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6)

- 06

 

“我想那位女士一定非常讨厌我,虹村前辈。”赤司嘴里嚼着桃脯说话有些含糊不清,正坐在沙发上阅读一本意语文学,虽然他的意大利语水平完全可以胜任翻译这份工作,但翻译并非死译,完美主义者总喜欢将工作的细枝末节都修剪服帖,所以他需要尽快熟悉专属于意大利语的、纯粹的文学感觉。可惜自制力强大如赤司也难免因为今天早上的意外而走神,但他没有强制自己拉回思绪,而是任由自己在意的事情充斥大脑,倾吐也就自然而然。

这边虹村倒是终于舒了口气。因为各种原因,今天一整天都把赤司绑在身边,逼着他只好看了一整天的书。本来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什么也没说,很听话地呆在一边等着一起下班。虽然这之后还是讨论了一下工资问题——老板对员工进行骚扰导致员工无法正常工作那这一天的工资是否需要另作处理。虹村表示愿意付双倍的工资,赤司伸出一只手五根指头。

虽然虹村也承认,他不放心的事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有些过度保护,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赤司对他的信任。

“怎么?Lindsay和你说了什么吗?”虹村端着杯茶坐到赤司身边,本想要伸手搂住他的肩膀,但看他看书这么专注也就作罢了。

不过赤司却没有做声,只是偶尔喉咙发出咕噜的声音,还有微乎其微的咀嚼声。看书的速度并没有慢下来,随着一页纸翻过,终于听到咕咚一声,食物下咽,嘴巴得到解放。然后赤司才放下书本,转过头看向虹村——而虹村已经在一边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了,而且似乎觉得实在是很有趣,正进行着偷拍计划……

成功定格,赤司皱起眉头看着这边,脸上写着小小的不满。

虹村有些惊喜自己居然拍到了这么难得一见的表情,结果一个分心手机就被夺了去。

“……虹村前辈。”这声音,毫无起伏。

“啊啊,抱歉抱歉,但是你不觉得抓拍得很好吗?拜托不要删掉啊。”虹村半是哀求地凑上来,像是要夺回手机。只是明明赤司也没有多做抵抗,他已经顺利地抢回了手机,但却更加变本加厉地凑了上来,而且似乎非常自然而然地抱着赤司就倒在沙发上。

“前辈?”赤司有些难受地推了推,但是身上的男人似乎铁了心不让他好过,好吧,他也没那个心情和男人继续耗下去。思及此,赤司安静下来也沉默了,而他身上的虹村轻轻凑近脸,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样子,表情也迅速冷却。

“她到底和你说了什么?”清冷的声线朝面吹来,赤司却将头扭向一边,似乎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虹村平时不会强迫赤司做他不喜欢的事情,但今天却强行捏着他的下巴掰回脸,在赤司露出不快神情的同时用鼻子抵住了对方的,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跟着对方的频率呼吸,虹村听到了赤司有些不稳的呼吸声,他一瞬间有掌握了对方情绪的惊喜感,但马上又被原有的焦虑所取代。

他发现,光是理解对方这一层面已经不能让他满足,或者说,不能让他安心了。他需要更加确切真实的信息,需要对方亲口告诉他。不然,他也许无法再去计划任何事,只会想着赤司是不是在他划定的地方乖乖呆着,是不是安全,会不会出什么岔子,放了不该进的人进来,会不会那么凑巧,他改变了心意——

“会觉得难过。”赤司的声音把虹村拉回现实,虹村有些诧异地松了捏着赤司下巴的手。而赤司也没有再别过脸去,一脸平静,但却确确实实在烦恼着,他没有在意自己和虹村之间的距离,好像眼前的不是虹村而是一块豆腐一样,他的鼻子蹂躏着豆腐,惹得豆腐一阵颤动,然后倾吐自己的烦恼:“母亲说过,起码对女性要保持温柔,但是现在却被讨厌了。”

“……诶?”

“我不认为虹村前辈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而且,我现在确实有些沮丧,但这并不代表我有多困扰。”虽然说得理直气壮,但眉宇间的迷茫还是被虹村捕捉到了。

“所以只是因为她是女性么?”虹村皱眉,不想承认自己内心小小的不服气和嫉妒。

“有什么问题吗?而且源头是虹村前辈这一点更让人难受。”

怎么又扯到他了?虹村有些不太情愿地开口:“你因为Lindsay而怨恨我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她要喜欢谁也不是我能控制的。”

“可是她爱慕着虹村前辈,这是事实。”赤司不愉快地提高了音量,像是现在讨论的话题让他的心情很糟糕。

“那么我可是一直爱慕着你啊,你不觉得你也要负起责任吗?”

真是让人困扰的发言,赤司不再说话,只是瞪着他。

不得不说,赤司瞪人的功力还真是与生俱来的,虹村原本也没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妥,但现在在对方的眼神攻势下却节节败退,狼狈地转移视线。但又脑筋一转,支撑身体的手臂失力,整个人倒下去,压住了身下的人。

虹村伏在对方耳边,声音带着小心翼翼。

“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的,所以,告诉我吧。”

近乎哀求的声音,又带着些许引诱。

耳边是赤司有些紊乱的呼吸声,虹村却像在听一曲美妙的音乐,怀着惴惴不安的陶醉。

“……你在担心什么?”因为被压着,赤司的声音听起来和他的呼吸一样不稳。

“你觉得呢?”虹村在他耳边轻轻呵气,似乎真的要把赤司逼入绝境才肯罢休。但赤司又开始无视他的存在了,调整着呼吸,不再说什么只是安静躺着,好像把他当成一条被子。

他们都明白,有对方在身边,自己就不会认输。

也许是周围太安静了,僵持了几分钟后,赤司开始伸手够茶几上的遥控器,没过多久屋内响起滑稽的音乐声。电视上是一个中年妇女站在台上,唱着一首意大利民谣,欢快的意大利民谣总能让人心情舒畅。一开始只是想让周围有些声音,现在赤司的视线却黏在了电视屏幕上。虹村发现他的异样,思忖着再继续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便也松开了束缚,他发现赤司似乎并不是故意无视他,而是真的被电视机吸引了去。

又过了几分钟,中年妇女演唱完毕,下台,赤司才终于收回了视线,再看向虹村,眼中却多了一些模糊的东西,他伸出一只手臂压在额上,阴影遮住了眼睛,然后他开口询问:“虹村前辈了解我的家庭吗?”

虹村看着赤司反常的表现,一时也没多想就回道:“恩,你很小就失去了母亲,所以都是和父亲一起生活。”

“十分正确,那么我和父亲的关系呢?”

“这个……”虹村皱着眉,似乎在斟词酌句,“就是,责任上的父子关系吧。”

“……恩,是这样没错。”

虹村感觉赤司的声音有些飘渺,明明人就在眼前,却好像要融化在什么里面。突如其来的模糊让虹村有些着急了,他一把抓住赤司还遮掩着神情的手臂,用力上提,把赤司拉了起来——心脏的跃动让他定神。虹村嘲笑自己的疑神疑鬼,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叹息声。

赤司双手抱着膝盖,身体倒在虹村的怀里,说话声音慵懒又清晰:“母亲和我一起的时间不长,但我并没有失去她,至今都没有——她现在应该过得比以前幸福,虽然那已经与我无关了。”

“诶?原来是离婚?”虹村惊讶于这个真相,他从一开始就认为赤司的母亲是遭遇不幸,毕竟那样的大家族,即使不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也需要因为背负的命运而放弃自己,这十分常见。

“恩,母亲是一位十分杰出的女性,各方面都很完美,但就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无法认同这样的命运吧。”

“……那个时候,你多大?”虹村轻轻揉着赤司的头发,纠缠住一撮,心不在焉地逗弄。

“五岁,已经是完全明白事理的年纪了,也是母亲所能忍受的极限,所以我放她走了。”赤司说着,好像也身临其境一般松了松肩膀。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母亲没有那么出色就好了,和普通的家庭主妇一样,把家庭作为重心,有一两项才艺或者天赋,但不会追随这些闪光点越走越远。但是母亲太优秀了,正因为太优秀,所以更加没有办法放弃。”

“……你不怨恨她吗?”

“我不认为这句话是经过你大脑许可说出来的。”赤司声音里带着不满,虹村这才如梦初醒,也许他刚才也跟着赤司一起追忆起他的母亲,但恍惚间又好像不是那样。

“啊,抱歉。”

“……至少我拥有过母亲,这已经比很多人幸运了。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原则,五岁之后虽然我们并没有失去联系,但她的话我都不会再听了——除非我在书上找到一样的说辞。但在她还是我母亲的时候,她教导我的东西我都会一直履行下去。”

“还真是别扭——唔!”虹村还没说完肚子就被捶了一下,他吃痛地握住始作俑者的手,深刻反思自己现在是不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不过赤司为什么要和他说这些呢?

“我现在还真是心疼你呢,My little Elvis ”

“这种叫法还真是让人不愉快。”

“那我叫你小征咯?”

“……随你。”赤司倒没觉得名字叫法有多无法接受,只是虹村毫不掩饰的心思让他不知如何应付,“也许是因为这样,我对‘父亲’、‘母亲’的感情没有那么强烈,更不会去依赖他们。”

“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虹村叹着气想着些安慰的话,又觉得对方不需要……但是果然不做些什么他心里就不舒服。在这样纠结的感情驱使下,他成功地没有注意到赤司坐直了身子转过脸注视着他的视线。

“虽然我不清楚那种感情是什么,是不是和你的一样,但是,虹村前辈,我想我确实对你产生了这种依赖情绪。相比起来,也许这才是让我困扰的根源。”说出这话之后赤司自己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错觉。

虹村却成功当机了。他好像不太明白赤司的意思,但又抑制不住地欣喜若狂。一把将赤司重新捞进怀里,想再一次把他当镇定剂使,却发现对方在怀里让他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也离不开我,是吗?”抑制抑制还是让尾句带着颤音。

“……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赤司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因为我不能保证什么,我是一个失去了部分记忆的人。但是我起码可以肯定,在记忆恢复之前,我没办法离开你,也不想这么做。”

世界变得干干净净。

美丽得不像话,像是虹村此刻的心情,不能再承受更多一分的喜悦。

就算是曾经的赤司,也不会对他说这些事情,明明在一起的两个人,却永远带着一份疏离。也许真的是因为太完美了,所以才无论如何也无法舍弃自己,而舍弃感情,在理性过度的他们眼里,反而容易得多。

那么现在,他们终于又有机会了吗?

虹村眼中闪过太多情绪,最终他闭上眼,让自己享受暂时的安心。

“糟糕的是,我现在……”

“我说我的母亲,并不是想要你的同情。”赤司打断虹村的话,但他又加上了后半句,“不过这种感情我也知道没办法控制,你执意要同情我的话,我也只能表示感谢。”

这该如何理解?

“那么,你觉得我会如何同情你呢?”

鬼使神差地说了这样的话,虹村心想,现在他的自制力只需要对方的一句话就可以击碎了。这一枪会来吗?

“是呢,毕竟把这样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为了让你安心。”赤司注视着虹村的眼睛里带着笑意,魔王的因子在他眼中苏醒,但是被蛊惑的子民又怎能发现魔王的恶作剧?

“我的奖励呢,虹村前辈?”


- TBC


现在上肉还太早所以果断断章XD

  27 3
评论(3)
热度(27)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