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3)

- 03

 

“够了,我不认为你那可笑的幻想能解决当下的问题,如果你还想在这儿干下去,或者深入干下去,你就得收收心,别再想着可以在哪个女人的怀里编出几万行的入侵代码。”虹村修造将手里的几页薄纸扔还给办公桌前局促不安站立着的青年,一席话仿佛泼了一盆脏水在青年头上。青年脸上与其说羞愧,更像是恐惧,他深知眼前这个人的危险性,现在似乎连他的私生活都开始调查,之后会干什么简直不敢想象。

虹村站起身,绕过办公桌走到青年身前,对方低着头看不到他深锁的眉心,但他停顿了一下还是伸手拍拍青年的肩膀:“你的能力我依然很看好,Enzo,可惜自控力一直是你的弱点,你必须把工作放在与生命同等甚至超出的位置,不然……”

他没有说下去,Enzo猛地颤了一下,惊恐地抬起头,抖着声音道:“不,不,我错了先生,我完全清醒了,请再信任我一次!我马上回去赶工,我、我再也不去夜店了!”

“……呵。”虹村叹着气,口气微微放松,“还好你没说你发誓,恩,只要你能保证工作质量,别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多管,我只是你的上司而已。”

说得Enzo找回了魂魄,一半是安心,一半是失落。

Enzo点了点头,然后退出了办公室,他不太明白最后的失落是什么,不过起码感受到了现在的自己对女人的身体已经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趣了。

Enzo刚要坐回自己的办公位,就感受到一股异样的视线,他偏头,果然,是坐在他左后方的Ivan Barone,是在他跳槽过来之前老板的核心助手之一。另一个助手是Lindsay,不过这里没有人知道Lindsay的全名。据说还有一位助手,不过常年地下工作不会在公司里抛头露面。Ivan瞪他的目光让他稍微好受了些,他和Ivan的能力不相上下,只是老板现在似乎更喜欢他,分给他的重要委托或者重大案子的整理工作越来越多。他心情很好地朝Ivan做了个鬼脸,然后伏案工作。

这边虹村的心情却可以说是糟透了。就在今天上午,Marco传来一份秘密文件,上面是Colombo家族这次派到那不勒斯的人员清单,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他就知道麻烦大了。即使这样藏起来还是被发现了,虹村不记得自己带赤司到过哪个他监控范围以外的地方,而且每次出门也是把对方从头到尾都裹得严严实实——这也得感谢冬季来了,所以赤司没有任何抱怨——那么他到底是哪里疏忽大意了?

他身体后仰倒在办公椅上,揉了揉紧皱的眉心,他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最忌讳的就是在这种时刻有急躁情绪,他需要冷静,不然自己就会被形势牵着鼻子走。只是这次似乎异常艰难,这段时间积聚的隐隐的不安似乎快要炸裂,他不清楚自己失控了会做出什么事来。不是紧张不是失望不是计谋,而是——

虹村深深吸入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重复了几次深呼吸后,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平常的状态。周围的一切安静到他能清楚得听到自己的鞋底摩擦地板的声音,他闭上眼睛,阵阵疲惫犹如开闸的洪水涌入。

他清楚听到自己心底那个早有预谋的声音。

——想见他。

还记得他昨晚洗完澡后湿润的后颈,那是未干的头发造成的,帮他擦头发,他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抖。夜晚入睡,他抱着枕头过来要一起睡,他在身边蹭了好久才睡着。今天早上,就看到他已经完全没入了自己怀里,娃娃脸上只剩下了单纯得像婴儿一样的讯息……

——!!

虹村猛地睁开眼,身体迅速摆正。

他几乎想要立刻站起身回家,不安感充斥他全身。他为自己感到可笑,明明很可能只是自己无聊的猜测,却无法安下心来。他想立刻冲回家,抱住他的氧气,这能让他彻底清醒。他看向自己的手表,离下班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只需要再等二十分钟,他不担心,他依然信任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窗外又开始下雨了。

= = = =

赤司征十郎正在书房看一本意语小说,虹村的书架上他感兴趣的书也是有很多的,但他最终决定看这本十分无聊的爱情小说。赤司不清楚为什么这样一本不入流的小说会出现在这里,他不认为虹村是会看这种的男人。不过他现在想把自己逼得更无聊一点,所以他从头到尾看完了,然后在心里小小鄙视了一番矫揉造作的男女主。大致讲的是相爱的男女主因为一些原因分开了,男主在陌生的城市努力打拼最终出人头地,回来找女主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有了结婚对象,但女主再次看到男主之后内心的冲动又回来了,于是经过一系列让赤司怀疑自己的阅读水平的事件之后男女主终于走在了一起。

其实那个未婚夫挺可怜的,因为喜欢所以退出,是个温柔的人,虽然不能认同他的观点。赤司在心里默默补上了这一句观后感,然后把书放回了书架上。

……时间还早。

他觉得他有时间在虹村回来之前去楼下买些桃脯,他最近喜欢的味道,而且卖桃脯的中年妇女很健谈,和他讲了一些这座城市的现状,似乎没有他想象中的单纯。

外面看来在下雨,赤司并不是很喜欢雨天,虽然这里的冬季很温和,但一下雨就会变得麻烦。穿戴好之后他在储物柜拿了把伞,虽然有些老旧但看上去还能用,于是他满意地去拉门把,但门却先一步开启了。

赤司愣了一下,但马上收拾好表情,不过他没办法收拾自己这身行头了。站在门口的虹村修造刚见到他也是一愣,在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之后,眼中燃起的是前所未有的愤怒。

赤司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惊人的力道按住,失去了控制的力量让他几乎以为肩膀要碎掉了。然后他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同时身体被抵到了身后的一堵墙上。眼前的虹村修造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看着他的眼神变成了猎人对着猎物时的专注。只是赤司不明白对方的怒气从何而来,如果是因为擅自出门的话,他大概早就可以死一百次了?

“你要去哪里?”压低的声音带着抑制的暴风雨,但和温柔已经完全沾不上边。赤司意识到眼前这个虹村和他印象中的有些许偏差,于是他开口:“正如你所见,我正要出门。”

他说得太过理直气壮,反倒让虹村沉默下来。没过多久,赤司的肩膀得到了解放,他刚想动一下看看肩膀还能不能用,就感觉身体一轻,他被虹村抱了起来,往房间移去。手里的伞认命般被丢弃在路上,赤司佩服自己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去顾虑这把伞这么一摔还能不能用,想到老东西生命力都比较顽强,于是他安心地任虹村抱着到了卧室,然后被摔到床上。

他的帽子围巾外套统统被扒下,扔到了地板上,然后他才看到在他上方的男子满意地压了上来,没有继续动作,只是抱着他。

赤司征十郎忽然想起他今天看的小说。他并没有反抗,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反抗。眼前的男人不会伤害他,而且他感受到了男人的动摇。正如同他需要这个男人,男人也需要他,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于是他双手抚上了男人的后背,感受到男人在那一刻的僵硬和跃动的心跳,他忽然觉得自己读懂了什么。

“你今天回来好早,我刚想要下去买点吃的。”虹村大衣上的水珠似乎退去了冰凉的温度,赤司用手轻轻擦拭着,低头蹭着对方的颈项,“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的话语似乎是镇定剂,让虹村从脑热中回过神。赤司正在……关心他?脑内跳出的信息让他终于完全清醒。而自己刚才想要……

虹村没有再迟疑,迅速起身,把赤司也扶起来。而赤司只是淡然地看着虹村,看他终于恢复了以往的神情,于是打算站起身,却被虹村一把拉住。

“……怎么了?”赤司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拉着他的手,而对方又几次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赤司还是决定坐回对方身边。

“咳。”好像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要赤司在身边就会觉得安心,虹村不想去思考这种现象背后可怕的隐患,因为他无法去正视即便如此依然想要赴汤蹈火的自己。他嗓音干涩,“你……是要离开吗?”

离开?

赤司本能地想要否定,但想说出口的话却被硬生生吞了回去。他不确定,但他真的想过要离开。他有那么一段时间并不信任虹村修造,因为他把这个男人也忘记了,这也许代表自己也不愿想起他。那样的话,也许自己现在是正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而不自知。而且,他必须要找回失去的记忆,而虹村对这件事的态度却一直是模棱两可,含糊其辞,而寄人篱下的他也不好去要求太多。他想过逃跑——就连昨天晚上都在想。但现在看着这个男人,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非常清楚哪些话可以正面击碎这个男人,只有他可以做到,所以他不想这么做。

一是因为对方是他的救命恩人,二是因为本能。

……

“我想要工作,虹村前辈。”

他最终这么说道,然后看到虹村修造一时反应不过来瞪大了眼睛——不得不说这个表情有点滑稽。

“诶?工作?”

“……恩,我觉得我的身体也差不多养好了,而且,天天呆在这里很无聊。”赤司侧过脸,嘴角勾起绝妙的弧度,“虽然这么说可能让你生气,我确实经常擅自出门,虽然不远,但也差不多了解了这座城市的一些不寻常的事。”

“……不寻常的事?”虹村重复着他的话,拇指不自觉地在下巴上摩挲。

“恩,比如……”赤司再次站起身,伸手抚开对方的手指,捏着对方的下巴逼迫对方抬脸,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告诉我,你是谁?”

“什……!”在虹村震惊的当口赤司收回了捏着对方下巴的手,然后跟个没事人一样走过去捡起刚才被残暴对待的外套。

即使失忆了,他依然习惯于掌控节奏,而且,他也有些惊喜自己每次都做得不错。

“唔……所以我想要一份工作,防止我继续胡思乱想。怎么样,虹村前辈?”

 

= = = =

“这里……意料之外的并不太繁华耶……”黄濑象征性地做了一个眺望的姿势,但最后还是有些失望地耷拉下肩膀,伸手想要搭一下边上青峰的肩膀却被无情拍开。

“干嘛啊你走不动就去棺材里躺好!”“你太过分了我我我找到小赤司一定告状一百次!”“切你以为我怕他啊!”“反正你不怕啊那我去告状有什么关系!”“喂你等等啊那家伙说教起来没完没了……好啦好啦让你搭啦。”“哼我现在没心情了。”“你找揍啊!给我搭!”……

黑子别过脸不想去看正在争吵的两个蠢货,身边的紫原向前走了几步,高大的个子使得他微小的移动就有匪夷所思的存在感,于是青峰和黄濑也停止了那无谓的争吵,带着疑惑看向紫原。

“……小赤就在这里吗……”

像是喃喃自语,但终于让声音尘埃落定。

“……恩,我想,马上就能找到他了。”黑子毫无表情的脸上似乎有什么正要晕开,但因为冬季特有的冷场效应而终究还是冻在了心底。

黄濑轻轻踢着一颗小石子,话语间有些遗憾:“可惜小绿间来不了,不然重逢的场面一定很感人。”

“你去把鼻涕眼泪都抹赤司身上试试,保证瞬间变成杀人现场。”虽然这么说,青峰也有些不自然地挠了挠头,“而且哪有那么容易,不知道要藏赤司的家伙是何居心,说不定还得打一场。”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成熟冷静了小青峰这不适合你。”

“那还真是对不起啊!”

所以说,黄濑凉太一直是个很温柔的家伙。

黑子叹气,黄濑不想明说,他便也不说。于是他抬头,深深吸入这里的空气。

他并不怀疑他们的能力,相反,正是因为肯定了赤司会回来,所以才感到迷惘。

把赤司接回来,然后呢?终究避免不了支离破碎。

黑子转过头,紫原一直维持着刚才那个姿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以前黑子觉得,紫原似乎把原来要长脑子的营养都拿去长个了,所以他看似块头最大,却也是最不让人放心。而这次赤司差点被杀,让紫原一下子长大了不少。至少现在,他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冷,有什么东西正要苏醒。

黑子转移视线,他忽然不太想看到紫原眼中的事物。

总之,先把人要回来,别的事情,以后还有时间考虑。

 

 

- TBC

  28 11
评论(11)
热度(28)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