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再改名

后会有期

 

[他赤]透明人

他赤。虹赤。黛赤。

感觉应该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说不出来。

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考完N1实力懵逼。

(但是我终于有时间码文了还是开心的吧)

(并没有,我在写啥)



[他赤]透明人


「那家伙啊,真是厉害的没边啊,什么事交给他办就很安心,不如说,交给他更安心,哈哈哈——」

这位神经大条的彩虹前辈似乎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但我也不是追根究底的性格,所以虽然有些失望,也没打算将对话继续进行下去。

「说起来,怎么突然问赤司的事,啊!难道你也加入了那个什么后援会?」

背被用力拍了两下,和大条的神经相匹配的不计轻重的力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是啊,我很崇拜赤司君。」表现的毫无裱点,是的,诚实的人没有裱点。

「诶诶——呜哇,被你这么认真回复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啊啊,休息时间结束了,好好训练啊。」

这回是不计轻重地拍了我的脑袋,感觉被打了一巴掌。

真是个教科书般正统的队长啊,正统到无聊。

我用雷达扫到了我口中的赤司君,其实因为他的发色很显眼,一眼就能找到,所以应该不是我有意注意他的原因。

好吧我是有意注意着他。

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日程板,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没过多久就用笔在上面写着什么,非常认真严肃的样子。

所以说虹村最近越发精神焕发红光满面不是没有原因的,这个后辈实在太能干,根本就把队长要做的事也一手包办了,当上副队长后更甚,虹村俨然成了个挂名的队长,不过他本人不怎么在意就是了。

看,那家伙又跑去撩拨自家小副队了,真让人火大,啧,还往这边指,一定是跑去说「看看那家伙、你的前辈居然说崇拜你啊哈哈哈不可思议吧」之类的闲话,他果然是隐藏长舌妇属性,啧。

没错,我是比这位小副队大一级,但我并不觉得崇拜,不,喜欢自己的学弟是件多可耻的事情,我毫不怀疑虹村会把我刚才抖露出来的毫无裱点的诚实裱得体无完肤,不过我,不后悔。

因为根本没胜算啊,有什么好可惜的,只是输给虹村这个蠢货让人觉得不愉快而已。


***


那个孩子又在纠结了,不过他自己也许都没有自觉。

「虹村前辈,灰崎又缺席了。」

「哈?那家伙,下次逮着非揍他一顿不可!放心吧这事交给我。」

「……唔。」

看吧,在闹别扭。虹村那个笨蛋肯定没发现。

这种时候正是可靠帅气的备胎学长表现的好时机,然而并没有这样的学长存在。

而且现在的我在那孩子的心里可能并没有留下多少好印象,对于一个崇拜自己的学长,一般人会怎么看呢。

呸,我的赤司君才不是一般人。

诶?我的、赤……

很有趣的说法呢,真不错啊,反正也没有人知道,思慕者烂在心里的龌龊行径是不会被发现的,永远不会。我酒品特别好。哦,我还没成年不能喝酒。

所以在我又一次自我拉扯完之后,毫无悬念地,刚才微妙的修罗场气氛已经荡然无存。

然后我感受到了我的赤司君关心的目光。

糟糕,发春太久忘了训练。

不过被注意到了呢,也算是额外的收获吧。呵呵虹村,你可能无意中帮了我的大忙呢。到时候被我捷足先登你就等着追悔莫及痛哭流涕吧。


我每天例行这么想着。


***


没有任何意外,任何别的可能性。

除了虹村那次,被我称为里程碑式的意外事故(并在之后很长的岁月里反复咀嚼回忆)外,我根本做不出任何其他能开启世界线的举动。

那修罗场就在没有一个当事人注意到的角落开花,攀爬,挣扎,凋零。

我观赏完全过程,得出结论:虹赤应该会BE。

现实非常给我面子,毕业远行异地恋——异地单恋——没有自觉的异地单恋——能有结果我直播告白呵呵。于是我一个人咋咋呼呼地吃了一桶爆米花,翘了践行会一个人跑去电影院看了场青春恋爱电影。

根本没人看的票房惨淡的恋爱电影。

以后看不到我的赤司君了。

于是我在电影里两位主人公拙劣的吻技中留下了鳄鱼的眼泪。


***


我有过一段时间的自命不凡。

说来可笑,阴暗处生长着莫名其妙的骄傲和不切实际的侥幸。

说不定我其实是那个被选召的孩子,我的数码宝贝是一只赤色的猫。

你看他跟我来洛山了。

你看他向我走来了。

你看他对我打招呼了!

你看他从我身侧走过了。

你看我又想多了。

——没关系啊,至少我们又是队友了。

我这么想着,理所当然又有种中二病发似的一腔孤勇。


内心翻江倒海过后,我发现了我的赤司君变得不太一样了。

除了带了异色美瞳之外,态度也较之前强硬了许多。

熟悉又陌生,我压着手中的篮球,转头便看见他对着日程板涂涂写写,英挺的眉宇昭示着残酷的认真。哒哒哒哒,什么东西跑走了。但是,那种美好的心情还在。

我自私地想着,突然不敢再看他一眼,于是低头认真地开始训练。


我大概喜欢过你,篮球。喜欢过你。


***


我对虹村的敌意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而且他现在对我构成不了任何威胁,我敢打赌现在他出现在我的赤司君面前也挽回不了一丝一毫,因为我的赤司君已经升级更新了。

但是对于眼前这位,我不愉快。

这种轻小说式的情节,我不愉快。

不如说,为什么要跑到天台上去看轻小说?阳光下折腾自己的眼睛是件很酷的事情吗?

还有天台为什么没有别人?这设定可以再不科学一点吗不就是为了说明「这位同学是主角自带主角光环闲人勿扰」吗。

「发现赤司君,对方搭讪,需要高冷拒绝。」

「成功吸引注意,表现出适当的兴趣。」

「选择同意入队,开启赤司君攻略路线。」

「前辈属性加成,赠送20好感度。」

「发动低存在感技能,好感度+1」

呵呵。

前辈属性加成,为什么不给我加?


***


我感觉这次他妈要HE了。

于是我冷静地买了爆米花,选了部关于极限运动的纪录片,然后将自己的心情在一场纪录片里宣泄了个干净。

当然我从不会去寻找自己失败的理由,就当一开始就没有想要得到。

不就行了。

看完回家的路上,我这辈子的人品一次性爆发,炸得我脑浆都不安分了。

我的赤司君,因为最近这次WC的败北而再次升级更新的赤司君,他迎面走来,看到我之后突然闪过了一丝欣喜的神情,走过来,和我进行了认识以来最长的一次对话。

那之后,我突然就想开了。

史无前例地舒畅,感觉之前宣泄的都只是渣滓。

连误会的机会都不给。

你被虹村修造耍了,怪不得你要挂科。


***

「前辈这次的补考都及格了呢。」

「……啊?」

「因为前辈已经很多天没来训练了,所以稍微调查了一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希望今后能按时过来训练,前辈也是球队重要的一员呢。」

「……好。」

「如果以后前辈有什么困扰也可以来找我,毕竟我姑且是球队队长……前辈经常会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看着我,真的没事吗?」

「诶?」

「还记得当年的虹村前辈吗?虹村前辈也和我说要偶尔和前辈交流一下之类……虽然我还不能理解,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啊啊啊——」

「……?」

「……没没、没事。呵呵,虹村那家伙啊,呵呵呵……不用担心。呃,谢谢你通知我考试的事情。」


***


比起无存在感的英雄,我这种确实存在着的透明人,活得很有透明人的样子。




END。

  41 11
评论(11)
热度(41)

© 想好了再改名 | Powered by LOFTER