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4)

- 04

 

赤司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牛奶杯,看着摊在前面茶几上的一份介绍书,心想着果然如此,他的心情很平静,没有欣喜也没有失望,只是单纯地松了口气。他有了假的身份证件和学历证明,并得以找到一份翻译工作,至于为什么是翻译——虹村的意思是这份工作在家里也可以做——他依然被禁足。不过,起码有工作了,也就代表会有收入,同时可以打发时间。

只是,这个小朋友是怎么回事呢?

感受到对方投来的目光,青年顿时紧张得坐直了身体,脸上的表情可以用尴尬来形容。

唔,这么拘谨反而不好玩了呢。赤司本想坏心眼地逗逗他,但想起这个年轻人也许是他的上司,于是决定起码要有一个作为被雇佣员工的样子。而且,居然跳过了面试,还让对方直接上门通知自己被录用,这非常奇怪。他看过那张假学历证,并不是十分出彩的大学。

不过一直这么僵持只是浪费时间:“先生?”

“啊,抱歉!”青年听到他的声音之后似乎更加风中凌乱了,这让赤司怀疑自己长得是不是很可怕?不过他觉得自己最凌厉的眼睛已经被故意留长的刘海遮住了一半的煞气,所以对方也不用吓成这样吧?

“我、我是……”青年紧张地摸遍了自己全身的口袋,终于找到了名片,然后抖着手递了过去。

……所以,他到底在怕什么?

赤司扫了一眼名片,又一个果然如此,这个家伙是自己的上司呢。只是,这样的人可以当上司吗?

“……Totti先生。”

“啊!我是!呃……好吧,就是这样,Elvis先生,我是编辑社的主要责编,也直接负责你的各项事务。”EnzoTotti像是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地位,终于恢复了正常的语言能力,刚才的怂样都去见鬼了。

“唔,我明白了。”又看了一眼故作镇定的青年,赤司觉得好笑,但也因此放松下来。

之后的交谈一直在平和安逸的氛围中展开,安排了近期的工作,还有薪酬情况,过程意外顺利,几乎一拍即合。赤司惊异的是对方开出的条件十分优厚,完全不像是对待一个新人,这本该是很痛快的事,却让他内心有些芥蒂。

“也就是说,我可以在家里上班吗?”

“是的,没有问题,只要定期上交工作,我们是很通情达理的。”

“……我明白了。”

= = = =

Enzo觉得自己将这活完成得不错,但是他跟虹村汇报的时候却挨了批评。看着自己老板不算和蔼可亲的脸上露出了更加不算和蔼可亲的神情,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但是他想了半天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只是自己最开始紧张了一下而已——这不能怪他呀,谁让老板的同居人气场这么强,虽然看上去无论身高体型都不算能打甚至可以说是柔弱,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让他有想要跪下的冲动——比起老板更让他惊慌失措。也许就是这种人才能成为老板的同居人吧?

但即便是如此,Enzo却不认为对方也是家族成员。啊,与其说是成员,这样的人更适合去领导别人吧。

“正是因为太顺利了,所以才会失败。你没有察觉到他的顾虑,Enzo。”虹村叹气,虽然他也有些预料到会这样,但自己信得过的人里面不会让赤司起疑的大概也只有Enzo了,因为太好掌控反而会掉以轻心。起码这次Enzo的任务成功了一半。

“我、我明白了……那现在怎么办?我、我要不再去一次……”

“不用,接下去的事情我会解决,你以后定期去检查工作就可以了,自然点,小心他咬你。”虹村若有所思地说道。

“啊、咬、咬……?”Enzo捂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脸不可思议,可是他看对方挺正常的啊?

虹村看着Enzo这副样子忽然心生不爽,但语气还是控制得很好:“比起这个,最近Ivan不太听话,你注意一下。”

Enzo听到这话也安静下来,似乎明白虹村说的是什么,他点头,如果只是普通的竞争的话虹村是不会说什么的,但今天他从虹村的家出来之后就一直有种奇怪的感觉,有人在监视他,加上今天Ivan并没有来上班,已经严重到需要被这么提醒的话……

“不过也不用有太大负担,还是以交给你的任务为重。”虹村好像看透了对方的心思,但他们两个都明白这不是安慰。

“是的老板。”说到这里,Enzo好像鼓足了勇气般,脸上还带着犹豫的神色但毕竟已经发出了第一个音节,“恩……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一下,那位Elvis先生,啊就是您的同居人,他是您的……?”

“……你想知道什么呢?”

虹村忽然耐起性子抛出了问题,这大大超出了Enzo的预料,他也知道这些是不该问的,他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感到懊悔,但被这么问了的话,就没办法停下来了。

“啊……请、请原谅我、我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恩。”虹村的语气和神态都很平常,并没有很勉强,“他并不是家族的人,所以你在他面前也不能提家族的事,懂了吗。”

“是的老板!”像是知道了了不得的事一样,Enzo的声音也精神起来。

“那就好。”

有些人的心态其实很好猜。在Enzo心中,虹村修造一直是最优秀的存在。他会为了虹村而背叛原来的家族,对方也因为他的能力而保护他在最危险的时刻免受家族的裁决。所以他在看到红发赤瞳的同居人时内心产生了强烈的动摇。是强者的气息,在那个人身上,比虹村修造更甚的强者的气息。他和Ivan不同,Ivan眼中只有虹村一个人,但他却能接收一切契机。所以,那人不是家族的人,这对他来说真是太好了。

= = = =

猜忌,误会,竞争,执念。

诸如此类的意识情感浸入人体,浇灌新生。有时候浴火重生并不意味着开始或结局,只是一个可轻可重的转折点。

赤司征十郎的骄傲从不让他承认失忆是一件不幸的事,但他也不否认失忆前的自己正在经历不幸。很多因为未知而产生的焦躁情绪并不能左右他的思维,他依然可以在最恰当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所以当他不能果断决定一件事的时候,他就有理由猜测这件事和自己失去的记忆有关,失忆并不意味着逃避,也许反而是个机会。

比如,关于虹村修造。

他不明白虹村修造为什么这么信任他不会擅自出门,而在发现他的欺骗之后有那么大的反应。明明一直感觉很对,是沉稳温柔的前辈,但是却也显露过另一面,即使并不可怕,但毕竟和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存在偏差。他离开是为了他自己,那么他留下,却似乎说服不了自己。

那个能左右他,让他产生自我矛盾的人。

然后,现在正在厨房忙活,说要做几道拿手菜所以提前回来了——这是在滥用职权?

等到菜终于端上来了,赤司有些小吃惊。他以为会是意大利面啊扇贝披萨之类的,没想到是非常精致的日本料理,赤司忽然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肃穆。

……不过仅仅维持了几秒他便坐到了餐桌上。

果然这些食物和周围的摆设非常的格格不入,但是,赤司盯着看了很久,内心的失望还是蔓延进了眼前这块豆腐的脉络里。

“……看上去很美味呢。”……恩。

“嘿,可别小看了它啊,这可是你第一次吃到我做的汤豆腐,你以前可是天天吵闹着要吃哦吃不到还哭鼻子哦。”虹村说着带着些追忆的意味。

“……请不要开玩笑,我喜欢吃什么自己还是记得的。”戳豆腐——

“啊……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

“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觉得虹村前辈的性格越来越恶劣了。”

“哈哈哈,怎么不喜欢吗?”

“……怎么回答都是正中你下怀,所以我拒绝回答。”

“喂喂——你这个人,好吧。”虹村托着下巴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红发青年,结果盯得越久,越觉得对方好像变小了——其实那张脸从以前开始就没有大变化,“其实不管是以前的征还是失忆后的征,我都非常喜欢呢,非常非常喜欢。”

筷子直直戳进了豆腐里——

“……那还真是非常感谢。”

“诶——我还以为你会让我不要说这样的话呢,恩连我自己都有觉悟。”虹村好像看破了青年心中的涟漪,但正因为这样,才更想调戏嘛。

恩,也只有现在可以逗逗他了,一旦恢复了记忆的话……

恩?这种事情会发生么?

“并没有什么不好。”赤司只是淡淡地这样表示,然后像模像样地,“我开动了。”

虹村没有急着吃饭,只是默默注视着青年细嚼慢咽的动作。但是青年就好像没看见他一样,头也不抬一下,神态自若。

只不过虹村嘴角的弧度已经收不住了。

一口,两口,毫无防备,连海带都吃下去了,速度比平时显得略快,夹菜的动作也有些僵硬。

即便是这样,依然连一眼都不施舍于他。

原来处于被动的赤司征十郎是这样的吗,果然本真的东西还是不会变,就像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那样,瞪着大眼好像要控诉,但绯红的双颊却全然暴露了所思所想。可爱得一塌糊涂,他差点就没忍住。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好像连失忆了也毫无破绽,即使在他没有看到的地方努力成长了这么多。赤司征十郎依然是那个诚实的孩子。

诚实的孩子。

吃过饭赤司主动要求收拾洗碗,虹村自然没有反对,反而有些惬意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过他没有开太大声,所以还可以听到厨房窸窸窣窣的声响。

虽然说赤司征十郎从来不会输,但他进入比赛时候的状态和平时还是不太一样的,比如做菜他确实不擅长——万幸的是也没有人要跟他比这个。所以他其实吃过很多次虹村做的日式料理了,只是那些记忆跟着虹村修造一起锁了起来。

赤司快速洗刷好餐具,回到客厅,就看到虹村根本没有在看电视,于是他在对方的注目礼下走到对方身边,坐下。

现在,恩,现在,差不多该坦白了。

赤司一直很诚实。

“虹村前辈,为什么这么做?”

“恩?你指哪件事?”

“……果然吗。”

“我也没想要隐瞒呢,你一开始就猜到了吧。”

虹村看他还是有些迟疑的模样,便伸手抚摸他的头毛,揉得乱糟糟的,然后再理顺。

“……好吧,工作的事先放一边,虹村前辈是改变心意了么?那么排斥我恢复记忆……”赤司顿了一下,伸手抓住虹村胡作非为的手,抬头直直看进虹村的双眼,“却又想让我记起你。”

“……意图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吗,真是的,你好歹装久一点啊。”虹村无奈地举起双手表示投降,不过复又伸出魔爪,这回将赤司整个人捞进了怀里,“是啊,我也很矛盾,但是那些回忆丢掉不是很可惜吗?而且,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你恢复了记忆,反而可能站在我这边,但现在,你总有一天会逃的。”

“我不认为自己逃得掉。”

“别在这个时候还这么冷静啊,嘛算了,毕竟这才是征。”虹村用力按下那颗赤红的脑袋,然后用下巴抵住那头张扬的红发,“但如果你真的决定要走,我大概最终还是会放弃吧。”

“……放弃是么。”

“恩。”

“……”

“征?”

“我困了。”

“这么早?晚饭还没消化啊。”

“明天还有工作,即使老板是你,我也会要求基本的职工权利。”

“恩……可以特别优待哦?”

“哼,你以为我会拒绝么。”

哦哦,开始耍小性子了,这真是美妙的展开。

虹村安下心。



- TBC

  28 10
评论(10)
热度(28)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