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黑子的篮球][虹赤]Miracolo(07)

怎么办喔黛同学居然真的是三年级的 能力目测真的和黑子一样><我的5号君居然没有被狠狠打脸吗TVT(怎么可能痴汉属性绝壁要被打脸)

于是虹赤继续自给自足TVT


- 07

 

站在电影院前的两人与周围有些格格不入,个子较矮的青年那一头瞩目的赤红头发被毛线帽遮了个严实,加上手套、围巾和裹得鼓鼓的风衣外套,给人怕冷又柔弱的感觉;而他身边的黑发男人则看上去潇洒许多,狭长的狐眼危险地眯起,不算冷酷却也散发着无形的气场。只是这样的状态没有维持多久,黑发男人便被青年拉进了电影院。

“我应该感谢你没让我再戴个口罩么。”赤司话语间带着些讥讽,但也没多放在心上。

实际上今天也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日子,但虹村决定带着赤司出来放松一下。这几天赤司内在工作狂魔的因子渐渐复苏了,虽然一日三餐姑且还记着按时吃,但其余的时间基本就专注于那张该死的书桌了。直到发现赤司完全可以一整天都当他不存在之后,虹村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觉得赤司一直闷在家里不行,需要带他出去走走——为什么自己以前没想到这个问题还要给他禁足?

本来也没多想,他们随便选了一部影片,但找到位子之后才意识到这是一部爱情片。赤司神情泰然地看了个片头,然后上眼皮就有些松懈了。虹村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电影里的两个主人公一生都在玩一个游戏,一句台词反复出现:Cap pas cap?Cap!当一个人问“敢不敢”,后者必须回答“敢”。他们为了彼此间的这个游戏做着各种疯狂的事情,观众厅内时不时发出哄笑声。

正到剧情的高潮,虹村感到肩膀一沉——赤司完全睡死过去了。好吧,要赤司去欣赏感性不如让他好好睡上一觉,虹村不得不承认欣赏赤司的睡颜比欣赏电影更有趣,特别是现在毫无防备的表情,盯着看很久都不会累。

等赤司醒来,已经是剧情的尾声了,两位主人公都已经是白发老人,正做着和小时候淘气时一样的恶作剧,气氛却温馨甜蜜。看似皆大欢喜的结局,虹村却盯着最后一幕建筑基地上那个被两个主人公当成游戏见证的糖果铁盒看了良久。赤司疑惑地望向虹村:“你怎么了?”

“啊,没事。”虹村回过神,伸手揉着赤司的头发,然后帮他戴上帽子,“睡得怎么样?”

赤司露出了难得的窘迫神情:“抱歉,睡着了。”

虹村只是温和地笑了,影片结束,开始散场,虹村拉起赤司的手顺着人流走出电影院。

“怎么了?电影有什么问题?”赤司还是发现了虹村的异样,他看着虹村握着他的手,刚才把手套摘下了还没来得及戴上,外面空气冰冷,但他们的手却都是热乎的。

“……没事,我只是想,果然挺无聊的,睡觉是正确的选择。”虹村笑看赤司又有些窘迫的面容,然后揽住对方的肩膀,“我去买点喝的,你要喝什么?”

“马黛茶。”

“呃……好吧,等回去泡给你喝,我是说外面挺冷的,需要一杯热可可吗?”

“如果你觉得需要的话。”

虹村叹气,这孩子是在报复他刚才的调侃么?他放开赤司:“你在这边等着。”

散场时间电影院内人流量较大,赤司站在一根柱子旁边,看着虹村的背影逐渐淹没在人流中,他才想起要重新戴上手套。

实际上也没有太冷,穿那么多完全没有必要,只是虹村硬要套在他身上,他就照做了。

放任自己养成了这样一个类似依赖的习惯,不知道是好是坏——可是只要有虹村在身边,他就会忍不住懒惰起来。

“这算是……抱有侥幸心理吗……”

外部流动的脚步声夹进了杂音,赤司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他随即发现了虹村匆忙奔来的身影,期间撞了好几个人,看上去有些手忙脚乱。他手里并没有任何热饮,就算有也该是洒得一塌糊涂。终于走到柱子边的虹村一把将赤司推到更角落的地方,然后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赤司的身影。

赤司被塞进了柱子与墙壁之间,他抓着虹村的胳膊稳住身体重心,目光带着疑惑。

“虹村前辈?”

赤司看虹村的余光瞄着周围,便也想顺着他的余光观察周围的异常,但他还没扫视几秒便被虹村的手遮住了双眼,有些颤抖的唇也覆了上来。这个吻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些急躁,或者说接吻的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在接吻——但只要有一个人反应过来,这个吻就会不可收拾。

疯狂的法国人在出租车顶上接吻,但他们不能那样,虹村甚至希望周围的人完全看不到他们,他不需要此刻的存在感,特别是赤司征十郎的。想要抹去,从这座电影院、从那不勒斯抹去。于是他将这种偏颇的执念灌注在这个吻里,灵巧的舌头成为信使,逐渐彼此相连,相互吞咽对方的唾液。他感觉到赤司将重量一点一点分给他,于是欣然接受。以一个急促的喘息为分界,赤司开始微小地回应,在齿关轻轻舔舐,扫过对方的牙龈,但他马上就被报复了同样的方式,一阵奇异的麻痒从四肢直传入大脑,然后心脏失去了平衡。赤司有些急躁地抓紧了虹村的肩膀,又是这种感觉,力气一点点在流失,好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太危险了,这个人,必须从他身边离开——离开——

“……Elvis……”喘息间虹村轻声呼唤着。

赤司猛地睁开眼睛,一口咬下去。

“——唔!”

男人吃痛地放开了青年,才发现青年现在泛红的双颊和水润的唇瓣看上去有多么可口,只是那双盛着水汽的眼睛却瞪着不满和顾虑。

“你叫我什么?”

“……抱歉。”虹村轻舔着被咬到的地方,一股咸腥在口腔内弥散,赤司这一口咬得一点不含糊。

赤司冷着眼看他,良久之后推开虹村,侧着身想要走出去,但是被虹村第一时间抓住手臂:“不行,再等一下。”

但赤司只是面无表情地甩开他的手:“理由。”

原本的气氛被破坏殆尽,甚至连解释都变成徒劳,虹村想走下下策,即使是僵持也可以为他争取时间。但他的想法还没有完全形成,就被赤司惩罚了。

是吐露心声还是虚情假意,也许连青年自己也不明白。他只是顺着自己的意愿去办事,自私也好偷懒也罢,或许正是他什么都知道,所以更习惯装作不知道。

“那么,请叫我的名字。”

“……什么?”

男人有些措手不及地看着矮了他一个个头的青年,青年清澈的眸子中刻着冰冷的坚定。

好像是如果不这么做就不行。

不这么做他们两个就不行。

背负着这样的期望的男人却感到嗓子干涩,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疼痛难忍,血气梗在喉咙口,每一次的声带震动都像是在倒数他的恐惧。

他在恐惧。

仿佛利爪抓挠着心室壁,血液逆流冲破心口的艰涩。

宁愿时间停止,宁可世界重置,放过他吧,他做不到。

然后,他看到青年伸出双手,脸颊上传来让人沉溺的温度——青年捧住了他的脸颊,凑近后亲吻着他的嘴角。然后,他看到了青年的微笑。

男人马上意识到这个笑容里是盛了酒的。

也许是安慰,也许只是为了让他壮胆。

青年用目光打量他,似是温柔的抚弄,却带着残忍的刺痛。

还真是自私的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可是,可是——

这些形式都可以不去计较。

男人就这么傻乎乎地屈服了。

 

“赤司,赤司征十郎。”

似乎只是轻声呢喃,但青年听到了,清清楚楚,每一个音都发得十分清晰标准。

青年脸上别有用心的微笑也逐渐软化,融化在一声满足的应允中——然后他听到了一声更清晰的:“My life…”

……

逃不掉了。

= = = =

百米外的两个发色惹眼的青年并没有注意到角落的骚动,他们被人流挤得有些晕头转向。

“极限了啊啊啊——小黑子——”金发青年做出一副仰天长啸的模样,声音却没有动作那样夸张,不如说是十分疲倦,黑眼圈已经要把他整个人都吞没了。

“请不要在这个时候动摇军心,黄濑君。”一旁的黑子的声音依然是永远听不出情绪,但似乎心情不错,和一旁的黄濑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你们一个个都太过分了!为什么把工作都推给我嘛括弧哭。”

“只是黄濑的工作比较耗费体力而已,青峰那已经有大进展了,我这边也得到了绿间的帮助,我想马上就可以去接人了。”黑子单手推开黄濑蹭过来求安慰的脑袋,说话音调依然无起伏。

黄濑呆了几秒之后立马精神了:“欸欸欸!真的吗为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可以瞒着我啦我也是你们的伙伴啊难道不是吗括弧哭!”

“因为你一回来就在睡觉,明明昨天晚上就把所有情报都交换了……括弧你好烦。”

之后黑子没有再理会黄濑一声声的嘤嘤嘤小黑子你括弧里的是什么快给我个交代,对着电影院门口开始拍照,不同角度连续拍了好几张,然后他放下相机,嘴里像是喃喃自语:“果然很奇怪……”

“恩?怎么了?”一旁的黄濑捕捉到他的变化,也正经起来。

“之前就查过资料,这一带十分罕见地都是当地人,而这一带的新建建筑都遵循了旧有的构造。”

“唔,那是很奇怪。”黄濑想起他们本来是要来熟悉地形,结果黑子顺手拿了个相机之后就一路拍过来了,“这里老房子特别多,但看着又不像是老房子,而且路太绕了,如果是游客肯定会迷路。”

他这一席话倒是提醒了黑子,他向来沉静的眼眸鲜有地生动起来:“那我们也必须迷路吧。”

黄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黑子拽着去问路了,等他理解了黑子的用意之后开始佩服他的问路技巧,在拐弯抹角的询问下他们来到一处居民区,两人随意走进一栋楼房,黑子拿出相机对着不同角度拍起来,完工之后他摸着楼道的墙壁,神色凝重道:“看来没错了。”

“诶?你是说……”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黄濑接下去要说的话,黑子拿出手机,黄濑凑过来看来电显示,然后两人疑惑地对望一眼,黑子接起电话——

“离开。”机械质地的声音,冰冷清脆地传达出莫名其妙的讯息。

因为黑子开启了扬声器,所以这个声音在楼道里回旋出了些许阴冷的味道,实在让人心里不舒服。

“……这是怎么回事?”黄濑咽了咽口水,黑子没出声,只是死死盯着手里的手机,那头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过了大概十秒钟,电话挂断了。

“是个公用电话,声音用了变声器,不过,还是有办法的——看来要加班了,黄濑君,你还行么?”黑子面对黄濑,脸上带着可以说是自信的浅笑。

“嘿,‘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我现在可是干劲满满啊!”黄濑试图模仿着那人的语气和表情,然后在黑子的瞪眼下恢复成原来那个元气满满的样子。

“对了对了,昨天你们到底说了什么快告诉我告诉我!”

“……括弧好麻烦。”

“你不要滥用括弧啦!”

= = = =

赤司捧着一杯热可可坐在路边的木椅上,目光扫过广场上的鸽子,然后停留在一个喂鸽子的小男孩身上。

似乎是他第一次跑出来的时候遇到的孩子——那头金发,不会有错。他想是否需要过去打个招呼,又觉得对方不一定还记得自己。只是稍一犹豫,他便看到虹村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份三明治。

“先填一下肚子,接下去想做什么?”虹村坐到他边上,将手里的三明治递过来。

赤司侧过头道谢,然后保持着这个动作想了一会儿,他也没有特别想要去的地方,于是他问道:“你想带我去哪里?”

“回家。”虹村不假思索。

“……”赤司默默嚼着嘴里的三明治没有做声,继而默默地往虹村身边挪了挪,双手捧紧纸杯,成功让对方以为他很冷而搂住他的肩膀。他顺势往对方怀里靠,直到找着了心满意足的位子才罢休。

虹村看上去很受用,带着怀里的人一起靠到椅背上,听见青年的惊呼稳住手才没让热饮洒出来,他甚至有些得意地笑出来。不过赤司似乎没有真的想要享受的意思,他呼出的气可以喷到虹村的脖子上,这让他感到小小的痛快。于是他就着这种莫名的优势开口:“我被发现了,是吗?”

他感觉到虹村搂住他的手臂僵硬了,于是他骚扰对方的脖子,甚至有些坏心眼地想要舔一口——

“你发现了?”虹村的声音也一样僵硬,因为太沉稳了反倒让人不太放心。

“你一直想把我藏起来吧,可惜没成功,也许是我自己把事情搞砸的,但我现在很期待接下去会发生的事情。”伸了伸舌头,果然还是够不到,赤司遗憾地放弃了这个整蛊办法。

“也许你期待的事情不是什么好事。”虹村轻轻拍抚赤司的脸颊,然后托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脸,一双眼睛磁石般吸住对方的。

赤司轻笑,这笑容里几乎全是天真:“那也比你想要改口叫我Elvis强,如果你否定了赤司征十郎,那你也没必要救我。”

虹村沉着眼眸没有说话,但是近距离看着这张脸,却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一样。让人不自觉认同他的观点,不自觉诚服于他的理论。这样一个人,果然还是没办法一个人独享吗——但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回过神,发现赤司的脸越凑越近,他的眼中闪着狡黠:“要接吻吗?”

顿时所有的思想都被渴望碾压,虹村仅呆愣了不到一秒便迅速吻住了近在咫尺的唇瓣。

也许会是糟糕的回忆,今天一整天都只是在外面接吻而已。

赤司放下手中碍事的饮料和三明治,抓着虹村的肩膀加深这个吻,辗转,吮吸,他的吻技进步太惊人,让虹村都有些招架不住。接吻间隙,虹村看清赤司脸上要人命的红晕,冶丽艶红的唇,还有紧闭着不愿睁开的双眼,颤动的睫毛。

他忽然理解到,赤司也不是完全如表现的淡定。

赤司的唇又覆上来,这次有些心急,一个不稳发出了急促的低吟。虹村搂着他,反而变成了被动接受的那一方,但经过刚才的一幕,他的疑惑也被安心所取代。他安心地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也逐渐沉浸于这个热吻中。

 

赤司征十郎没有那么强大,他现在正在拒绝思考。


- TBC


Cap pas cap:法国电影,通常译作《两小无猜》,片尾导演给了两个结局,赤司醒来看到是男女主人公相恋到老的结局,而真正的结局是两人相拥着死去。

  35 6
评论(6)
热度(35)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