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2)

- 02

 

赤司征十郎的恢复力简直太惊人,他赶在冬天来临之前下了床,在能自己走路的第二天就表示想出门走走——然后被虹村很干脆地拒绝掉了。但他可是赤司征十郎——好吧现在他自己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他感觉自己要出去,那就已经没有第二种选择,虹村小小的建议并不能阻止什么。于是在赤司连续三小时瞪人兼沉默攻势下,虹村还是挥了白旗。但他依然争取自己的说话权利:“再等两天,我保证,只用等两天,我就带你出去,你想去哪里玩儿都行。”

赤司微微皱起眉头,虽然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却能看出他的不情愿。而且虹村好像当他是小孩一样,这让他感觉不舒服。他只是想去广场上散个步,顺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不过,吃人嘴软,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在虹村在家的情况下他妥协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虹村修造是个需要上班的男人,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盯着你。赤司认为,对方不愿意是因为这件事并没有发生,只要它发生了,千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投降。

并不是叛逆期,而是本能地不喜欢被安排。赤司有多信任自己的本能他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综上所述,他现在溜出来了。

浅灰色的毛衣和围巾,用帽子遮住自己一头红发,他在街上乱逛了十几分钟,然后得出结论:他并不熟悉这座城市。

无聊的在报亭买了份报纸,他发现自己完全看得懂意大利语。好了,确实,赤司之前就清楚自己缺失的并不是某一段时间的记忆,而是某一块关系网。他知道自己是日本人,也知道自己会意大利语是因为工作,但就是那该死的工作怎么也记不起来。而跟那个工作有关的人和事也一并锁进了一个他无法窥视的记忆之间。而他记得自己严厉且不苟言笑的父亲,还有已经去世的母亲。父亲现在在日本,可是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回去。

——等等,他连虹村修造都忘记了不是吗?可他在虹村的话语中完全听不出他们过去在工作上有过交集。

……

一个小男孩跌跌撞撞跑过来,撞到他的腿上。他蹲下身将小孩的身体扶正,当看清那张脸的时候他有些小小的惊喜。是个非常漂亮的孩子,拥有一头柔顺的金发,宝蓝色的眼珠瞪得大大的,那里面拥有的纯净美好简直可以洗涤心灵。赤司觉得这个孩子的眼睛有股魔力,他在孩子的眼中看到了自己,这让他感到开心。所以他没有阻止那孩子伸出手轻轻扯他的帽檐。

他把自己的帽子重新戴正,正要开口,金发小孩稚嫩的声音响起:“红色……”

“……恩?”

“金色的……”

赤司皱眉,这孩子是在说他那两只瞳色不一的眼睛么?虽然他也知道双色瞳非常少见,希望不会吓到对方——他觉得有必要把金色的那只遮一下了。

不过正在这个时候,小男孩冲他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往他刚才过来的方向跑去。赤司没有拦住他,看着他跑走的背影,心情变得明朗。

虽然并不熟悉这里,但暂时住下,好像也不错。

= = = =

突然一辆黑色Cadillac极速停在他身前,赤司有些不明所以,他刚才正在寻找这里有没有日本料理店,结果让他失望了,于是他决定打道回府,因为他现在心情很好,所以就暂时不想让虹村知道他出去过了,他有预感,这会让虹村心情不好。

赤司面前的车窗降下,他愕然地看着眼前的虹村修造,诧异的表情完全投入虹村毫无笑影的瞳孔中。

大概是自知理亏,赤司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静静地接受对方的眼神控诉。好吧,不走运。赤司征十郎一直是个诚实的人,他想对方也许会让他坐到车里,于是就擅自开了车门,他并没有考虑过如果对方拒绝会有多尴尬,而上天也似乎特别喜欢他这一点。虹村维持了不到半分钟的威严被车门打开的声音击碎,他承认,自己在看到那个闲晃的人之后就让人给车门解了锁,完全下意识为之。

等赤司坐进来后他才意识到,虹村也是坐在后座上的,司机另有其人,不过对方有私人司机也没什么奇怪的。于是他坐在虹村旁边想着要不要先开口道歉。

虹村看他不说话,就伸手摘掉了他的帽子,揉顺因为摘帽而变得乱七八糟的一头红毛,看着他有些难受地低头,一副想抵抗又动不了手的样子,心情终于阴转多云。

“说吧,你今天都做了什么?”

“……我饿了。”

这个不算回答的回答让虹村有些惊讶,他偏过头看向身边的小家伙,发现对方也在看他。眼中一片坦然和无辜,不过又像在嘲笑他问了多余的问题。

对啊,他出来能做什么呢。

司机并没有尽到自己作为一个摆设的义务,他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像在认老乡一样:“先生也是日本人吗?这附近确实没有像样的日本料理店,不过再过两个区你就会看到吃货们的天堂。”

“离这远吗?”赤司对于对方的身份并不太关注,不过确实他也感觉到这里很偏——并不是地理上的偏僻,而是,连空气都被锁着的感觉。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以我的车技而言。”他说得有些得意洋洋。

“恩……”赤司低头沉吟,考虑着对方这句车技的含义。

“您以后有需要的话——”

“Gian。”

几乎同时,虹村制止了得意忘形的司机那糟糕的建议。

“他还在养病,不能乱吃东西。”虹村伸手轻轻抚弄赤司的头发,然后顺手搂着他的肩膀让他的身体靠过来,看着对方脑袋晃动,想是车内的暖气起了作用了,于是放柔了声音,“累的话就睡吧。”他的这句话好像真的有催眠功效,赤司很自然地接受他的照顾,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便要沉沉睡去。

那名被唤作Gian的司机从后视镜里偷偷瞄着这一幕,他有些困惑,他原以为那个红发少年是老板的兄弟之类的,毕竟这两人给他的感觉有那么一点像。但现在看来又像是父子——好吧老板还没那么老,起码生不出那么大的私生子。不过转念一想刚才老板叫他名字的声音不冷不热,但跟以往的感觉不太一样。

……他是不是应该要担心一下自己的前程了?

= = = =

日本,东京。

“我想我无法赞成你的建议,Rizzo先生,你不觉得现在下定论太早了吗?”一向寡言少语存在感低下的蓝发青年这次一反常态,在会议刚开始没多久就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双手紧握成拳,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紧张。

“我赞成小黑子的看法哦,人都还没找到不是吗,你们在急什么?”一旁的黄濑凉太玩转着手中的钢笔有意无意戳出这么一句话。

“呵呵,这不是因为希望渺茫,所以提早准备嘛。我也没说一定要近期啊,就是,有备无患,有备无患。”刚才向首领提议的中年男子现在脸上挂着糟糕的笑容,他并不想这么快就惹恼这伙五颜六色的家伙,年轻气盛容易冲动,所以就算他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的,表面也得客客气气。

“啰嗦!真死了会到现在都找不到尸体吗?!你以为我手下的人都跟你一样脑子被虫蛀?”青峰大辉神情厌恶地啐了一口,把中年人的脸说得青一阵白一阵,然后他转过头朝着首席,“老头子你把我们叫到日本来就为了听死人脸秃头这些废话?”

“你——!”这回中年男子没了装出来的好脾气,他怒极反笑,张着大嘴正要开始喷口水,却被一个苍老但沉稳的声音制止了。

“好了,你们两个都闭嘴。”Colombo家族的首领 Muzio Colombo老头子并不是个话多的老头,但这和他温和的性格不矛盾,特别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脾气也渐渐消失无踪了。但即便如此,威严仍在,就算是他宠爱的那几个孩子也不能做得太过分,“这个会议的前提并不是赤司征十郎已经死亡,而是他为什么会失踪。”

全场立刻静默下来,老头子的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然后停驻在那群最年轻也最得他喜爱的孩子身上。他们虽然神情各异,但那一层焦躁却是相似的。这是唯一一次,重要会议全员没有到齐,也是唯一一次,气氛紧张到需要他老头子出面调解——虽然这原本也确实应该是他该做的。

他忽然注意到很有趣的一点:“敦,这次倒是很听话,没有在会议上吃零食啊。”

被点到名字的紫发青年无精打采地看了一眼首领,然后又低头继续消沉。一旁的黄濑见紫原居然连嘴巴都懒得动,只好帮忙解释:“父亲大人别说笑了,小紫原已经发誓了呢,找不到小赤司就再也不吃零食了。”呃,其实现在连正餐都吃很少,整个人和得了厌食症一样,这件事情发生在紫原敦身上,可想而知有多可怕了。

Colombo老头子叹了口气,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宣告般对紫原说道:“这件事情你虽然有责任,但并不能全怪你,不过,既然你已经发誓了,那就好好保持吧,我想征十郎回来看到你的改变他会很开心的。”

赤司征十郎没有死。

这是在座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随即,每个人心中都开始翻江倒海。

站在首领身边的家族顾问绿间真太郎扶了扶反光的眼镜,然后代替老头子接着说下去。

“我们也是刚从线人那得到消息,召开紧急会议也是因为这件事。赤司没死,人也依然在那不勒斯,只是……被其他家族以某种目的保护了起来。因为当地势力的介入,这件事变得棘手了。所以,召集大家是为了拟定作战策略。”说到这里,他冰冷的目光对准刚才的中年男子,“至于赤司缺席期间他的工作,我和实渕玲央会代为处理,还请Rizzo大人放心。”

像是每个家族都会上演的类似权力争夺的戏码,随着首领日渐衰老,隐藏的危机开始无所顾忌,这场腥风血雨已经在所难免。

所以,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少了赤司征十郎呢?

不,或许他的遇刺,已经拉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


- TBC

  30 12
评论(12)
热度(30)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