解我所以才会救了我呢。”这个猜测让他难受过一会儿,但现在说起来却也是一脸淡然,毕竟那都是未知的事情。

思绪被额前的疼痛打断,反应过来眼前虹村的手还保持着那个动作,看来他刚才被弹了额头。但是始作俑者却又伸手帮他揉前额,真是一个矛盾的人。

“说什么胡话。恢复记忆是一回事,但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身体养好,看来晚饭有好好吃,那就开始吃药吧。”虹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这让赤司那软弱的安心又钻了出来,于是他安静坐在床上,虹村转过身去拿药。

“壶里的水凉了,我去热一下。”说着虹村拿起水壶往外走,一面还不忘嘱咐,“你乖乖坐在床上,躺着也行,别再想着下床了。”

“……唔。”看来自己的意图还是被察觉到了吗。

无奈笑着的赤司没有发现虹村出门瞬间,那不复柔和的冰冷的嘴角。


TBC

  49 7
评论(7)
热度(49)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